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风格
开启辅助访问 推广赚钱充值提现卡密充值切换到窄版

覆雪倾城

[复制链接]
作者:潞向錢 
版块:
10

该用户从未签到

铁杆会员

积分
2871
潞向錢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北京中科中医白癜风医院的具体位置
   
   
    覆雪倾城
      
   
    我已不在江湖,江湖却始终有我的传说。
      
    覆雪--倘若就只是普通的两个字,那么它并不具任何杀伤力,但它偏是一个人的名字,是个提到的这两个字就让人舌头打颤的名字,就像可怕的不是剑客们手里握的剑,而是那握剑的手。
      
    被朦胧月色笼罩的精致江南小酒馆,一身黑衣的男人冷清地喝着酒,头戴竹子编成的斗笠,一层轻薄的黑色纱布,使人看不清他的模样,那柄长剑安静地躺在他唾手可及的地方,和他的目光一样冷冷地发的诡异的光芒,他最大的本事就是把别人都当作死人……
    “我来了……”男人的对面是一位英俊少年,面如桃花般的笑容,即使在有点昏暗的屋子里也显得清晰而温暖,与这间房子的冷气形成强烈对比。
    男人不说话,低头继续喝酒,英俊少年还是笑,慢慢给自己斟酒,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他最大的本领就是把别人的都当做自己的,江湖闻名的侠盗-陆倾城……
    两人本应无任何交集,却有着千丝万屡的关联,令人琢磨不透……
    Part one
    我叫覆雪,只因我出生那年,大雪覆盖了整个城……我的父亲是那个城的城主,称霸一方,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喜欢把我扛到他的背上,站在城楼眺望满城的风景,如是下了大雪,我就会在他背上兴奋地手舞足蹈。父亲也笑,那笑容温柔而又温暖。我的母亲是江南名苑,温宛淑良,原本我的生活应该幸福无忧,却在我十岁那年起了翻天覆地地变化……
    那一天是我的十岁生日,我站在城楼眺望即将回来为我庆生的父亲,六月的天空突然飘起了蒙蒙细雪,我望眼欲穿的看着那条父亲必经的回归之路,从清晨一直到黄昏,我的腿开始有点僵硬了,却没等到我的父亲。当夜色浸漫了整个城,我的母亲哭着把我抱回了房间,她抽泣地告诉我父亲不会再回来,我什么话也不说,只是看着她
    是的,从那天后,我的父亲的确没有再回来,我每天在城楼上眺望,雪漫过我的脸,融化了我脸上的温度,我没有任何表情的等待,任凭我的母亲在我身后放声的哭泣。
    两个月后,我的母亲嫁给另一个城的城主,两城合并。他们新婚的那天晚上,我还是站在城楼等我的父亲,漫天的大雪,很快就覆盖了整个城,就像我出生的那天,两个月了,我没有再开口说过一句话,大家都说这孩子傻了,我的神情淡漠。
    他们新婚的第二天,城楼上没有了那个眺望父亲归来的孩子,覆雪似乎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只是在十年后,江湖上不知怎得出现了一个叫“覆雪”的少年,没有人知道他的身手有多快,只因看到他出过手的人,都死了。也没有人见过他的样子,据说他总是戴着黑色面纱。
    这十年间,我似乎是在人间蒸发了,却只是住在幽谷里练剑,那个教我剑法的人,我却从来没有见过她的样子,听声音,我猜测她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冷冷的话中总是拌着零星的咳嗽声,她总是默默地给我下达命令,帮我安排好一切,我的人生似乎就是掌握在她的手里,就像当年她把我从冰冷漆黑的城楼劫走一样。
    幽谷,四面环山,谷内碧草连天,长满各种奇异花草,我自被劫去后一直昏迷,直到第二天早晨看到眼前的一切,恍若梦境。
    大多数的时候,我都是一个人,一个人练剑,一个人生活,她教我剑法,却从来不露面,那些剑法的招式,或是写在纸上,或是刻在树上。那招“覆雪倾城”,是她最后教我的招式,使这招时天空会漫起银色的一片,无数雪精灵从天而降,直指人心,直至大雪覆盖了的对手整个身体,所以后来被我杀的人身体总是被雪冰封,像一座水晶雕像,很美,却也很残忍。
    我十岁那年心就已经死了,因为最疼爱我的父亲没有再回来,也因为只两个月后我的母亲就嫁给了别的男人,而恐怕把我掳回来的那个女人也是一样的吧,只因我母亲后来嫁的男人,原本是她的丈夫,他就是我第一个要杀的人。
    我出了幽谷,十年来第一次离开那个地方,却不知道外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一直带着斗笠,黑色面纱,是不想让任何人看见我的模样,我是一个早已死在十年前的人了。
    再次来到那座城的时候是春天了,没有被冰雪包围的景致,有的是像江南小镇的绿袅轻绕,一切像一幅应该被好好珍藏的油画一样呈现在我的眼前,我的心微微一颤,却还是觉得冷。
    无论时光怎么流逝,有些东西会永远深刻地印在你的脑海,挥之不去,我熟悉地站在了那个十年前我眺望我父亲的地方,一别十年,却已物是人非,雕栏玉器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黑色的长袍被风吹得微微掀起,我的手紧紧地握着剑。
    突然整个城就被漫天大雪所笼罩,底下绿意盎然的城倏地被白色所侵染,却只是一会儿,雪就消停了,人们惊叹连连,说是已经十白斑部位可以恢复正常皮肤吗年没有下过这样的大雪了,却没有人注意到城楼上的一角那个像水晶般被雪覆盖的人。
    “为什么?”
    “你不该和那个男人害了父亲”我冷冷的说道,用手轻轻擦掉还残留在剑上的一丝寒气。
    “是那个女人让你来的吗?”
    “是不是已经毫无意义了”在剑回到剑鞘的一瞬间,我消失在城楼,“神行百步”的轻功,在这十年我早已练得倒背如流。走远了,却还能听见女人在城楼凄惨的哭泣,我的左边隐隐作疼。
    “哈哈,很好,你终于亲手杀死了你的亲生父亲,这就是报应,这就是当年他不要我的下场,我把他的儿子培养成,亲手杀了他”女人突然就出现在我面前,一副发疯的样子,我终于看见了她的样子,脸上全是一大片烧伤的痕迹,伤疤在她的脸上丑陋的匍匐着。
    我看着她,感到我的肠道年龄可能提前身体老化心脏剧烈的疼痛,握着剑的手剧烈的颤抖,那女人似乎真的是疯了,喃喃地重复的刚才的话,一遍又一遍,我收回即将要出鞘的剑,捂着胸口,蹒跚地走远了。
    我再也没有回幽谷,我的心已经破碎地再也无法拼凑,一个没有心的人就等于行尸走肉,我开始替别人杀人,我发现我多杀一个人就多一份麻木,直到有一天杀人对于我来说就像吃饭一样简单,只三个月,江湖上的人听到我的名字就像见到鬼似的。只是我没有再用过那招“覆雪倾城”,他们不配……
    Part two
    江湖上本无陆倾城这个人,只因有了覆雪,才有了闻名江湖的侠盗“陆倾城”
    他的来历无人知晓,似乎是在一夜间在江湖中崛起。
    所有的人都知道陆倾城是个英俊无比的美男子,他专盗有钱有势却仗势欺人富贵人家的财物,下至地痞财主,上至皇宫内院,似乎只要他想要的东西,得到只是一种过程
    那些他偷来的东西,都会散落到各地穷苦的老百姓,他面若桃花的微笑成了一种标志,似乎所有的人都喜欢这个行侠仗义英俊的年轻男子……
    Part three
    我坐在精致的江南小酒馆,慢慢地喝着酒,独酌无趣,取下腰间的玉佩,细细地看,晶莹剔透,是块上好的玉佩,再细看,玉中刻着一个“盈”,我看着看着入了迷,就像看到了这玉佩的主人……举起一杯酒迅速的喝下,喝下去的全是叹息……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本来只是无聊,却不知道由于这玉佩牵扯了一段理不清的情缘……
    每个月的十五,我会和覆雪约在这家酒馆喝酒,那个万人恐惧的,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一起喝酒的“酒伴”,没有过多的语言,我们只是喝酒,或者是他听我滔滔不绝地说着江湖上的事,说我又盗得多少稀世珍宝,我笑着喝酒,他冷冷地握着那把剑……不紧不慢地喝着酒。
    遇见秦盈是也许是天意,那天她随母亲去西安寺烧香理佛,谁不知道,江南第一才女兼美女……秦盈……秦相国的千斤……
    我只是在和自己开一个玩笑,谁不知道,江湖第一侠盗-陆倾城,没有他偷不到的东西,只一瞬间,看到她腰中那一枚成色极好的玉佩,我笑了……
    只是当那枚玉佩真实的在我手里时,我却忘不了那女子一低头的妩媚,。鬓云欲度香腮雪,黛眉开娇横远岫 , 以及那一句:
    “我知道,你就是陆倾城”女子眼里散发出些许迷茫却温柔的神采,另我突然就不知所措了……
    “你喜欢这块玉?送给你……”女子轻盈地取下在腰间的玉佩,递给我……我站在原地,怔怔地接过来……
    “我娘在叫我了,对了,我叫秦盈”最后温柔地笑着向我道别,回身举步,恰似柳摇花笑润初妍 ,我对着她远去的背影发呆……青衣,玉钗,举步婀娜,又不失庄重,触动了我心里最深处的那根弦。
    我不知道,从此这个叫秦盈的女子竟然住进了专家提示:科学膳食有助于黑色素生成我的心里,只是说白了,我不过是一个小偷……怎能给她幸福?
    和覆雪在酒馆喝酒,我变得沉默,不说话,只是拼命的喝酒……
    “你怎么不说话?平时你不是很喜欢说话吗?”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开口和我说话,虽然说话的语气还是冷冷的。
    “我爱上了一个女人”
    “江南第一才女-秦盈”
    “你怎么知道?”
    “他们全家是我的下一个目标”
    …………
    覆雪并没有告诉我他动手的具体时间,只是那一晚,我来到了秦府的大院。
    只是宰相府,并难不倒我,很快我找到了她的房间。
    “我想带你走……”我在门口说出了积压在心底的话。眼里却满是忧伤,覆雪要杀的人我无法阻止,可是我不想让她受到伤害。
    门开了……
    和秦盈在一起的日子,充实而快乐,我在城外很远的地方找到一间屋子,她把屋子收拾得紧紧有条,傍晚,她在屋里弹琴,我在屋外吹潇,琴潇相和,林子里的小鸟都停在屋外倾听,或是我们下棋,我总是下不过她,看她一脸古灵精怪的样子,心里甜蜜却又隐隐作痛!我一直告诉自己,如果可以,我想一直都过这样的生活,什么江湖第一侠盗,我再也不要过那样的生活,只想和喜欢的女子过平静的生活……
    只是原来很多事情,冥冥中早已注定……
    十五的月夜,晚上我悄悄的离开……抬头看天空那一轮圆月,月是圆的,而心呢?
    第二天便传出秦宰相全家都死于府中,而江湖上人都知道,他们都死于第一覆雪之手……也都纷纷猜测是谁买凶,竟然这么残忍。
    不知道秦盈是怎么听到这个消息的,她的脸上再无一丝光彩,除了那哭肿的双眼,她纤细白如雪的手臂抓着我的衣衫。
    “带我去找他,我知道你们是朋友”原本红润的双唇被她紧紧地咬住渗出了微微的血,我心疼地看着她,却是摇头。
    Part four
    我知道倾城每月十五要和覆雪在那家酒楼喝酒,覆雪杀了我全家,我恨他入骨,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为爹娘报仇。

相关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X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

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只用100元存款刷出20万收入,方法惊呆众人.点击查看...

点击查看查看详情详细
 
 
售前客服-逍遥
售后客服-七大叔
社区交流群:
925031342
群号 925031342
工作时间:
8:00-22:00
官方微信扫一扫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