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风格
开启辅助访问 推广赚钱充值提现卡密充值切换到窄版

生命里失去的快乐

[复制链接]
作者:姐狠低调 
版块:
k77社区广而告之专区-信息发布栏目 房产中介 发布时间:2018-10-14 02:13:07
140

该用户从未签到

论坛元老

积分
16787
姐狠低调 发表于 2018-10-14 02:13: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命里失去的快乐
      
   
    坐在公交车上,我被颠簸的想吐。那些快乐的日子已经远去了   闭上眼睛,不去看电视里的广告,不去听旁人的闲言碎语,不去关心擦身而过的路人;抛开身边的是非,抛开周围的嘈杂,静静的,让我回味些什么。
    菲儿•团团•我
    菲儿说,她想买只老鼠。我问她为什么,她说,玩玩呗。
    后来菲儿还给我买了只兔子,我给它起名叫毛球,并自封为它的妈咪。菲儿的老鼠名叫圆圆。
    我问:“你买只兔子给我做什么?”
白癜风患者吃哪些食物有益有效治疗
    她敲了敲我的头说:“笨那你,在过几天不是运动会了吗,多无聊啊,咱们把它们带去不就有意思了?”
    我也敲了敲她的脑门,“你要我抱着只兔子在场上走来走去啊?”
    她摸了摸脑袋,笑嘻嘻地说:“那就当作生日礼物好了,反正你不是才过完生日没多久吗?”
    没想到,圆圆还没到运动会那天,就翘辫子了。原本,圆圆是关在铁笼里的,但它的体积太小了,经常从笼子里跑出来,菲儿就把它放在了一个塑料盒里。老鼠都是要磨牙的,在塑料盒里,它找不到磨牙的地儿,就翘了。
    后来,她又买了一只,叫团团。每到双休日,我就和菲儿带着我们的毛球和团团去梅园。
    那里有座小土墩,上面是翠绿翠绿的草,我和菲儿把它们放出来后,就四仰八叉地躺在草地上,底下是一块碧绿的草坪,上面是一片蔚蓝的天空,我们就像夹在汉堡中的热狗。我们常会在那儿睡上一会儿,就这样躺着。我们不用担心毛球和团团,因为周围有一群小孩儿,他们会当义务保姆的。
    睡得朦朦胧胧的时候,我们就谈天说地,有时谈谈自己的将来,有时也向对方发发牢骚,要不就是聊聊学校的八卦消息。本来,我们这个年纪就是喜欢说这些。
      
      
    我想,那时是我们最快乐的日子,一个只有兔子、老鼠、蓝天、草地的日子。
    两个月后,菲儿被艺术学院招走了。走的那天,我们都哭了。我抱着她,说:“以后就没有人和我一起‘溜兔子’了,她捶着我的背,说,以后就没有人听我发牢骚了。”
    说完,我们都破涕为笑了,她把团团交在我的手上,“我到了艺术学校,就要住校了,你帮我照顾团团吧。”我点了点头。如果它死了,不要告诉我。菲儿补充道。
      
      
    后来,她还经常写信给我,她说她好怀念我们的学校,还问问团团的状况。我总说它很好,还长胖了,比以前更可爱了。她很高兴。
    但一个月后,她就没有给我写信,也不打电话,我写了好几封信她都没有回复。
    几天后,研宁告诉我,菲儿死了。
    我抓住研宁的肩膀用力地摇,“告诉我这不是真的!研宁说,你冷静些,上个星期天,学校放假,菲儿赶来看你,在途中出了车祸……”
    此时,我已是泪流满面了。我知道,摆在我与菲儿之间的是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这条沟的名字叫作生与死。
      
      
    人死后,大概都去了天堂吧。所以,现在,我常常会在深夜里仰望天空,望着最亮的那颗星,因为我想相信菲儿一定会化成那最亮的星。
   春暖花开之时如何护理崽崽的皮肤   
      
    菲儿,还有一句话,我始终没有向你说,那就是     
      
    研宁•医院•我
    菲儿死后的那段日子里,我的心情一直不好,我只觉得自己只是一具行尸走肉。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自己真是很恐怖。
    知道那件事后,我请了一个星期病假。回到家后,我倒在床上用被子蒙着头,放声大哭,结果,被子湿了一大片。老妈回来后,问我躺在床上干什么,我说身体不舒服。她用手摸了摸我的额头,说:“怎么这么烫。赶紧去医院。”我一把推开她,“别管我,让我自生自灭吧,我要是死了,就能看见她了。”
    我当时真是烧糊涂了,也不记得自己曾经说过这样的话,这还是后来,老妈告诉我的。
    最后,我硬是被老妈拖到医院挂水。
    不知道为什么,菲儿的死竟然给我带来了这样大的打击。也许,我的外公外婆死了我都不会这么伤心,可能是因为他们离我太远了,毕竟,菲儿是和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在我心里,我早就把她当成我的妹妹了。
    我要挂三天水,老妈公司有事脱不开身,她嘱咐我一定要记得去,我稀里糊涂的就答应了。
    第二天,我高烧不退,连从床上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整个上午,我没有吃一点东西,死人似的躺在床上,欲哭无泪,可能是昨天哭得太多了。
    中午,我听见有人在开门,一定是老妈请假回来了。没想到进来的却是研宁。
    “你没去医院吗?”她看着我烧得通红的脸颊说。
    我无力地摇摇头,一直盯着她手中的钥匙看,那不是我们家的备用钥匙吗?
    “哦,你妈妈上午来找我,让我带你去医院挂水,把这要是交给了我。”她发现我盯着钥匙,就解释道。
    她坐在我的床边,用手摸了摸我的额头,“这么烫。吃东西了吗?”
    摇头。
    “你没喝水吗?嘴唇都裂开了。”
    摇头。
    “医生给你开的药呢?吃了吗?”
    摇头。
    “不行,你一定要吃东西!”研宁很坚决。
    我先叫她不必了,可是没有一点力气。
    她热了锅粥,“像你这样,就得吃热的。”边说,便把我从床上扶起来。
    她把一勺粥送到我嘴边。
    我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问到粥的香味,就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看着我,研宁笑了,笑得很舒心。
      
      
    冰冷的液体输进我的身体,我的整条手臂都凉了。研宁泡了个热水袋,真是个细心的人。
    我是个怕疼的人,所以把输液速度放到最慢,自然,时间就很长了。研宁在我身边边做作业,边问长问短的,时不时的摸摸我的额头。
    不知为什么,我似乎看到了以前菲儿生病的时候,我陪她来挂水的情景,很亲切,但又很朦胧。眼前的一切与以前的画面交织在一起。眼前的这个是菲儿吗?我握住她的手,“不要走,不要走”地喃喃道。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来,发现自己正抓着研宁的手,才知道刚才一定是把她当成菲儿了。
      
      
    出了医院,我感到有力气了,不像以前那么软绵绵的。
    手机响了。是老妈,她今天出差去了,不回来了。她都没有问我身体好不好,还发烧吗,或者也应该问问我去医院挂水了吗。真是过分,我还是不是她女儿了!
    研宁要送我回家,我不肯,又说要去喝酒。可惜,未成年人是不能进酒吧的,我只好买了两瓶白酒和三瓶啤酒。研宁知道自己拗不过我,只好陪着我回家。
      
      
    “你不能喝酒!”研宁一把夺过我手中的酒瓶。
    “你管得着吗?”我拿起一瓶白酒,往嘴里灌。顿时,只觉得从喉咙到胸口都火辣辣的。
    一瓶白酒还剩下三分之二。
    “你疯了!”研宁把我喝剩下的酒和还没喝的都扔进了垃圾桶。
    “你干什么啊?!”我很恼火。
    “发烧的时候是不能喝酒的,你想自残啊?”
    “对!我不想活了,菲儿死了,我妈也不关心我,我爸早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把我抛弃了,我是个没有人要的孩子!”说着说着,我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下了。
    “你还有我啊!”研宁说。
    “我不需要你的怜悯!”
    “你……”研宁气得说不出话来。
    “你以为谁要可怜你啊,你以为自己是谁?”研宁被我激怒了。
    “好啊,你终于承认了,是不是?在你眼里,我从来就不是什么东西,那你今天来还有什么意义?”
    “你。简直太不可理喻了!”研宁给了我一个耳光。
    我的右脸马上红了起来,没想到她下手这么狠,果然是气急败坏了。
    “原来,到现在,你还不承认我们之间的友谊?你认为我所作的一切只是可怜你而已,只是对你妈妈履行的一种职责。你太令我失望了 !”研宁冲出门去,传来重重的关门声。
      
      
    我坐在床上,被子紧紧地裹住了身体,房间里没有开灯,我喜欢这种感觉。
    月亮透过窗户,射来斑驳的影子,像我的心,被分割成一块一块,这伤是永远也不可能痊愈的。
    我知道自请问肢端白癜风治疗分为哪些疗程啊己做错了,一半是因为烧昏了头,一半是因为自己太急了。
    研宁说的对,我这是在自残,我把对一个人死去的痛苦,发泄在自己身上。忽然,我觉得我很幼稚。我笑出了声,我笑自己是个懦夫,永远不敢接受现实,遇到一点挫折就想逃避,可是越是逃避,现实就越是活生生的摆在我面前。
    我该长大了。
      
      
    五天后,我回到了学校,却没有看见研宁。同学们说,她去了另一个城市。
    我低下头,看来,研宁是很重视我和她的友谊的,我又错了。
    我知道,这意味着,我的生命中又将失去一个朋友或者说是一个知己,但很遗憾,我不是她的知己。
      
      
    尾声
    睁开双眼,一滴泪落在我的手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X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

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只用100元存款刷出20万收入,方法惊呆众人.点击查看...

点击查看查看详情详细
 
 
售前客服-逍遥
售后客服-七大叔
社区交流群:
925031342
群号 925031342
工作时间:
8:00-22:00
官方微信扫一扫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