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风格
开启辅助访问 推广赚钱充值提现卡密充值切换到宽版

忆那年我俩牵手

[复制链接]
作者:quqfv 
版块:
社区站务中心 网站优化 发布时间:3 天前
100

该用户从未签到

高级会员

积分
590
quqfv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忆那年我俩牵手
      
   
    我在杨容背上轻拍了几下,每一拍都像直接拍在她的骨架上,她瘦得好轻薄,好贵州白癜风医院在哪里让我怜悯。她昂头盯着我,那眼神明显在说:“别再掩饰和心虚了!”我柔和却坚定地说:“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你发誓?!”
    “我不需要发誓,信得过我就请再把你的手给我。”我向她伸出右手。
    “我的手怎么给得了别人?”她饥笑道。
    “希望你不要叫最亲的人来,我不想看到你们更多的人再搭进去。”
    “你认为你是她最亲的人吗?”李海涛不阴不阳地反问我。
    看着杨容一脸的淡漠,我实在无从作答。
    “我警告你回去后说话要小心点,不要以为我们离得远我就不知道了。两年后我也是要回去的,你现在回去是打工,两年后我回去就跟你不同了。”
    “怎么个不同法?” 我甚为鄙视地问道。
    “我回去那就是老板的身价了!” 他说得相当自信,我感觉这就是支撑他的坚定信仰。一瞬间,我真的愿意相信他的理想能够实现,甚至还生起了些妒意,但一想到他们干的这些不能说的秘密,还把杨容变成了跟他们一样的魔鬼,我终于怒不可遏了:“你个畜牲!”
    “你才是畜牲!”他也终于控制不住了,从候车室的座椅上蹦了起来,“你以为我们容易吗?你要是敢坏了我们的大事,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话未说完就疾步向门口走去,杨容也扭着屁股跟着他后面。
    ­
    我也不比他们慢多少,提起笨重的行李往他们的反方向走去,当我嘶声力竭地丢给他一句“我你妈”时,我没有回头,也没听到他的回应,不知他是已经拐弯上了马路,还是愤怒得无法言语。
    ­
    两天的车程才回到P城,透过公交车窗我看到巨幅的红色宣语:“决不让人员在P城立足”,公交车里原来也贴着个小字条,上书:“坚决取缔经济毒瘤”。它们平常在身边我视而不见,此刻却让我倍感温暖!
    ­
    没办理任何重新入职手续我直接回公司上班了,经理快乐而大度的接纳,对我是极大的鼓舞,于是上周交接出去的工作又接手回来,白天上班、晚上加班的日子也从那场恶梦兼春梦中慢慢醒来。但一到晚上,我又会像被了似的无法抑制地来到那场梦的入口,因为杨容还在那个梦里,我的感知被她无形地拉扯着。
    ­
    那是醉人的中秋的风,把人撩拨得飘飘欲仙,让人好想回家,回那个虚幻的极乐新家。一个虚幻白斑的各种发病诱因都有哪些的理由,让我和杨容的手相牵时,彼此用相视一笑代替了羞涩。“人还是需要一些温暖的嘛。”她说,风正好有一丝凉意。
    ­
    牵手一般是男孩左边,女孩右边,但她喜欢左边,我就依她。
    ­
    “这是你第一次跟女孩子牵手吧?”
    “绝对是!你呢?”
    “我也是啊。”她得意地说。
    ­
    牵着她的手,我骄傲地朝人群里拥挤。
    ­
    我们牵着手,踏上雅致的拱桥,穿过繁华的街市。
    ­
    我们相牵着手,走在温黄的路灯下,我们的手心被汗湿了,但谁都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
    早餐依旧是五六个人坐一桌,平均下来每人分得一碗粥和几根萝卜干。饭后李海涛和杨容准备带我去见某位更资深的上线,我说我很怕那种四个人围坐一桌、充满友谊和感情的洗脑,李海涛爽快地说:“那好,我们今天就不去了,要不让小妹带你去兰苍江边逛一逛吧。”
    ­
    娇媚的阳光下,风暖洋洋地吹着。我们躺在草地上,望着稀疏的白云,聆听江水的奔流,感受绿叶的摇曳。
    ­
    “要是能一辈子都这样躺着该有多好啊!”
    “好喜欢这种大自然的感觉。”
    “我们一起回去吧。”
    “我会回去的,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那你什么时候回去呢?”
    “我在这里不会呆很久,两年后我的事情办完了我就会回去。”
    “你不会叫你姐来吧。”
    “我不想叫她来,让她在那边安安心心上班不好吗?你回去后要帮我多照顾一下我姐姐哦。”
    “很多时候觉得你不像是她妹妹,倒像是她姐姐。你在这边也要好好照顾自己!”
    “你放心吧,我这么多亲戚在这里,我会过得开心的。”
    “你在这里没有钱赚,不如回去上班吧。”
    “我这里每月也有工资发啊。”
    “那都是你交进去的钱,这里不做事不创造价值,不符合经济规律。”
    “我知道。”
    “两年时间不算长,我会等你回来,你呢?”
    “以后的事情,没人能知道。”
    “不管怎样,我不会后悔。”
    “做过的事情就不要后悔!”
    ­
    我伸手去牵她的手,手却落到了她温柔的半球上,我触电般要把手缩回,却被她的手轻柔地按住了。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知道此时不能退缩了!我尝试着向她靠近,身体却有些不由自主的颤抖。我们的呼吸慢慢接近,缓缓地碰撞着,时间也渐渐变得呆滞。
    ­
    她闭着眼,如一条熟睡的美人鱼。
    ­
    “不能再犹豫了!”我在心里说。
    ­
    我勇敢地得寸进尺,恣意地呼吸着她的呼吸。时间忽地开始加速度行驶,如这奔涌的江水。
    ­
    当吻着她温润的双唇,我感到自己突然被遗忘了,而被那个遗忘了多年的少儿时的梦想所代替,梦想随之又被梦想的实现所代替。小时候喜欢为刚出生不久的温顺而又任性的小黄牛崽挠痒痒,它会舒服地翘起小尾巴,当它舒服够了,它又要好奇地追逐着过往的行人和车辆。
    ­
    我为她抚摸着,不能停下来。
    ­
    我一时不能相信那么有灵性的两个半球,会如此温顺地贴在我的掌心上!
    ­
    我想让她舒服,她脸上却有着痛苦。她挣扎着想说话,但私募核心圈又强忍着。
    ­
    “没事吧?”我不忍继续,停下来关切地问。
    “我好怕。”
    “没事的,没事的。”我安慰着说,其实我也怕,她怕的可能是不知道下一步会怎样,我怕的是不知道下一步该怎样。“饿了没有?回去差不多是吃饭时间了。”
    ­
    宁静的天台上,月光诡秘得让人忧伤,那是我们最后一次牵手。
    ­
    “我明天就回去了,你还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有一首歌这样唱的,‘好男人不会让心爱的女人受一点点伤’,我希望你能为我留下来。”
    ­
    我还是毅然地回到了P城。一年后杨容和李海涛也回到了P城,他们的老板梦没有实现,两人却是以同居恋人的身份回来的;杨容不顾家人的强烈反对,半年后生下一男婴。她现在上海一家笔记本厂上班,晚上不加班时我们常去上网斗地主,有一次斗到夜深时,我说你该回去了,这么晚还不回去李海涛会担心你的。她说他才不会担心我,他每天晚上都到深更半夜才回来,最近输得生活费都快没有了。她说我跟他之间没有感情,话都懒得多说几句。我说那你为什么要跟他在一起呢?
    ­
    一段长长的沉默后,她回复我一个消息:“我们继续斗牛吧。”
    “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让我弥补自己的过错。”
    “你没有什么过错。我们不可能再回到过去了!”
    “那我们之间什么也不是了?”
    “你愿意的话,还做我大哥吧!”
    “大哥就大哥吧。”
    ­
    我无心斗牛。我在想,如果那时我留下来,成为链的一环,即使它的游戏规则是以后进来人的痛苦弥补先进来人的痛苦,即使它是以诱人的慌言和欺骗来讽刺可怜的信任和希望,但至少可以弥补一下杨容的痛苦,也许有爱还是会有希望,也许结局会有另外一种结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X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

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只用100元存款刷出20万收入,方法惊呆众人.点击查看...

点击查看查看详情详细
 
 
售前客服-逍遥
售后客服-七大叔
社区交流群:
925031342
群号 925031342
工作时间:
8:00-22:00
官方微信扫一扫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