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风格
开启辅助访问 推广赚钱充值提现卡密充值切换到窄版

雨季不再来_0

[复制链接]
作者:姐狠低调 
版块:
k77社区广而告之专区-信息发布栏目 商家服务 发布时间:2018-10-13 17:05:53
160

该用户从未签到

论坛元老

积分
16788
姐狠低调 发表于 2018-10-13 17:05: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是我闻,仰慕比暗恋还苦, 我走你的路,男儿泪,女儿哭, 我是你执的信徒……随着这一句歌声浮上心头,不禁要问,命运真的可以轮回吗?
把握白癜风病例通过表皮移植治疗白癜风
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也没你想的那么难   
    雨季不再来
      
   
      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城镇。天灰蒙蒙的,苍穹似要压将下来。晦涩而阴霾。三两只海鸥掠着海面低低盘旋。浪拍礁石,近似呜咽。
      
      “这便是江南了?我一点也不喜欢。”慕容双蹙眉,站在狭隘而悠长的巷子里撅嘴懊恼。墙面是老式的土墙,斑驳而无生气。水珠顺着一层层剥落得墙面沁透。地面三三两两全是水洼,倒影出许多支离破碎的慕容双。慕容双一脚踩上去,水花四溅。
      
      朱门白壁。门上一对衔环漆成深红的狮子锁,慕容双“铛、铛、铛”扣门。水珠顺着她的发丝流淌、两条长长地睫毛上满是水雾。门外有一株合抱粗的梧桐树,在濛濛细雨中静静矗立,似在打量着这一个陌生的客人。
      
      “吱!”一声苍老而略带刺耳的开门声打破了天地间的寂静。似乎每一声吱呀,都将足以使这个民国初年构建的门框散架一般。一个头颅从两扇木门的间缝之中探出。那人似呆了一呆,低沉而沙哑的颤音道:“系找谁?”
      
      江南口音不大同于北方。所谓吴侬软语,便是指此了。
      
      慕容双‘啊哟’一声惊退半步,映出眼帘的是一个既老又丑,既驼又矮的老太婆子。
      
      老太婆子稀少且花白的发丝打了一个髻盘在脑后。在晶莹的水雾衬托下更显得苍白的可怕。额上皱纹纵横交错,额骨高耸眼眶深陷。一身深蓝色粗布衣裳尚是民国打扮。她突然睁大眼睛,如被鬼魅盯上,慕容双霎时只觉浑身如过电一般,冷汗便自毛孔中渗透。
      
      “请……请问晏小姐家可是这里?”慕容双深吸一口气,颤声道。
      
      “哦?”老太婆双目微阖,似是努力记忆某一件事情而费神思索。“死了,小姐系……?
      
      慕容双怔怔呆立当场。确切的说她千山万水从北方来到江南,早已知道这个结局。当她身临其境,故地重游,还是忍不住伤感叹息。
      
      一条鹅卵石羊肠小径蜿蜒曲折,两边花圃里的松针散落一地。老太婆趔趄着在前面引路,自言自语道:“唉,这个园子、已经十多年无甚人迹,剩下我一把老骨头在此看守,想当年……表姑娘从北方来?”
      
      慕容双睁大了一双眼睛,打量着这个曾经繁华如今没落的林苑。恩了一声便不再言语。突然道:“婆婆如何称呼?”
      
      老太婆微微苦笑,道:“老妪一个下人,表小姐就叫我莲妈吧,表姑娘从北方来那一定是过黄河后绕道壅华小镇,镇里只有一个渡口,叫风凌渡,距此有四九水路,表姑娘乘船来的?”慕容双微微一笑,算是默认了。
      
      客厅里,檀木式桌椅散发着淡淡的气息。从屋里的摆设可以一窥当年繁华的景象。低低的飞檐上水滴嗒嗒的滴落。混合着湿湿的空气,糅合成一幅宁静却哀伤的图画。
      
      “宴小姐生前喜欢寂静,十多年了老妪还算尽忠职守、总算一尝小姐的心愿。表姑娘远道而来,本来我不该再啰里啰唆,徒惹表姑娘伤感,嗳,系老毛病,总也改不了……”
      
      慕容双却睁大圆溜溜的双眼径直道:“偌大一个林苑,就只莲妈妈一人照看?再无别人了?”
      
      莲妈背负双手却似没有听见慕容双的说话,唠叨着:“宴小姐生前聪明活泼,一双眼睛大大的,辫子梳在背后,就像表姑娘一样……”突然扭转头,满是皱纹的脸差点贴到慕容双秀气的鼻子。慕容双“啊”的惊叫出声,身子往后一仰,圆木光洁的桌面上一杯茶水洒落。光可鉴人的桌面上是慕容双惊吓而苍白无血色的面容。
      
      如果有两个人正寒暄说话其中一个猛然扭头,那头颅如同用放大镜放大几十倍贴面而来,想来无一个人不怕的。更那堪一个柔弱姑娘。那精光射在慕容双脸上,如同打量着一个死人。
      
      “莲……莲妈”慕容双颤声道,舌头打结,口齿不清。
     吃什么可以防止白癜风的扩散效果怎么样 
      莲妈脸上肌肉颤抖,忽然像是还了魂似地神智清醒过来。“老妪……老妪对小姐思念成疾,表姑娘莫要害怕。”
      
      慕容双抚住一颗跳动的心,喘着粗气。脸色苍白道:“莲妈……没、没事。”
      
      天空飘着雨丝,湿润空气里有淡淡的花草气息。莲妈指着远处残垣断壁旁的一口枯井道:“那里便是宴小姐的葬身之地,宴小姐当年投井而亡,老爷夫人伤心过度相继过世。几个下人感念老爷的恩情,想打捞小姐的尸骨,可是那井水奇寒无比,井下连着地下河流,几番打捞却一无所踪。十多年过来,下人们可也得考虑谋生,走的走散的散。老妪妇道人家兼年迈多病从小签了卖身契过来的,天下之大却不知投身嘴唇透漏个人健康何方,只能寄身与此,浑浑噩噩渡日罢了。老爷在世时待下人极为宽厚。老妪守在此间也是为了报答老爷小姐当年的恩情。逢年过节烧几株清香,祭奠亡魂。
      
      慕容双无限惆怅般看着那个枯井,井口上面还有绞盘缰绳,想来当年打凿也是为了食水之方便,如今却成为荒冢一堆。和枯井相伴的是一冰冷的石刻墓碑。墓志铭却是一首诗歌,慕容双侧目看去,只见几行娟秀蝇刻小字是:
      
      结束了多年的流亡
      
      回到了儿时的地方
      
      房子的外观我已淡忘,
      
      唯有触摸那老树的枝干
      
      能使我忆起旧时的梦魇。
      
      我重新踏上过去的小径
      
      突然产生了久违的诗兴
      
      望着黄昏渐渐降临
      
      羞涩的新月躲在棕榈树茂密的叶林
      
      藏藏匿匿
      
      恰似鸟儿埋进自己的窝里。
      
      房子重新将我容纳。
      
      问庭院的围墙包揽过多少日月星辰?
      
      交又的小径承载过多少壮丽的晚霞?
      
      还有那娇美的新月
      
      曾经把多少温柔洒在路旁的花坛?
      
      慕容双低低吟读着,声音婉转悠扬、双眸不由得却湿润了。宴表姐当年若不是太感情用事,若不是太心思细腻,又岂会为了那个人而走向末路。玛格丽特怀抱死去爱人的头颅,终于无怨无悔、而那个人又岂会为你而滴下一滴相思的泪珠。
      
      慕容双颤声道:“宴表姐死后,那个人……”
      
      莲妈突然抱头尖声如鬼厉一般叫嚣:“不要给我提那个人!不要!”
      
      慕容双张惶失措,再看莲妈,一张脸上已满是痛苦之色。
      
      ……
      
      晚上,淅淅沥沥的雨也似累了、倦了、终于停了下来。林苑里也静的可怕。慕容双伫立窗口,从窗口糊纸望出去,远处的一片松林透过白色的纸在黑夜中影影绰绰露出雏形。风入松林,簌簌作响。突然,林中好像隐隐约约传来哭声,细若蚊蝇。慕容双牙齿打颤,感觉处身鬼蜮。那哭声似断似无,却又忽远忽近,有时感觉在天边,刹那间便犹如耳畔。慕容双强自忍住惧意,舔湿指头在窗纸戳出一个小洞,俯身洞口看去,只见远处有一团火光在林中来回萦绕,似鬼火又似灯笼的光芒。“是莲妈么?”慕容双掌灯推门走了出去,晚上的天气特别寒冷,一盏孤灯,一个寂寞的人战战兢兢走在羊肠小径上,地上投射是慕容双拉长拉瘦的身影。那哭声就在前方,近了、近了、更近了、慕容双挑灯觅路而去。却不知一双乌黑溜圆的眼睛却躲在暗中紧紧盯着她。慕容双探头扒开身前半人高的草丛,突然,一个黑乎乎全身有毛的东西扑面窜了出来,速度之快,当真迅雷不及掩耳。慕容双来不及惊呼出声就吓晕当场。手中灯笼便翻滚散落在地……
      
      “表姑娘?”莲妈凑着一张老脸,脸上颇有焦急之态。桌上摆放一碗莲子羹,散发着丝丝热气。
      
      慕容双悠悠醒转,额头烫的厉害。睁开双眼,卧房内明亮温暖。淡淡的光线从窗外透露进来,却是第二日了。
      
      “莲妈,我……”
      
      “表姑娘昨晚可是听到一些什么?”莲妈神情凝重。
      
      慕容双显然想起了什么,脸上瞬间无了血色。迟疑着点了点头。
      
      “那一定是宴小姐回来了。”莲妈自言自语道。
      
      “什么!”慕容双一下子从床上坐立起来,冷汗淋漓,单薄的衣裳掩饰不住周身的颤抖。
      
      “宴小姐?”
      
      “系呀,自从宴小姐死后,苑子里总会发生一些稀里古怪的事情。比如夜半哭声,想来是宴小姐的鬼魂舍不得离开故土。”
      
      “莲妈,你……你不要开玩笑?”慕容双已近乎哭腔。
      
      莲妈却一本正经道:“一个人死了,总有一股怨恨无处发泄。尤其系这种身亡的人,本来阳寿未尽,却不得已离开阳间。这种怨恨便会在她身死的方寸之地辗转缠绵,就系常人口中所言的鬼魂了。所言人们常说人活着要争气,死了要闭气。”一张和蔼平静的脸突转狰狞,厉声道:“表姑娘,昨晚宴小姐可曾对你说些什么?”
      
      慕容双猛地一抱裘被,摇头道:“够了,不要再说了!”跳下床拿起案上的一把油纸伞便似夺路而逃。
      
      偌大的林苑,慕容双如无头的苍蝇般乱跑乱撞。她看向那一圈圈白净无瑕的墙壁,似乎那墙面也开始旋转。墙体裂开渗透出丝丝血迹,那血迹混合着昨天的雨水化开,慕容双眼中一片鲜红。
      
      莲妈狰狞的一张脸在脑海浮现,凄厉而沙哑的桑音四处传荡,厉声道:“宴小姐到底对你说些什么?”
      
      慕容双抱头啊啊啊啊啊啊啊的凄声惨叫。渐渐地周身的一切投身于了寂静。
      
      “表姑娘?”莲妈凑着一张老脸,脸上颇有焦急之态。桌上摆放一碗莲子羹,散发着丝丝热气。
      
      “醒醒呀?表姑娘?”
      
      慕容双渐渐睁开眼睛,时间果然是第二天了,只是那淅淅沥沥的雨依然滴滴答答的下着,如同在天空中悬下一串串晶莹的珍珠。
      
      梦中梦,梦中套梦。
      
      原来一切皆是虚幻。
      
      慕容双嘘了一口气,挣扎着下床,突然脚下好像踩到什么一样,“叽”的一声尖叫,一个黑色毛茸茸的东西窜了出去,却是一只浑身黑色的猫。
      
      莲妈轻轻招了招手,那黑猫一头跃上莲妈的怀抱,用头颅使劲的在莲妈的怀里蹭,像一个顽皮的孩子在讨母亲的欢心。莲妈用枯瘦的手指轻轻梳理着黑猫的毛发,面上满是慈善和蔼。她一边抚摸猫咪,一边似自伤自己的身世般叹道“这么多年,从也无一个人来看过我,问我一声好。只有这只小黑猫日日相伴不离不弃。我便也这般对它了。”
      
      “昨晚?”慕容双看着那只黑猫思绪似乎豁然开朗,却又云里雾里难以明白。
      
      “昨晚系老妪在林中祭奠宴小姐的亡魂。表姑娘一定系听到哭声了,嗳,十几年未曾哭过了,哀莫大过心死,本以为已经不会再动感情,谁料昨日见到表姑娘,想起宴小姐生前的点滴,还系忍耐不住……”
      
      慕容双却丝毫没有见到莲妈喉咙说话时无精打采的眼神中一闪即逝的狡黠的光芒。
      
      慕容双听着莲妈一句一个‘系’字,本来应该是听者哀伤,闻者落泪。一段话下来却觉得又滑稽又好笑。竟忍不住想笑出声来。四目一扫,只见厅堂还是昨日那一副陈设。桌子、椅子、摆放的极为讲究。就连自己歇息的卧室也是清香扑鼻,帐上流苏微颤。客厅与卧室中间用四格仿古屏风隔开,屏风上画的正是张泽瑞的传世名作“清明上河图”。慕容双突然怔住了,昨日觉得颇有讲究的厅堂今日竟然处处透露出怪异,不止不讲究、简直是别扭极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X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

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只用100元存款刷出20万收入,方法惊呆众人.点击查看...

点击查看查看详情详细
 
 
售前客服-逍遥
售后客服-七大叔
社区交流群:
925031342
群号 925031342
工作时间:
8:00-22:00
官方微信扫一扫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