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风格
开启辅助访问 推广赚钱充值提现卡密充值切换到窄版

淫乱记_0

[复制链接]
作者:潞向錢 
版块:
30

该用户从未签到

铁杆会员

积分
2870
潞向錢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淫乱记
      
   
    十六岁的少女,是花蕾,含苞待放;十六岁的少女,是桂花树,清香扑鼻。十六岁的少女,是花季,是雨季,是所有梦开始萌芽的春季。
    艾梦今年十六岁,正是花儿粉红的年纪。她每次上学,走在路上,身边总引来一束束惊艳的目光。虽然只有十六岁,但她已经长得脱凡出俗。一百六十五的身高,苗条轻灵的体形,清秀的脸庞,以及一头乌黑顺溜的长发,特别是垂在额旁的两缕秀发,使她的美丽增添了几份妩媚,念人蓦然之间,就会对她产生一份自心底而来的脉脉柔情!
    今天是星期二,艾梦正往学校去上学。快到学校时,远远看到校门口停着三部摩托车。以及站在车旁三个发形怪异的年轻小伙子。他们正张着眼往这边望来。一见艾梦出现,他们马上跳上摩托车,一陈烟溜到艾梦身边。为头一个红头发一伸手拉起艾梦的手臂,笑着说:“艾梦,下午不要去上学了,和我们一起到宝灵山玩去?”宝灵山是本地有名的风景区,门票一百多块。一般学生都没这个经济条件消费。但艾梦把手一甩,说:“我才不去,我要去上学。”这时,另两个穿得花里花高温时节防晒不能省略哨的年轻人呈扇形把艾梦围在中间,嘻皮笑脸地说:“去呀,我们给你出门票。上学有什么意思,还不如跟我们痛痛快快地去游山玩水。顺便再去卡拉OK。”此时正是上学高峰,许多同学路过,都驻足观看。艾梦噪得脸红耳赤,奋力要冲出这伙人的包围,但他们始终挡在她的面前,嬉笑着围住她。艾梦正无计可施,恰好班主任刘老师路过,刘老师走将来,生气地指着红头发他们,说:“你们这是干什么?拦路打劫吗?”红头发看看刘老师,似乎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只嘀咕一句:“不识好歹的家伙。”说完带着另两个人愤愤地骑上车,一溜烟走了。
      
    刘老师陪着艾梦一起走,问:“你怎么招惹上这些社会渣子?”艾梦底着头,说:“是刘丽在一个星期天把他们带到我家认识的。”“刘丽?”刘老师嘀咕一声,不禁想到,刘丽年纪小小,就声名狼籍,不仅不认真学习,还和社会上的地痞流氓混成一堆。据其父母所言,刘丽曾有一个星期不回家过夜的历史。才十几岁的年纪,就夜不归宿了,以后还不知要怎么个堕落法。如今还把倍受老师同学喜欢的艾梦给牵拌进去,真是一颗到处害人的老鼠屎!刘老师强忍对刘丽的反感,淡淡地说:“艾梦,刘丽不是好学生,以后少跟她接近。那些社会上的年轻人,大多心怀不良,你也要远离才好!”艾梦听了,频频点头。
      
    老师在上面讲课,艾梦恍恍忽忽,心思散漫地,不知飘往何方。她转转头,窗外是森然的大树,那是校园外面的一座山丘。此时她忽然想起琼瑶的一部小说,叫《窗外》,也许,窗外真是个自由的天地吧,艾梦想,在自由的天地里,如鸟儿一样快乐飞翔,那才畅快。
      
    放学声响过,同学们纷纷冲出教室。小芳和小雪都来拉艾梦,叫她一起回家。但艾梦今天心绪不好,很想自己一个人呆呆。她拒绝了好友的呼叫,等她们都走完了,才慢慢收拾书本,缓步走出教室。艾梦第一次一个人,在寂静的校园内行走。这种感觉真是很好,清风拂面,暗香袭鼻。仿佛宽大天地间,就只与自己的心灵面对。艾梦很奇怪近来自己的反常。她都是很爱热闹的,但自从上个星期天,在刘丽家关着门,看了一部A片后,就一直有种莫名其秒的愁绪,怎么也驱赶不去。也许这就叫少女怀春吧,但毕竟遇事还少,不懂该怎么解释和面对。
      
    迷迷糊糊间,又过了一个星期。周末时间,艾梦向来是在家写作业的。但今天不知为什么,她总时不时抬头,朝窗外看看。艾梦房间的窗户正对着大门,很容易看到门口的动静。她是在期待什么呢?艾梦自己也想不清楚。或许是     
    艾梦刚刚把注意力转到书上,门口就响起了摩托车声音。从车上下来一个矮胖的女孩,她朝艾梦家里叫喊。艾梦心里不知怎么有一阵激动。不过她还是尽量保持着平静,对那女孩说:“哦,刘丽,是你?找我有什么事?”那叫刘丽的矮胖女孩说:“你下来,和我们一起去玩。飞哥请客。”艾梦知道她说的飞哥就是前次在校门口拦截她的红头发。但她对刘丽说:“我还要做作业呢!”刘丽蹬蹬蹬跑进艾梦的房间,对着艾梦又是拉又是摇:“作业晚上再做啦,飞哥在恒王大酒店请客呢,不去太可惜了,那可是三星级酒店呀!”
      
    艾梦来不及回答宝宝的背上有白色的斑点是什么东西,就被刘丽生拉活扯地拖出了房间。当她们到酒店包间时,飞哥及另两个叫阿黄、阿力的已经等在那里了。飞哥一看到艾梦,马上从座位上起来,对刘丽竖起拇指,大咧咧地说:“还是小丽厉害,真的把大美女请来了。一百块算你的了。”说着掏出一百元钱,塞进刘丽的上衣领口里。艾梦看了面红眼跳,转身想退出,阿黄、阿力早拦在前面,笑着说:“好不容易把大美人请来,哪里酒没喝一口就要走呢。”艾梦说:“我不会喝酒呀!”刘丽也拖住艾梦,说:“不会喝酒也没关系,我们一起喝点果汁,聊聊天。飞哥力哥他们很好的,你不要害怕他们嘛,又不会把你吃掉!”
      
    艾梦身不由已,被拖进座位里。飞哥他们真的不勉强她喝酒,给了她一瓶橙汁。艾梦一边喝着橙汁,一边看三个男人逗刘丽喝酒。桌上的菜虽然不少,但他们似乎并不怎么吃,酒倒是没一会儿就喝掉了好几瓶。艾梦看着看着,忽然觉得眼皮沉重起来,一股困意袭上大脑,迷迷糊糊,就趴在桌子上,人事不醒了。
      
    艾梦醒来时,感觉下身很痛,眼睛刚睁开,身边的飞哥又扑到她的身体上。她才知道自己被骗了,要抵抗,却没有了力气。飞哥完事后,艾梦已是泪流满面。这时房间门打开,刘丽走了进来。她看着艾梦说:“感觉怎么样?很舒服吧?”艾梦感到无地自容,在一个房间里,自己光着身体,一边是一个不太熟悉的男人,一边是个和自己一般大的同学。刘丽却笑着说:“艾梦,别伤心,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是每个女人都要经历的事,以后你就会习惯,而且从中找到快乐的。你忘了我们一起看的录像片了吗?那些女人多知道享受?”艾梦闭起眼睛,她想大哭大闹,可不知为什么,却哭闹不起来。
      
    艾梦的第一次就这样稀里糊涂地给了那个叫飞哥的男人。不过,飞哥在那天完事后,一直很照顾她,给她买许多好看而且名贵的衣服,带她到到高消费的场所玩乐。倒给她的生活带来了许多丰富的光彩。虽然那些衣服艾梦不敢在老师同学面前穿,因为怕人家问起它们的来源,但就是把这些衣服放在衣柜里,看一看,心里也是快乐的。
      
    从此,艾梦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总是在上课的时候,想到和飞哥一起的快乐自由情景。现在,她已经知道飞哥是一位银行行长的儿子,家里有的是钱,他一辈子不要工作,也花不完他父亲贪污来的一大笔钞票。而那阿黄、阿力,也都是富家公子。他们都诱导艾梦说:“你学习好不好都无所谓,反正到时你要上什么高中,大学,只要我们一句话,你科科0分,也照样上。”于是艾梦也就更加不在意自己的学习成绩了。
      
    每个周末,是艾梦最喜欢的日子。这个时候,她就可以和飞哥他们痛痛快快地四处游玩了。但这个周末,艾梦一直等到下午,也没看到飞哥的影子。快到傍晚时,刘丽来了。刘丽刚走进艾梦的房间,艾梦就急急地问:“飞哥呢?他今天怎么不来接我去玩?”刘丽冷冷一笑,说:“飞哥是什么人?他能陪你快一个月的时间,已经很有耐心了。想当初,他和我好,才一个星期,就不怎么理我了。”艾梦惊问:“为什么?还有,他也和你好过?”刘丽说:“这有什么奇怪?和她好过的女人,你多长十双手的手指,也算不完呢。现在他肯定有新的目标了,不把你扔下,他怎么去勾引别的女人?”艾梦像电击一股,整个人软掉了,眼里有泪,像流水一般自己滑下来。刘丽说:“你也别伤心了。他可以找别的女人,我们也有别的男人可以找呀。只要能过花天酒地的生活,能快乐,何必一定锁在他一个人身上?”
      
    这一个星期,艾梦不知道是怎样过掉的。她想放开来,像刘丽一样,自得地周旋在各个男人的身边。但她做不到。她想起自己早逝的母亲,想起在外地打工,维持她上学和生活的父亲。想起几年来一直一个人在家,没有一个亲人在身旁的凄凉情景。她忽然有点恼恨起父母亲来,如果母亲还在世,父亲还在身边,当刘丽、飞哥来找她时,他们一定会出面阻止。她也就不会仅仅十六岁,就堕入这社会的漩涡里,就不会像现在一般地凄惨悲凉!
      
    艾梦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老师们都问她,是不是近来学习得太累了,熬夜过头,弄得身体不好?艾梦不知道怎么回答,只以点点头,做模棱的应对。老师们都关心地叫她多注意身体,多休息,多吃营养的东西。这些都被刘丽看在眼里,这天刘丽到艾梦家来,艾梦一看到她,就指着门,向她吼叫道:“你出去!你这个害人精,出去。再也不要到我家来。”刘丽没事人一般,说:“你不欢迎我,我以后不来就是,不过,我告诉你,飞哥父亲已经被抓起来,判刑了。飞哥家也穷下来了,所有财产都充了公。还有,你很有可能是怀孕了。要早做打算。”说完,刘丽头也不回地走了。
      
    艾梦愣在当地,半天回不过神来。她也看过一些书,说怀孕的女人,常常想吐,吃不下东西,爱酸。经刘丽一说,艾梦回想这段时间的身体反应,真如书上说的一模一样。莫非是真的??艾梦看向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忽然发疯般地捶打它,边打边哭,直哭得肝肠寸断。
      
    星期一,艾梦没有来上学;星期二,艾梦还没有来上学。班主任刘老师坐不住了,他径直来到艾梦的家里,可这座单堂独室的郊区小楼,大门是紧锁的。刘老师朝屋里喊了好几声,除了空荡荡的回音,再没别的。刘老师到20米外的邻居家,问一个六十来岁的老人,那老人说近几天都没看到梦娃子出入,前两天听到她房里好像有人在哭,但当时老人忙着整理房子,没太在意。从那后,就没听到梦娃子家有什么声音了。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刘老师知道肯定出了意外。回到学校,把艾梦所有要好的同学都询问遍了,也没有得到她的消息。又打电话给她远在广东打工的父亲,她父亲也说艾梦没到他那里。一时间,满学校都盛传艾梦失踪的消息。
      
    两天后,艾梦父亲从广东返回,一下车,就马上跑到学校,质问艾梦的所有老师为什么不把他女儿好好看住。艾梦父亲四十来岁,却已满脸邹纹,头发灰白,可见这是个经历过许多磨难的男人。老师们也不知该怎么向这位家长交待,这时,从校门口跑来一个衣服上沾满泥土的中年农民,使劲刷牙刷的干净此想法不正确那中年农人一到学校,就叫嚷着说他在乡下的水库里看到一个穿着这个学校校服的女学生尸体,叫老师们快去看看。众人这一惊非同小可,一大伙人马上往中年农人所指的水库奔去。

相关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X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

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只用100元存款刷出20万收入,方法惊呆众人.点击查看...

点击查看查看详情详细
 
 
售前客服-逍遥
售后客服-七大叔
社区交流群:
925031342
群号 925031342
工作时间:
8:00-22:00
官方微信扫一扫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