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风格
开启辅助访问 推广赚钱充值提现卡密充值切换到窄版

一个男人和一件女人的内衣

[复制链接]
作者:北梦木兮 
版块:
k77社区广而告之专区-信息发布栏目 外链发布 发布时间:2018-10-14 04:22:53
50

该用户从未签到

铁杆会员

积分
1659
北梦木兮 发表于 2018-10-14 04:22: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个男人和一件女人的内衣
      
   
    一.
      
    赵小桥气喘嘘嘘地跑了进来,把上衣一脱就扔在椅子上,抱起桌子上的大水壶就咕隆咕隆喝了起来。他把头仰的高高的,清清地水从他的嘴巴里进去喉咙里下去,一直到肚子里不能在流动的地方才静止了下来。喝完了一大壶水,他用光溜溜的胳膊膀子抹了抹嘴唇,显的很惬意的样子。然后他拿起扔在椅子上的衣服将身上的汗水擦了擦,才坐了下来。
    黄大宽在他的电脑前敲击着键盘,头也没有抬,似乎就没有意识到赵小桥的回来。赵小桥就把脑袋凑了过来,不怀好意地笑了笑,就盯着黄大宽敲击出现在屏幕上的字。
    “哇噻!思舂了啊?哈哈......”赵小桥看见了屏幕上被黄大宽敲击上去的关于男欢女爱的文字,就不禁调侃了起来黄大宽。
    黄大宽歪了歪脑袋:“你神经病啊?回来了也不吭声!想吓死人啊。”
    “呵呵。呵呵。真行”赵小桥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似乎是一下子明白了很多道理一样的。
    赵小桥拍了拍黄大宽的肩膀,站了起来。“我要去上厕所了,你慢慢搞吧!”赵小桥说着进了洗手间,重重地关上了门,然后就听到哗哗的水声。
      
    黄大宽住的这间屋子是一套两房一厅的居室,周围环境很不错,就只是屋子有点破,那扇门有时候在半夜三更的时候都会自动打开,搞的赵小桥往往在这个时候会大叫起来,快起来抓贼啊!闹鬼了啊!黄大宽为此常与赵小桥吵架,哪里来的鬼啊,你真是见鬼了喔。抓贼?呵呵,你自己才像个贼呢?你有什么让别人青睐的呢?等到黄大宽奚落完了赵小桥,赵小桥就像一只被大雨淋湿的公鸡一样,蔫蔫地塌落了下去。而黄大宽就像极了一位打了胜仗的将军,威风凛凛,霸气十足。
    到了月底要交房租的时候,赵小桥就开始跟黄大宽叫板:为什么两人平摊啊?一个月三十天有120个小时都是莫小言一个人住一间,为什么不让她摊一些呢?哦,不好意思还是不舍得呢?那你就帮她垫上了!我出100你出300了,怎么样啊?只有在这个时候,赵小桥才会尽显自己男人的风格,将一孤脑儿的东西倒了出来。就好像是要发泄一种什么野兽的欲望一样。黄大宽不吭声了,也就是他有这个软肋被赵小桥拿来叫嚣,但谁让自己不能去独立租房呢?所以彻底就把姿态放了下来,再也没有在赵小桥面前一直以一个作家、文人墨客自居的那种势头了。
      
    莫小言又来了,手里拎着两个袋子。一袋子装了刚刚买的二斤苹果和三斤香蕉,一袋子装了一些新鲜蔬菜和八两排骨,还有一只生鸡。莫小言没有敲门,就笑盈盈地走了进来。把两个袋子放在小厨房的台子上,然后就走过去坐在黄大宽的身旁。黄大宽继续保持着他敲击电脑的姿势,完全不知道还有一个人走了进来,而且坐在自己身边,注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赵小桥从房间跑了出来,钻进小厨房扒开袋子研究了一翻后,一副很失望的样子走了出来。“怎么又是老样子啊?”他看着莫小言。
    “怎么了?你以为我是大款还是富婆啊?”莫小言没好气地说。
    “我今天想吃一条鱼啊,可惜啊你就只买了鸡?”赵小桥玩弄着手里的一个玩什。
    “想吃鱼自己去买啊!不过我倒可以帮你免费效劳一下,呵呵。”
    “我知道你就是来给他补的,我算个什么啊?”
    “嗨嗨,我们的赵大老板是生气了还是吃醋了啊?”莫小言轻轻地笑了起来。
    “做饭去吧!做饭去吧!我晚上还要出去。”赵小桥也笑了起来,催着莫小言赶快去做饭,只不过他的笑里似乎还夹杂着一些其他什么东西,或者佐料。
    “晚上还出去干嘛?”黄大宽这补骨脂酊治白斑咋样时才从两人的吵闹中停止了敲击键盘的手,回过头问赵小桥。赵小桥就笑小小核桃肩负保卫人们健康重任的更贼溜溜的,呵呵,呵呵,那还不是为了你们好。说完就跑进了自己房间,重重地关上了门,只飘出了一句“我等着吃饭呢”就没了声音。
      
    二.
      
    莫小言是黄大宽的女朋友,她是客家人,并且家里的条件是非常不错,但竟就是莫名其妙地喜欢上了家在贫穷的西北的黄大宽,用她的话说就是: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以至于她与家人大吵了一架之后就跑了出去,自己找工作,连家也不回了。嗨,这姑娘也真是的,哪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幸福呢?哪个父母想让自己的孩子受苦呢?她常常在周末的时候或者下了班之后就买一包包的东西来黄大宽这里坐一坐,玩一玩。然后就为他们做一顿丰盛的晚餐,之后几个人就会跑到楼下的小歌吧去吼它个惊天动地,然后相互在欲醉不醉的搀扶下就回到这间小屋。莫小言睡黄大宽不要让扔掉的垃圾夺走农民伯伯的健康的屋子,黄大宽就挤到赵小桥的床上去了。也难怪,赵小桥那么生气,黄大宽那么没有底气。
    他们的晚饭是麻辣鸡丁、酸辣排骨汤、香辣大白菜、还有干煸四季豆。莫小言忙活了半天这才把饭端到桌上,洗过了手,才大声叫道:赵小桥,吃饭啦!赵小桥,吃饭啦!之后又转向黄大宽:嗨,死人,吃饭了听到了吗?黄大宽停住了敲击键盘的手,转过身子看了看莫小言,笑了笑。
    赵小桥从房间走了出来,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就坐在了饭桌前。
    “喂,有没有搞错啊?怎么又全是辣的?”赵小桥盯着桌上的饭菜大叫了起来。
    “呵呵,”莫小言笑了起来,“你不知道大宽喜欢吃辣的吗?”莫小言说着就把视线转向了黄大宽,“哦?大宽?”那眼神极尽妩媚,黄大宽拉了莫小言一把,吃饭啦。莫小言就借势坐在了黄大宽腿上,两个人呵呵笑了起来。
    赵小桥站在一边就像在观看一幕电影一样,他顿时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他觉得自己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生活了,他真是后悔当时为什么会跟黄大宽一块来住,真是郁闷到了极点。他猛地抓起桌上的钥匙,吼了一声:我不吃了,你们慢慢吃吧!今晚不回来了,你们慢慢玩吧!说完就冲了出去。
    莫小言看着黄大宽,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看什么,我们吃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老是神经兮兮的。”黄大宽说着就去盛饭了。
    黄大宽和莫小言就这样慢慢地吃着,东一句西一句地扯着。不一会儿满桌子的东西就被他们消灭的干干净净的了。黄大宽打了个饱嗝,摸了摸鼓起来的肚皮,盯着莫小言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啊?”莫小言准备站起身收拾碗筷。
    “呵呵,还是老婆好啊!”黄大宽嘻皮笑脸地说着又一把把莫小言拉了过来倒在自己腿上“走,今天不干活了,出去玩吧!”说完就不由莫小言做出任何反应就把她抱到了门口,才放了下来。
    他们跑到了楼下的小酒吧,就开始了一场痛痛快快的游戏。两个人一会儿划着拳喝着酒,一会儿又扯破喉咙的唱着歌,像极了极乐世界的神仙,那般无忌,那般逍遥。
    他们一直喝到醉的再也喝不下去了才相互搀扶着走了出去,上了楼。两个人倒在床上莫小言就像死猪一样开始打呼噜。只不过倒是黄大宽还保存了一点清醒,他抱着莫小言的身体,像欣赏一个尤物一样地审视着。他开始吻莫小言的额头、脸颊,脖颈......他渐渐褪去了他们的衣服,之后两个人就开始了不住地呻吟,和莫小言痛苦的抽泣。
    两个人像极了一副八卦图的造型摆放在了这个空间。
    赵小桥就真的一个晚上没有回来,连一点信息或者影子也没有。
    黄大宽在倒下去的一刻突然想到:啊,我是多么的幸福啊!
      
      
    三.
    赵小桥这次好像是在玩真的,他借宿到一个老乡那里住了好几天也没有回来。也许他不想再在别人的轻视下这样过日子,有时候他老会为自己抱不平,自己不就是没有一份正当职业吗?不就是偶尔会去“借”别人口袋里一点东西来不充自己的能量吗?有什么错啊?反正那些人不也把大把大把的钞票硬往女人的怀里塞,反正那些人的钱也都是不干不净的。想着想着他就渐渐骄傲了起来,呵呵,我不也是在为党和国家做贡献啊?整治社会不良风气!
    第二个早晨,赵小桥就回到了小屋,但是他不是从前门正大光明地走进去的,他是从自己房间的窗户爬进去的,六楼啊,亏他都爬的进去。他其实就是不想看到某种他不想看到的东西而已,所以他就从自己房间的窗户爬了进去,然后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把耳朵贴到墙上小心翼翼地听着,仿佛要去寻找一种什么国家机密似的。结果他什么也没有听到,连一只苍蝇的呼噜声也没有听到。这才很放心地大摇大摆地推开门走了出去。
    赵小桥突然想离开这里,不再跟黄大宽住一起。他是属于那种想到就要做到的人,所以立即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他拿来一个大包,把自己的行李衣服开始通通往里边塞,嘴里还在不停地叫骂着。可是就在他弯下腰准备把床底的鞋子拿出来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床底还有一件其他的东西。对这一件东西的发现让他愣了半天,迟迟回不过神。他用手把它拣了出来,仔细地端详着。呵呵,呵呵,多么奇怪啊!
    赵小桥赶快关上了门,拿着那件女人的内衣仔细地审视着。这会是谁的呢?这会是谁的呢?
    他回忆的起来自己前几天刚刚才换下那双鞋放进床底的,根本都没有发现这件东西。它是什么时候跑进去的呢?喔,应该是莫小言的吧,应该是自己出去的那天晚上吧?这一个想法着实让自己吓了一条,怎么会呢?黄大宽那么胆小,怎么敢呢?可是除了莫小言还会有谁呢?
    赵小桥把那件内衣收了起来,藏在了自己的被子下边。
    他像是发现了一件重大情报一样的高兴,自豪。
      
      
    黄大宽是在下了班之后才回来的,提了一袋子的书和纸。黄大宽回来的时候赵小桥就坐在电视前专心地看着电视,是琼瑶的一部爱情片。
    “什么时候回来的啊?”黄大宽问了赵小桥一句。
    赵小桥继续看着自己的电视,不知是没有听到还是故意没有回答黄大宽。
    黄大宽也不再理他,就坐在了自己的电脑前,开始准备敲击自己的键盘。
    赵小桥悄悄回头看了一下黄大宽,笑了一下,就又回过头看电视了。笑的诡秘极了。
    “哈哈,你们都在啊?”莫小言又像风一样窜了进来。她一进来就开始嚷嚷着,一屁股坐在黄大宽怀里,双臂挽着黄大宽的脖子。
    “下来啊你!”黄大宽轻轻推了一下莫小言。
    赵小桥回过了头,用眼睛死死地盯着莫小言看着。他的眼神游离于莫小言的全身,仿佛发现了什么或者要在莫小言身上去找到一些什么。他开始用大脑计算着一些什么尺寸,或者号码似的。
    莫小言也看着赵小桥,看着他的眼神在自己身上不停地移动。
    赵小桥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赶忙将脑袋又转到了电视的屏幕上。
    莫小言这才从黄大宽的腿上站了起来,就走进了黄大宽的屋子。重重地关上了门。仿佛要把整个世界都与她隔绝一样的。黄大宽也没有心情继续写稿子了,就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之后里边就传来了像一场战争爆发的一种声音,而且越来越恐怖。赵小桥就像贼一样地赶快溜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赵小桥用枕头压着头,可那种声音还是不间断地传了进来。赵小桥索性坐了起来,从被子下拿出那件内衣,又仔细地端详着,并开始想象着莫小言身体的每一部分,当听到某种高叫的时候,他不禁把那件内衣捂在自己胸前,自己也跟着那种节奏慢慢动了起来。当那种声音达到极点的时候,他甚至把那件衣服拿到鼻子前,去寻找着一种气息,或者一种幻想,来安慰自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X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

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只用100元存款刷出20万收入,方法惊呆众人.点击查看...

点击查看查看详情详细
 
 
售前客服-逍遥
售后客服-七大叔
社区交流群:
925031342
群号 925031342
工作时间:
8:00-22:00
官方微信扫一扫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