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风格
开启辅助访问 推广赚钱充值提现卡密充值切换到窄版

未命名

[复制链接]
作者:冰雪融化f 
版块:
k77社区广而告之专区-信息发布栏目 友情链接 发布时间:2018-10-14 10:50:27
80

该用户从未签到

铁杆会员

积分
1711
冰雪融化f 发表于 2018-10-14 10:50: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未命名
      
   
    当我在黑暗中睁到眼睛想寻求一丝阳光的时候,老三就会问我,大哥,你怎么就不讲讲你的过去,让我们几个也听听。
    我在黑暗中转头看他,却什么也看不到,老三总会从某个角落挖掘到一些能放到嘴巴里缓解烟瘾的东西。他仍在央求:大哥,讲讲。其他人也随声附和,忽然变的沸腾。我咽了唾沫,沉寂了两年,我想我终于可以开口,来讲述我的故事,将我身体上的伤疤揭开,直到伤疤最终变成破裂的伤口,鲜血涌出,我才知道痛苦。
    也让他们了解我这无法命名的故事。
      
    {回忆}
    噼里啪啦的声音一直充斥着我的生活,那些粗鲁人们的大喊声也一直敲打着我薄而轻的鼓膜。总会有声音冲到我这里--二头!来杯酒。--二头!赶紧给我开个房!这有弟兄等着玩呢!--叫你呢!他妈听着没?--二头。
    就像这样,我就叫二头,一个无名无姓的人,其实我有我的姓名,只不过我不知道,或者在我小的时候我记住了,但长大后,什么都忘了,一干二净,像泼到地上的水,几天之后,连个痕迹都没剩下。
    这里是“安乐茶屋”,但这个名字下面掩盖的,是一个令人消糜的地方,实际上这是一所场。
    大笨将这个场留给了我,自己和一个去天涯流浪,我虽说不想拣起他留下的烂摊子,但我还是欣喜,因为我终于找到了一个栖息的巢穴,是的,之前我没有地方可去,大笨和他的女人在这间店里快活,我不下几十次被他拒之门外,我终于放弃了,于是我开始游离,有时是在火车站胡乱的睡上一晚,有时则跑到哪个墙角,等醒来的时候总能很惊喜的发现自己的面前多了些面值很小的硬币,但我仍然感谢,哪怕我被他们看做乞丐,哪怕我失掉了尊严。
    当然不要以为这种生活是顺利的,我常常要遭受别人的凌辱,在车站会被面目可憎的治安人员赶出来,在墙角会被那里的“老住户”驱赶走,过着人不如狗的日子,当我看到那些穿着华丽的人们各自牵着同样趾高气昂的狗时,我就是这样的感觉,那些畜生看到了我会乱吠,甚至上来嘶咬我,却总是被那些自以为很高贵的主人训斥:你是一条狗,他怎么配被你咬?走!回家吃肉去。
    我当时就想大哭,肉,多么奢侈,现在让我嗅上一秒中我都会觉得世界是那么美好。
    --二头!
    我发现我的眼睛已经模糊了,可还是要应对这些自甘堕落的人:哎!什么事儿?
    叫你妈的给我拿点喝的,你聋子啊?那人上来就是一耳光。我一个趔趄,手中的茶壶坠落与地面碰发出一阵清脆,我希望我是茶壶,消亡了,该多好。
    我已经学会了隐忍,受再大的苦,也要忍。
    你看看,这不给您倒来了嘛,给打碎了。我再给你盛一壶去!
    丫的!谁喝你这破茶!去!来瓶酒。
    ……是什么…… 我等待他说酒的牌子。
    什么贵拿啥!一口的腥臭扑面而来,我很痛苦的皱眉,说好的,您……稍等。
    我想这个人命中和我犯克,他是我当之无愧的客星,自从我来到这间场以来,他就一直在跟我作对,其实在大笨走的时候就很庄重的警告过我,要小心他,我想,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个应该叫龙封。
    我听过他跟那帮抽烟的兄弟们介绍自己:我叫龙封,神龙的龙,封神的封。 总之就是和神仙挨上了边。
    我也认识了他,水龙头的龙,封印的封。……呵呵,真是好名字。
    应付完了龙封,我又坐到了柜台里,这时,一个女人破门而入,既而就是破口大骂--姓龙的你娘的还要脸不!赶紧他妈妈的给我滚家去!然后我就意识到了什么,随后就看到龙封从桌地下爬出来,额头上有细密的汗珠,低声下气的说--哎。
    然后就被那个女人捶捶踹踹的弄出去了,他经过我这里的时候,正在喝水,看到他的样子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忽悠老百姓?白癜风治的好嘛,我把水都吐了,而且还是吐到了他满是肥肉的脸上,他面露凶光,低骂--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我绅士的鞠了一躬,说,今天的茶钱就先欠着喽。他似乎还想说什么,被他的女人骂了一句,就诺诺地出去了。我更是哈哈大笑,但嘴巴还没完全长开,女人就用她的长指甲扣了我一下--嚎啥!
    我立刻住嘴。
    后来听那些徒私底下议论,那女人是她老婆,动用了私家侦探来调查他,最后知道他来这里钱,还有……
    他们看我过去送茶的时候,就立刻闭嘴,并把我轰打出去,我倒是一点都不生气,因为他们都是一群软骨头,女人来的时候屁都不敢放。在老子面前装英雄?呸!
      
    {现在}
    事实上只有老三还拖着下巴仔细听着我的讲述,月光透过来,我看他突兀嶙峋消瘦的样子,眼神里承载着月光,我说,你的眼睛很亮。说完,老三却立刻闭上了眼睛。
    大家都睡着了,甚大的鼾声不得不使我中止了我故事的讲述,其实这也是我希望的,因为在我讲述的过程中,才真切的感到疼痛的剧烈,我想我自己当时真是年少和茫。
    老三打了个哈欠,嘴巴里也是一股臭气,涌入我的鼻腔。我现在已经习惯了这种味道,他说,晚了,我也睡了。说完就倒下,随即鼾声就开始飘升。
    我看着在月光下那一群一群的人们,无依无靠的躺在地上,在冷光下身影格外寂寞和清凄。鼾声犹如被风吹拂的大片大片的麦田,此起彼伏。
    我并无睡意,小心地移挪到墙角,生怕惊醒了这群可怜的人儿。月光打在脸上的感觉是凛冽的凉意。
    我没有怅然和孤单,因为我清楚,不远处--住着另一个人。
      
    {回忆}
    龙封这段日子里似乎总是没有出现过,场里新来了个伙计,叫沙子。我知道这不是他的真名,他说就这么叫他吧,这样叫他他觉得很舒服,我听完后一口气叫了五遍沙子。
    沙子天真的脸立刻就笑了。沙子应该比我小,因为他的脸上有着我没有的无邪,我的脸在外人看来是麻木的,没有表情,有点冷血的错觉,下巴上的胡子似乎从来就没刮过,但也似乎没有长过,沙子没事的时候跟我聊天,说大哥,你真成熟。
    我说是长的很老吧,他就不说话,脸上变红,抿着嘴笑,像小女孩一样。他这样的年龄应该去上学的,可他却来到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还央求着我收留他,大笨走的时候说这里由我全权负责,我感觉到我有这个权利,我就说,那就在这里干吧。
    其实大家都知道这间热闹的茶室下掩藏的是什么,沙子也心知肚明,我时常会劝他离开这种地方--
    你应该去上学的,有谁用过白癜风的饮食调理病情来这里打工干什么?
    --上学…… 每当我提起上学的时候,他的眼神会很沧桑,与他年轻很不相称。
    我想我已经猜到了一些,因为家里贫穷,上不起学的缘故的吧,这样的人很多,多的都来不及可怜。我对沙子也没有这种怜悯,只是时常会对自己说,既然来了,就在这里干下去,就像那句什么话来着?--既来了,就安这儿。
    --我也没上过什么学。
    龙封在销声匿迹了几天之后,终于又重新在安乐中现身了,样子还是很豪壮,虽然脸上贴了几个创可贴,虽然拄着一个拐杖,虽然手臂上还有一块淤青。
    进门就大喊--兄弟们,大哥回来了。我估计他还以为仍会有很多人来响应:大哥好!可事实却往往出乎了他的所料,场中似乎没人看见他,他也对这意外的冷场感到了前所未有的不适应,既而就转变为了愤怒,我见他的面色不佳,连忙对沙子说,我从后门出去一下,一会回来。沙子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对龙封怒目以待,拳头攥的死紧,手指的关节发白,我心里一惊,想劝慰几句,询问几句,但时间似乎已经来不及,只得作罢,从后门仓皇而逃。样子狼狈不堪入目。
    我现在是真正害怕龙封了,他前些日子的那句话我现在想想还心存恐惧,当时自己没有考虑那么多,更没有料想到他还能活着出现在场,如果龙封还是个说话算话,有仇必报的人的话,那么……要吃它就得为它去皮
    我没敢往下想,抱头逃窜,仿佛龙封和一帮彪汉就手持家伙,气势凶凶地朝我追来。
    逃跑了一天,饥肠辘辘,我没有身上带钱的习惯,所以一直忍受着饥饿,直到夕阳躲了下去,去侍奉地球那一边的人时,我才缓移疲惫的步伐,往“安乐茶屋”走。
    刚把脚放到门口的时候,我就隐约察觉到不对劲了--死一般沉寂。全然没有了平常热闹的氛围。
    慌张的走了进去--一片颓唐之景,能碎的东西都碎了,屋子里面一个人都没有,沙子也不知了去向,我内心打鼓。无心收拾残局,只是坐下来,等沙子回来。或许他不再回来,但我也得等。因为希望的火光还未完全泯灭。
    天幕越来越黑,最后还是有一个高大的人影出现在了门外,我歇斯底里叫喊,尽管我不敢确定,那人是不是沙子。
    手臂上是绷带,里面的血色蔓延,脸上红肿。
    --是沙子。
    我叫他坐下,他哎呀了一下,我问怎么了。沙子皱眉,根本就说不出话来,我撸起了他的裤子,看见腿上还有深深的刀伤。
    他有点断断续续地说,老板,你走了以后,那人…就开始找你,看你没在,还…扬言要砸了场子,我气…气不过,就和他打了起来……
    我知道了!知道了!我大声打断他的话--沙子,你别说了。然后只是告诉沙子,去好好休息,我把他带到我的卧室,给他敷了毛巾,害怕伤口感染而发烧,他倒是一味的谦逊,说不用了,我身子好。
    坐在他床前,看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话:老板,那群人我把打了以后,就砸场子,我制止,他们就把我踢开。场子被他们砸的……几乎什么都不剩了,有个人见我可怜把我送医院去了……
      
    那一夜,我们都没睡,我在心里咒骂死不了的龙封,沙子一直再哭,想不到他俊朗有着这么年轻勇敢的心,比我勇敢。
    之后的两天,我暂时关闭了场,很多人都在外面,想进来解解瘾,都被我轰走了,很庆幸的是,龙封没有再来,动用了很多资金,把需要的东西又都安置上了,到了第三天,才迟迟开业,而这一切都是我一人完成的,没有让沙子动,他的伤口在渐渐愈合,我自己去了医院,给他开了点不知见不见效的,看他一点点喝下去,心里是感激,感激他拼死保护场子皮癣患者能吃的避孕药有副作用吗,他告诉我自己以后会还我药钱,或者在他的眼里,我始终是个外人吧,而现在沙子在我眼里,却已经改变。
      
    {现在}
    我今天没有出去跑步,自己一个人呆着,想我的过去,想我颓唐的过去。用一片玻璃茬子在墙壁上刻字,“正正正正正”。刻满了,我就可以蜕变了。
    阳光还是出来了。并没有因为黑夜的漫长而躲藏,它是那么的负责。
    谁都不及它。
    老三一回来就满面红光地对我说,大哥,我看到她了,你给我讲讲你们的事儿吧?
    这次我没有推卸,我想我要真的重新梳理一下,我们错乱的情结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X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

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只用100元存款刷出20万收入,方法惊呆众人.点击查看...

点击查看查看详情详细
 
 
售前客服-逍遥
售后客服-七大叔
社区交流群:
925031342
群号 925031342
工作时间:
8:00-22:00
官方微信扫一扫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