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风格
开启辅助访问 推广赚钱充值提现卡密充值切换到窄版

海 上 花

[复制链接]
作者:潞向錢 
版块:
40

该用户从未签到

论坛元老

积分
3318
潞向錢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海 上 花
    寻找海洋的鱼
   
   
    那是一个没有月亮的早上。
    太阳还没有升起,月亮却依然落下。灰蒙蒙的黄浦江面上此时被笼罩上一层薄雾,远看固然有些烟雾缭绕。这座原本纸醉金迷的城市此时象是沉睡了一般,沉寂的空气中除了偶尔汽船的鸣笛声,和需要为生计终日奔波的小贩的吆喝声以外,什么也没有。
    杜小双托着疲惫地身子走在漆黑的长巷之间,脸上的妆还没有卸下,日夜颠倒的生活使得她比同龄的女子看起来要老一些,成熟一些。像她这样没有社会地位、没有过高学历、甚至没有家庭背景的年轻女子,为了生计所能从事的职业不外乎一种,于是烟花女子就成了这个年代这种职业的代名词。此时的她怎样也料想不到,在往后的一年里,她的生命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个叫林子楚的男人将会在她往后一年的生活里扮演着多重角色,给她带来微弱希望得同时更多的是无知无尽的痛苦。
    林子楚此时正站在码头,他料不到上海秋天的早上竟然如此寒意,一阵晨风吹过,他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再次地把已经因寒意而显得有些麻木的双手放到了嘴边,用嘴里呼出的微弱的暖气来温暖冰冷的双手。他看了一下已经呈现微弱曙光的天空,在心里略微地诅咒了一下老天爷,叹了一口气,然后拎起了脚边的行李消失在了茫茫尘雾之中。
    此时天空已经发白,街头巷尾已然热闹了起来,狭窄的小巷之中充斥着小孩的哭闹声、女人的低估声和男人的斥责声,林子楚看着眼前陌生的景象,近日来日以继夜奔波的疲倦神色一下子涌现了起来。他突然意识到当初执意到上海的决定似乎有些草率,眼前看起来比老家好不了多少,这些人无论衣着还是神色都透入出一种迅息,就是窘迫潦倒,这里真的会有遍地的‘黄金’吗?他茫然了!一个醉酒的男人状上了他,没有道歉,却骂骂咧咧地说着一连串‘小赤老,眼镜长疮了’之类他听不懂的上海话。他刚想回敬几句,旁边的一位大叔拉住了他,
    “小伙子,不要理他,那是个无赖,惹急了,可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林子楚强行按艿下了心里的不满,转向了刚才的大叔,“大叔,您能不能告诉我‘圣约瀚’大学怎么走?”
    “你去那里上学吗?”
    “不,我是去应聘教书地!”
    “哦!外乡来的,好端端地来上海做啥!现在的年轻人呐,嗨……”一声轻微的叹息取代了下面要说的话。林子楚诧异地看着眼前这位大叔,不难猜出他是属于这个社会最底层的一类人,也许就为了‘柴米油盐酱醋茶’这七个字终日劳顿,错了吗?他要了摇头,“管他的,既来之,则安之!”他在心里安慰道。
      
    “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个不夜城;华灯初,车声响,歌舞升平……”入夜地百乐门舞厅一如既往的惹要,昏暗地灯光下,腰缠万贯的大老爷们搂着怀里一个赛似一个妖娆美丽的女子,在缓歌慢舞力过着夜夜笙歌、醉生梦死的逍遥日子,他们高兴时甩出的小费已经足够平常百姓过十天半个月,甚至更长的日子。林子楚站在舞厅外面的角落里,穿著件破旧的呢大衣,没有戴帽子却挟著一个大画架,在路边站住了。自从应聘失败后,他只能靠给别人画像来维持生后。此时他对著热闹的舞厅呆呆的望了几分钟,支起了画架,匆匆忙忙的打开画箱,取出调色盘、颜料,及画笔、水碳等……呵了呵冻僵的手,开始在画纸上涂抹起来;画架一边,穿着时髦的年点击打开埋怨他动作过于缓慢,风迎面吹来,凛冽刺骨,他瑟缩的缩了缩脖子,鼻子里呼出的热气全凝成了一团白雾。画了一会儿,到底敌不过这阵寒冷,他丢下画笔,把僵硬的手指送到嘴边去呵了呵,又在原地跳了几跳,以期用活动来抵制寒气,然后,抓住画笔,他又继续画了下去。一旁的女子不耐烦地说了一句:“不画了,不画了!”就挽着旁边站着地衣冠楚楚的男子离开了,离开钱她朝他碗里扔了几枚铜扳,林子楚张了张嘴到底还是把几乎要托口而出的话咽了下去,远处几乎还传来刚才那位女子轻佻的笑声。他呆呆地站了一会儿,随即放下了手中的画笔,无奈的从内心深处发出了一声叹气。
    “喂,喂,画画的!说你呢!你还要不要做生意?”适合白癜风患者吃的食物包括些什么
    林子楚抬起头,看见的是一张好年轻、好漂亮的脸,一身鹅黄色的旗袍外边一件红色的大衣随意地批着。她应该只有十八九岁的样子,可是脸上浓艳的妆容使得她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多了好几岁!从她的打扮来看,她应该就在这座舞厅里工作,“喂,画画的!看够了没有,可以开始了吗?”林子楚尴尬地笑了一下,拿起被扔在一旁的笔,开始专注的在白纸上勾勒起线条,一边有意无意地开始关注起眼前的女子。
    “你是个画家吗?”
    “或许曾经是!”
    “你为什么不去学校教人画画,而选择在街头给人画像,你是在实践经验吗?”
    实践?林子楚苦笑了一下,“你有听说过在如此潦倒的情况下,还有人会有什么娴情雅致去做什么实践经验一类不合实际的事情吗?” 杜小双望著他,但他一语不发,就又回到他的那张画旁。她呆了呆,被他的冷淡所激怒了,觉得他似乎已经猜到了她的职业而轻视她。她望了那画一眼,带著点蛮横的态度说:“你应该和你的雇主说话,看看她希望被画成什么样子,而不是随心所欲地想怎么画就怎么画!”
    “画好了!”林子楚把那张画递给她,“如果你不满意,你可以选择扔掉它,或者把它当废纸烧掉!”
    “你真的很奇怪诶!不是所有的画家都很珍惜他们的画的吗?”
    “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饥寒交迫地滋味,等到他们三餐不继的时候,他们就不再轻高了!”
    “你~算了!”她递给她两块大洋,林子楚退后了几步,“这张画不值这么多钱!而我也不需要同情!”
    “你这人真的很奇怪,一会儿悲观的要死,一会儿又清高的要命,这钱就当你刚才陪我聊天的酬劳吧!”
    “对不起,这幅画我不卖了,如果你只是想打发时间的话,请你离开!”
    杜小双完全愣住了,久经风尘的她自以为阅人无数,早已看破红尘了,而此时她的内心竟然涌现出她从没有过的异样感觉,是怜惜!同情!或者还有其他的某些她也无法形容的东西。她看了看画上那小小的签名,“林子楚,我们会再见面的!到那时,你会心甘情愿地把你的画送给我!”说完回他一个无比灿烂地笑容后转身离开了,而林子楚却完全被那个笑容迷惑了,“天哪!我一定是疯了!我怎么会被一个风尘女子迷惑呢?”他自言自语道。
    林子楚用手枕著头,躺在他木床上,仰视著天花板发呆。这是一间小小的阁楼,小得不能再小,高踞楼层的顶端,上下楼只有一条小小的已经有些残破的木制楼梯,每踩一步都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每次外出爬楼梯都可以把人累死。但是,对子楚而言,租这样的房间已经超出他的能力之外了。这是栋坐落在江湾的古旧的楼房,这阁楼早已残破,四壁焦黄,门窗腐朽。但,子楚却看上了那对海而开的窗子,可以看到外面的海和天,可以看到白云的变幻,还可以看到那引人遐思的点点白帆。他喜欢倚窗而立,注视那些帆船的动静,虽然他没有所怀的人,也没有盼望著归来的人,可是,每当看到那些船,他依然会有:"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的感觉,这是一种寥落的情绪,只因为他太水果饭后吃 就是胃的大包袱孤独,也因为他终究不属于这座城市,往往,他会感到那一江所盛的,不是海水,而是他的寂寞。他凝视著海,就像凝视著他自己,他的寂寞已盛得太满,他的寂寞在晃荡,在挣扎,在澎湃,在喘息……这种感觉总使他情绪低沉,而至怆然欲泪。
    这天,又是一个情绪低沉的日子,天气酷寒,妨碍了他出外工作。闭门造车,画出的全是些不如意的作品。他几乎是在那些有钱小姐和先生苛刻的目光中作完最后一副画的,他用心画出的东西却换来了少的可怜的一点点钱。在彻骨的寒冷中,他只能躺在床上生闷气。室内是凌乱的,满地画笔和画纸、颜料的残骸及果皮,墙上钉满了画,却没有一张使他自己满意,触目所及,都是使他生气的画,而那些画曾经是他得意的作品。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怀疑自己的智商。什么都是冷冷的:冷冷的天气,冷冷的床,冷冷的房间,和冷冷的心情。他叹了口气,转过身子,把脸仆在枕头里。
    有脚步声走到他门口,他没有动,只在心里揣测著是不是缴房租的日子,确定还有一星期,他就放下了心。有人敲门了,他没好气的说:“你找谁?找错了!”他确定这是找错了,只因为在孤独的天地里,从来不会有任何的访客。但是,门外有个女性的声音在问:“子楚,林子楚是不是住在这里?”
    他吃了一惊,从床上跳起来,走到门口去打开房门。立即,他眼前一亮,就完全愣住了。是她,那个在百乐门门口遇到的女孩,。“哎呀,”她说:“爬楼梯把我累死了!”
    “你来干什么?”他问,声音冷冰冰的。少女一脚跨了进来,旁若无人的打量著他零乱的小房间,和床下乱堆的被褥,以及满墙的画。他皱紧眉头,望著这个不速之客,再强调的说了一句:"请问,小姐,你来此有何贵干?"杜小双转头对他嫣然一笑说:“我不能作友谊的拜访吗?而且我说过我们很快再见的!你也欠我一张画,你忘记了吗!”"林子楚不得已的关上房门,耸耸肩,腾出一张椅子给她坐。他想倒杯水给她,好不容易把唯一一个茶杯从废纸堆里找了出来,水瓶里却倒不出一滴水,他无可奈何的望望她,她却微笑著转开头。他说:“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这还不简单,找人问就是了,着上海滩,只要我杜小双想找一个人就没有找不到的,你信不信?” !“那么,杜小姐,你这样找到我的住址,要干什么?”“我只是想拿回我的画而已!”林子楚叹了一口气,从角落里找出那张邹巴巴的画纸,“杜小姐,你已经拿到画了,现在,你可以离开了吗?”
    “林子楚,你对每一个人都这么凶巴巴的吗?”
    “我?凶巴巴?"子楚有些错愕,这样的说词让他为之失笑。站到窗子旁边,望著窗外的海湾,他忽然感到和她已经很熟悉了。他沉思的问:“为什么要做那种工作?”“那种工作?你只的是舞女吗?事实上就像你说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无可奈何,没有人可以选择他的出生,我只是在尽力生存罢了!”“你还以做别的工作!”“别的工作,你指什么!去工厂打工,和所有女工一样一年到头穿着难看的工作服,12小时不停息的工作,去换少得可怜的工钱吗?不!我不想那样累!”
    林子楚震动了一下,她的话使他对她有另一种了解。他眼前不再是个任性的风尘女郎,而是个弱小、孤独的小女孩,这使他有一种安慰她的冲动。他凝视著海湾,那儿盛满了他的寂寞,也有她的,还有所有人类的。他感到一阵迷茫的凄楚。“林子楚,”她在他身边说话了:“陪我出去兜兜风,我要让你参观一下我的舞蹈技术。我真的跳得很好很好的。”他望望她,有些犹豫。

相关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X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

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只用100元存款刷出20万收入,方法惊呆众人.点击查看...

点击查看查看详情详细
 
 
售前客服-逍遥
售后客服-七大叔
社区交流群:
925031342
群号 925031342
工作时间:
8:00-22:00
官方微信扫一扫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