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风格
开启辅助访问 推广赚钱充值提现卡密充值切换到宽版

一生一世守着你_0

[复制链接]
作者:潞向錢 
版块:
社区站务中心 网站优化 发布时间:2018-10-13 23:58:40
110

该用户从未签到

论坛元老

积分
7355
潞向錢 发表于 2018-10-13 23:58: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生一世守着你
      
   
    “看我们家小薇长得多漂亮!”妈妈坐在马扎上,给小薇梳理完头发,一把把她搂进了怀里,在脸上轻轻亲了一口。
    “等你长大了给我们家强子作女朋友好不好?”妈妈拉着小薇的手笑盈盈地问道。
    “好啊。”小薇不加思索就答应了。
    “我在旁边蹲在地上,正和邻居的一帮小孩在弹玻璃球。听到这话,其他的人都嘻嘻地窃笑起来。在小孩子的眼里,找女学会合理利用饭后的时间朋友可是没出息的丢脸事儿,有一个甚至还一字一顿地念道:“小小子,坐门墩,哭着喊着要媳妇。”
    我气呼呼地站起来,冲着小薇嚷道:“不知羞!”
    小薇依在我妈妈的怀里,歪着脑袋振振有词地说道:“我怎么不知羞了?是婶婶让我给你当女朋友的!”
    “让你当你就当呀,你怎么这么听别人的话?”我抢白了她一句。
    “婶婶让我当你的女朋友我就当,婶婶不是别人,我就听婶婶的。”小薇撅着嘴和我顶着。
    “你这个傻小子,小薇这么漂亮,给你当女朋友你还不要,等人家长大了,还不一定要你呢!”妈妈又在替小薇说话。
    “我才不稀罕呢!”我懒得理她们。
    初夏的夜空繁星点点,一轮弯月斜挂在天边。清爽的夜风拂面而过,杨柳叶子唰拉拉直响。路两边一片惨淡昏黄,几个老头躺在藤椅上,呼拉呼拉地摇着大蒲扇。几只大白蛾子围着路灯忽远忽近地转着圈,不知谁家的蛐蛐正不知疲倦地高声吟唱。
    那年,我和小薇只有十岁。
      
    小薇只比我小五个月,她家住在胡同南,我家住在胡同北。她有两个哥哥,大哥叫大力,二哥叫二力。
    从我记事的时候起,小薇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她的爸爸是我们那里有名的地痞无赖,就知道喝酒和打麻将。她的妈妈长得特别漂亮,原来也是在社会上混的,后来在外面跑点小生意,整天不知道着家。
    我小的时候,常常看见小薇穿着一身肥大的男孩衣服,拖着一双大皮鞋,捧着一个印着小花的大瓷碗,整天跟在她的两个哥哥身后喊饿。她家甭说好饭,就是凉饭也没有。她爸爸在外面一打麻将就是几天几宿,根本就不记得有这么三个孩子。一输了钱,回到家里就拿他们三个出气,打得他们吱哇乱叫,满胡同满街地喊救命。
    我家比小薇家富裕得多,我爸爸是高级工程师,妈妈是中学的音乐老师。他们就我一个孩子,可以说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要什么有什么。
    一天下午,我坐在门口,一边看小人书,一边拿着一根大火腿肠,有一口没一口地啃着。小薇捧着她的那个大瓷碗,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远远地倚在墙上,怯怯地盯着我手里的火腿肠。我见她可怜,就把火腿肠伸给了她。
    “给你吃吧。”我说道。
    小薇警觉地望着我,以前经常有小朋友借给她东西吃,拿她开心。
    “来呀,我真的不吃了,给你吃。”
    她后退了两步,紧紧地捧着那个大碗,怯怯地望着我。
    我站起身来,向她走去。她转身刚想跑,让我一把给抓住了。我把她的手从碗上扒开,把火腿肠塞进了她的手里。
    小薇仍旧惶恐地望着我,我刚一松手,她就象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啼哩蹋拉地拖着大皮鞋跑远了。
    第二天早上,我从家里出来,进了胡同,外面正下着毛毛细雨。
  白癜风不能吃香蕉是不是真的  “哥。”背后传来了一个怯怯的声音。
    我一回头,看见小薇正站在我背后,手里捧着一个上面印着大红‘奖’字的掉了瓷的搪瓷缸子。
    “你是叫我吗?”从来没有一个女孩子管我叫过哥,我感到很新奇。看着她那脏乎乎的小脸,我感到非常高兴。
    “你的手怎么了?”我发现她的右手背上有一条长长的伤口,昨天我给她火腿肠的时候还没有。
    “爸爸打的。”她怯怯地说。
    我一下明白了,准是她爸爸打完麻将回家,见她捧着碗要吃的,就打她了。这伤口准是让碎碗碴给划破的。难怪今天她没有捧那个大瓷碗而是捧着搪瓷缸子了。
    “哥,我饿。”小薇可怜巴巴地望着我。
    我把小薇领回了家,妈妈给她包扎好了伤口,又给她做了一顿好吃的。吃完饭,还帮小薇洗了澡,扎了小辫儿,换上了我的一套新衣服。
    小薇再也不是那个穿得又脏又破、头发零乱的小泥猴了。长长的眼睫毛,乌黑明亮的大眼睛呼闪呼闪地象是在说话,薄薄的嘴唇,微微翘起的小鼻子,一笑就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儿和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只是脸色有点苍白,身体也极其单薄。
    “小薇,以后你天天来白癜风与人体激素有关吗家里吃饭,不要不好意思,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千万别饿坏了。”小薇临走的时候,妈妈拉着她的手爱怜地反复嘱咐道。
    从此,小薇就象是我家里人一样,每顿都来吃饭。每次吃完,爸爸妈妈都让她带上一些,回去给她的两个哥哥吃。妈妈还给小薇买来了女孩子穿的漂亮衣服和新皮鞋。小薇也极其乖巧懂事,叔叔婶婶地叫得很甜,时常帮妈妈做些家务活。爸爸妈妈打心眼里喜欢她,再说,他们就我一个孩子,怕我孤单,也希望小薇和我做个伴儿。。
    从那以后,小薇就象个小尾巴一烈酒会使癌细胞长得越快样,天天跟在我的屁股后面,哥长哥短地叫个不停,我走到哪儿她就跟到哪儿。我在当地的同龄小孩中也算个头,不止一次地放出话:“小薇就是我妹妹,谁要是欺负她就是和我过不去,谁要是敢动她一根汗毛,就别怪我不客气!”。为了保护小薇,我和别人打了好几次架,有时候被打得鼻青脸肿,我从没退缩过。
    就在那年,小薇家出事了。
    小薇家是一个独院,有好几间房子。她爸爸为了还债,就把房子租给了一个南方女人。谁知道那个女人是做皮肉生意的,一来二去就和小薇的爸爸混在了一起。每次完事人家管他要钱,他就说年底一起给。结果到了年底一分钱也没有。大年初一的上午,小薇的爸爸正在屋子里和几个朋友喝酒,那个女人闯了进来,连损带骂把事儿都抖出来了。等人都走了以后,小薇的爸爸借着酒劲儿,冲进了那个女人的房间,用菜刀连砍了三十多刀。听人说,胳膊、腿都给砍下来了,脑袋象个皮球一样滚出了老远。那女人的喊叫声惊动了邻居,有人报了警,结果,小薇的爸爸刚跑到胡同口,就让警察给抓住了。后来,就给毙了。
    从那以后,大力二力更没了约束,整天在社会上闲逛,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了一起。他们逼着他俩去偷去抢,不听话就得挨揍。
    小薇的妈妈极少露面,谁也不知道她在外面究竟忙些什么。我爸爸妈妈把大力二力找回了好几次,给他们洗了澡,换了新衣服,可是不到一天,他们就跑了。
    那年春节后,天气冷得出奇,一连下了好几场雪。我陪着小薇,踩着厚厚的积雪满世界里寻找她的哥哥。最后,终于在火车站的候车大厅里找到了他们。当时,他们正和一帮小流浪汉躺在大厅墙边的暖气片子底下睡觉,因为那里比较暖和。小薇拽着他们的胳膊,求他们和她一起回去,可是大力、二力却说,他们已经野惯了,受不了约束。他们让我一定要好好照顾小薇,望着他们那信任的目光,我郑重地点了点头。
    在回家的路上,小薇紧紧地搂着我的胳膊,一刻也没松开过。我当时就能体会到她的心情,没有了爸爸,没有妈妈、哥哥,现在,只有我是她最亲的人了。我在心里暗暗地发誓,一辈子都要好好保护她。
    出事以后,小薇就不敢再住在自己家里了。爸爸妈妈把她接了过来,象对待自己的亲生闺女一样,有好吃的好穿的都留给她。每次我和小薇闹矛盾,挨批道歉的总是我。可是不管我怎么委屈怎么生气,只要她一搂住我的胳膊,撒娇地歪着脑袋,“哥,哥”地叫几声,再大的气也都烟消云散了。
    那年,我和小薇一起踏进了学校,分在了一个班级,而且是同桌。每天,我们一起起床,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作功课,一起看课外书,一起看电视,然后又在同一个时间去睡觉。
    尽管不愁吃不愁穿了,小薇的心里一直惦记着她的哥哥。每天放学,我都陪着她,背着又大又重的书包,走街串巷地寻找她的哥哥。电影院、游戏厅,火车站,能跑的地方都跑遍了。
    有一天,我们走累了,坐在一家饭店门口的台阶上休息。当我买回汽水的时候,发现晶莹的泪滴顺着小薇那清秀的面庞倏倏地滚落下来。循着她的目光望过去,我赫然发现,就在那家饭店里,浑身又脏又破的小薇的两个哥哥,正端着桌子上的盘子,狼吞虎咽地吃着客人剩下的饭菜。我的鼻子酸酸的,我能体会到小薇此时的感受,谁见到自己的亲哥哥饿得去吃别人的剩饭剩菜能不心如刀割呢?
    突然,大力、二力把盘子一丢,撒腿就跑了出来。原来,那家饭店的老板,一个胖得象头猪的家伙,拿着炉钩子连喊带骂地追了出来。等他跑到门口,我一伸腿,把那个猪头绊倒了。他从十几层的台阶上一直滚到了下面,摔得满脸都是血。我、小薇、大力和二力拼命地跑呀跑呀,一直到跑不动了才停下。
    小薇从书包里拿出攒了不知多少天都没舍得吃的酒心巧克力和各种各样的糖果,塞满了大力和二力的口袋,我也把自己攒的零用钱都塞给了他们。
    大力、二力要走的时候,小薇连哭带闹非要跟着他们,我怎么劝她都不听。大力一狠心,“啪!”地打了她一个耳光,在小薇的左脸上留下了几个清晰的手指印儿。
    “你干什么打她?!”我疼得上前护住小薇。
    “你是个累赘,跟着我们还不把我们拖累死!”大力吼着,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我紧紧地拽着小薇的胳膊,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在瑟瑟的寒风中,我看到他们兄弟俩突然转过身来,扯着嗓子冲我大声喊道“好好照顾我妹妹!别让人欺负她!”
    从此,我就一直没见过大力和二力。我和小薇经常去那家饭店,可是他们再也没有在那里出现过。
      
    几年以后,一天,一个长着一张马脸的警察来到了我家,说大力和二力因为打架斗殴给抓了起来,要送到少管所,让我们带着小薇去看看。正巧,小薇的妈妈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了。于是,我们一起去看大力和二力。
    去了以后,我看见大力和二力带着手拷,正蹲在墙根。大力的右脸上还包着纱布。
    小薇的妈妈见到次情景,“扑通!”一声就给那个马脸警察跪下了,直磕响头,求他们饶了她的两个儿子。
    大力突然跳了起来,上前一脚把他妈妈蹬翻在了地上。“你别在这儿给我们丢人现眼,跪谁也不能跪他!”他吼道,脸上的肌肉颤抖着。
    小薇的妈妈从地上爬了起来,打扑了打扑身上的尘土,然后面无表情地来到屋外,坐在门口的台阶上,从口袋里掏出香烟,慢慢抽了起来。

相关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X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

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只用100元存款刷出20万收入,方法惊呆众人.点击查看...

点击查看查看详情详细
 
 
售前客服-逍遥
售后客服-七大叔
社区交流群:
925031342
群号 925031342
工作时间:
8:00-22:00
官方微信扫一扫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