切换风格
开启辅助访问 推广赚钱充值提现卡密充值切换到窄版

杂种的一生

[复制链接]
作者:潞向錢 
版块:
k77社区广而告之专区-信息发布栏目 账号出售 发布时间:2018-10-13 16:02:41
120

该用户从未签到

论坛元老

积分
7351
潞向錢 发表于 2018-10-13 16:0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杂种的一生
      
   
    我叫杂种,我讨厌这个称呼,但他们都这么叫我。主人对我很凶,经常让我饿肚子,我只好整天在垃圾堆里找食吃。每个人都不喜欢我。漂亮的女孩子见了我总是皱着眉,捂着鼻子躲着我;而那些玩劣的小子就喜欢用石子砸我,还会拿棒子追着打我。但我觉得我还是只优秀的狗,因为我身上有着高贵的纯种狼狗的血液。对,我的父亲就是条纯种的狼狗,虽然我母亲只是一只很平凡的小花狗。
    我从没见过父亲,母亲也不喜欢我,经常对我龇牙咧嘴的。我想我只是他们一时快活的产物吧。本来我还有个温暖的小屋,每天都有健康又营养的碎骨头肉汤喝。不过当我二个月大时,就被我主人的亲戚抱走了,也就是我现在的主人。我的新主人是个很粗暴的家伙,经常对我骂骂咧咧的。他们夫妻间经常吵架,比我见过的疯狗还像狗样的乱骂,然后就拿我出气。他们就喜欢骂我小杂种,后来干脆就叫我小杂种了。刚开始时我真是太气愤了,这简直太侮辱我了,我就朝他们汪汪的大叫,以示。不过结果却是又被暴打了一顿,那个刺头也就是我的新主人下手可真是狠啊,打的我骨头都快散架了,我忍受着这非狗的生活半年来,打断的竹竿起码有三根了。他还经常不给我饭吃,饿得我像其他野狗一样在垃圾堆里抢食吃。他们也嫌我脏不许我进屋子。但我时常会乘他们不注意时偷溜进厨房。
    一天,当我正在厨房找东西吃时,突然听见刺头的声音,我惊的一回比毒品还暴利的七大行业头,看见刺头堵在门口正恶狠狠地瞪着我。我害怕的瞪着刺头那青筋暴露的手,当看到他手上的那根棍子时我更加惊恐了。“狗杂种,早警告过你不许进屋子了,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我恐惧的呜呜求饶,身上已伤痕累累我不敢再领教这棍子的威力了。但刺头哪会放过我,棍子像雨点般落在我瘦弱的身上。我左右躲避着,哀嚎着,但棍子却更使力的击在我身上。疼痛让我思维混乱,想起这长久以来受的虐待,我终于忍无可忍,冲过去咬住刺头的小腿,随着一声惨呼声,我感觉到了我身体内骨折的声音,随之便失去了知觉。
    我是被一阵恶臭熏醒的。随之抽筋拔骨似的疼痛涌上来。我每喘一口气都像被刀扎一样。我费力地睁开眼,才发现自脸上长白斑的原因因素己是在“堆尸场”了。我试着动了一下身子,差点又晕过去,但强烈地血腥味却刺激着我的神经,我知道那多半是自己的。
    这个地方我知道,人们经常把死鸡死鸭扔到这里来。我就亲眼瞧见我以前的邻居胖猫就被扔在了这里。我不知道它是怎么死的,反正那天就看见它的主人拎着它,一路口吐白沫的被扔在了这里。那狰狞的死相让我害怕了许久。
    周围的腐臭味充斥着我的鼻子,阴气沉沉的。但现在,我身上的疼痛已远远地超过了心中的恐惧。哪怕我现在就趴在那胖猫的尸身上我也不在乎了。
    我的伤口一直在流血,我费力地舔着。我不想就这样也随着胖猫去了。直到我的舌头都舔麻了,我才呜呜地痛苦起来。以前我都没这样哭过即使被母亲仇视,被三天两头的暴打,我都没哭过。但现在我却忍不住了,心中那无法言说的悲哀。我觉得自己真是个杂种了,没人要的杂种。
    我的伤很重,三天来我一直没吃过东西,只是喝了些水。旁边水沟里的水很臭但是我还是喝了。虽然几次我都忍不住想吐出来。我要活下去,我从来都没有过这么强烈的生存欲望。我躺着,像条死狗一样。我无法好好的入睡,噩梦和疼痛总是折磨着我。当我稍稍能动的时候,我便在这尸堆里挖着,挖些可以吃的。我不想就这么死了。
    这样的日子不知过了多久,我已不在乎了。在稍微好点后,我便瘸着腿一拐一拐地去找吃的。我已瘦的只剩一副皮包骨了,一根根肋骨隐隐可见,但庆幸的是,我还是拣回了一条命。虽然我有狼狗的血统但却弥补不了矮小的身体带来的遗憾,在此情况下,我更是被其它的恶狗欺负,咬的我伤口又是鲜血淋淋。
    这天,当我嘴边的食物又被那群野狗抢走后,我已痛得站不起来了。我躺在地上喘着粗气,疲倦地闭上眼睛,已不再奢望今天再有吃的了。
    忽然,我好象闻到了一阵香味。一股久违的新鲜味。但我懒得睁开眼了,那一定是幻觉,我悲哀地想。可香味好象越来越近了,近得好象就在嘴边了。我费力地睁开眼,竟然真的看见了半个肉包子。我使劲地眨了下眼,我一定饿晕头了,眼花了,但是真是肉包子啊,还热呼呼地冒着白气呢。我连忙一口就含在嘴里,眼睛却瞟见一个瘦老头正低着头在看我。出于对人类的恐惧,我急忙退向角落,警惕的瞪着他。老人扬扬手中半个包子,轻轻地唤了几声。那肉包子的香味一直刺激着我饿得发晕的神经。我不断地伸出舌头舔着淌下的口水。我犹豫着不敢出去。老人等了一会就又把那半个包子扔给了我。好久都没吃过这么美味的东西了,我一口就又吞下了肚子。当我抬起头时,老人已转过身走了。这是我受伤以来第一个如此善待我的人。我犹豫着跟在他身后,老人走的很慢。我一跛一跛地和他保持着距离。我不知道为什么跟着他,只是觉得他善意的笑容让我很安心。在他的眼中我没看到凶狠和鄙夷,我感觉到了一种很温情的东西。
    老人也许走累了,坐在路边休息,我也在不远处蹲了下来。我的体力还没完全恢复,有点气喘吁吁的。老人看看我,说:“哎,是不是还想吃包子啊?真是作孽啊,浑身是伤的。”老人温和地看着我瘦骨嶙峋的身体,叹了口气又说道:“好吧,把我小孙子的这个包子也给你吃了吧。”说着又从包里掏出仅剩的一个包子来,扔给了我专家教您预防泛发性白癜风小技巧。看着老人慈祥的笑容,一股热呼呼的东西不断涌上心头,眼睛竟也有些迷蒙了。在受到了这么多的苦难和屈辱后终于遇到了一个好人。我不知如何表达我的感情,只能摇着尾巴,感激地望着他。老人坐在那里看了我一会,挥挥黑瘦的手说:“看来你也是没有家的,跟我回去吧,我也正缺个伴呢!”我看着他,花白的头发下是一张饱经沧桑的脸,但温厚的笑容让我不再有戒心。我慢慢地走过去,老人粗糙的手抚在我满是伤的身上竟然让我好受了许多。
    老人的家不远,很快就到了。我很高兴自己又有一个新家了,而且重要的是有个好主人。但是当我看到老人的儿子时,竟又升出一股恐惧。老人的儿子很不欢迎我,特别是知道我吃掉了原本买给他儿子吃的包子后,那凶狠的目光让我又想起了刺头,我不由地躲在老人的身后。
    老人待我很好,帮我好好地洗刷了一下伤口。只要他有肉汤喝总会给我留点。日子一天天过去,我的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了。我总爱跟在老人的身后,跟他去干活,跟他去溜达。他还喜欢和我说话,讲他年轻时的事,也讲现在和他儿子间的矛盾。还说自他老伴死后,只有我这么好会听他唠叨了。我轻轻地蹭着老人的身子,看到他那双沧桑的眼中,泪光闪烁。
    这天和老人去集市,人太多了一不小心就跟丢了。我找了好久没找到,便只好独自回家了。我在院子里兜了个圈,还没见人影,便大声的叫了几声。没想到引来了孩子的哭声。接着便传来了眼镜的怒吼声:“你这狗杂种,让你吵醒贝贝。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我看见眼镜从里屋骂骂咧咧地跑出来,知道情形不对,想跑,却被堵在了门口。眼镜抄起一把扫把,那冷酷的目光吓得我一步一步往后退,我被逼进了一个角落。我凄凄地叫着,求饶着,但回答我的却是那雨点般的扫把,我疼地在地上打滚,旧的伤口又复发了,我又闻到了恐惧的血腥味。我凄厉地叫着,爬着,滚着,但还是躲不过随处都是的暴打。我的嗓子哑了,无力地趴在一角,我无处可逃了,我也无力可避了。我的意识有些模糊了,我的身旁好象围着都是那尖刀样的扫把影。终于,眼镜喘着粗气扔下了扫把,临走时又啐了口道:“总有一天要弄死你~~~”
    我蜷着身子不能动弹,可怕的记忆又回到了现实中,一年前那噩梦般的日子让我再次感到恐惧。终于,我听到了那熟悉的脚步声。我想挣扎着站起来,可钻心的疼痛让我很快地倒了下去。委屈地泪水也在眼中打转。我呜呜地叫着,老人终于发现了浑身是血的我,颤着声,“真是个狠心的东西啊”,“真是个狠心的东西啊”老人抱着我眼泪纵横,他当然知道是谁把我打成这样的,为了我他和眼镜吵过好多次架了,原本关系就紧张现在更是冷漠如。
    再一次地,就如我刚到老人家时,他又盛着一盆水为我清理伤口。老人悲苦地叹息声让我暂时忘却了疼痛,我努力地抬起头,蹭着老人干瘦的身体,呜呜地叫着让他不要太伤心,老人理解似的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那一夜我们相拥着,直到天亮。
    我的伤痊愈时,冬天又到了。而老人的身体却越来越差了,不时地咳嗽着,有几次还咳出了血。但这一切只有我知道。眼镜自那次后再没踏进老人的屋子半步。见了我也只是用恶的眼神瞪着。
    半夜,老人又咳个不停。我在旁边焦躁地来回转着,却不知道如何是好。老人颤微微地伸出一只手来,我连忙走过去,他用干瘪的手指抚着我,无奈地叹着气,忧伤的眼神让我心碎。我有着一种不祥的预感。突然,老人又大咳起来,我又闻到了那令人恐惧的血腥味,那么浓烈。我焦急地添着老人干柴似的手对称型白癜风治好的几率有多大,老人已气若游丝。我害怕的不知如何是好。我费力地从门里钻出去,跑到眼镜的房门口,用力地抓着门,嘴里不断地叫着。终于听见眼镜恨恨地开门声,“死杂种,嚷什么嚷,小心我宰了你。”我也不管落在我身上的拳头了,拖着他的裤管就朝老人房里走。眼镜终于意识到了什么,跑进房里,我跟进去,看到了已歪在床边的老人。120急救车呜呜地载着老人远去。我终究没能赶上,急噪地在路口打转,心中的恐惧越来越大。
    老人终于没能回来,我像疯了似的在人群中钻来钻去,寻找着老人的踪迹。在并不忧伤的哭泣声中,我终于看到了老人的归宿。在一个矮小的小土堆下,埋藏了老人一生的辛酸悲苦。我呜呜地哭着,凄厉地声音在空旷的田野中久久不散。我知道那也是老人的哭声,他也在地底下凄凄地哭着。
    几天过去了,我都不能从悲伤中恢复过来,每天搭拉着脑袋,对老人的思念也让我忘记了饥饿。但我知道我不会再待在这里了。我忘不了老人的好,决定再去老人的屋子看一眼。眼镜竟然也在,我警惕地看着他想逃出去,但出乎意料地,眼镜从身后拿出一碗肉来,用难得的平和口气说:“过来,过来,这几天你也没吃东西,饿了吧,过来吃点东西吧。吃完了就可以好好地走了。”闻着那肉味,我的饥饿感顿时折磨着我,我疑惑地靠近那碗肉,慢慢地吃进一块,接着又一块……抬头间,我看到了眼镜脸上的狞笑,忽然间扩散的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我肚子里翻江倒海似的疼痛,我夺路而逃,“去死吧~~~”,混乱的意识中听到眼镜得意的狞笑声。我跌跌撞撞的跑着,口里的白沫不断地溢出。我好象看到了胖猫在朝我招手呢,好像又是老人在看着我笑呢,那温和地笑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X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

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只用100元存款刷出20万收入,方法惊呆众人.点击查看...

点击查看查看详情详细
 
 
售前客服-逍遥
售后客服-七大叔
社区交流群:
925031342
群号 925031342
工作时间:
8:00-22:00
官方微信扫一扫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