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风格
开启辅助访问 推广赚钱充值提现卡密充值切换到窄版

承诺

[复制链接]
作者:北梦木兮 
版块:
k77社区广而告之专区-信息发布栏目 购物中心 发布时间:2018-11-9 05:02:37
40

该用户从未签到

论坛元老

积分
3750
北梦木兮 发表于 2018-11-9 05:02: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承诺
      
   
    母亲走了,很仓促的走了。
    老大的心里也很难受,不管咋个说,毕竟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母亲虽然已经离开了,可却留下了一个非常棘手的难题。
    父亲一直沉醉在悲痛之中,还无法相信老伴真的去世的现实。
    过了一段时间,父亲的心情渐渐的好转了些。于是,他便开始静下心来思索一些事情了。因为,老伴的突然离去,让他感到十分的惊悚和后怕。老伴没有留下只言片语,也让他忽然的觉得有一个问题已迫在眉睫了。这就是既敏感又现实的遗产问题。自己也已是七十好几的人了,犹如一只风中之烛,不定哪天就会熄灭。
    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对此,他是早已经无所畏惧了。他所担心的是万一啥子时候,自己无声无息的走了,若是老大和老二为了财产跟小儿子过不去的话,他就是到了那边,心里也不会安宁的。必须趁现在自己还有口气,把这件事给摆平。不能留下任何后顾之忧和遗憾。
    其实,说起遗产,蓬家荜户的也不会有太多。一套三室一厅的住房,按目前的市价也就在二十万多一点吧;存折上有三十万的存款,仅此而已。
    三个儿子,老大和老二由于历史的原因,从小被寄养在老家的外婆家。都长大成人了才回到了他们的身边,却始终也没有感情。平时,除了逢年过节的就再没有什么往来了。彼此间很是生疏,几乎形同路人;甚至期间还闹过许多的纠纷和不愉快。
    只有老三是他们一手带大的,且现在都有家有儿子了,还和他们住在一起。他们在对待三个儿子的问题上,一直都不能把一碗水端平。在他们的心目中,只有这个老三才和他们亲,才是他们的心头之肉。至于那两个跟没那回事似的,很多时候都淡忘的一干二净的。
    过去了的恩恩怨怨都不说了,就这次老伴的去世,三个儿子都帮了大忙的。他们是穆斯林,把过世的人叫“无常”。无常后便要通过“清真寺”的阿訇主持葬礼。回族的无常者是被用一个叫做“银匣子”的抬到回民墓地土葬。
    老伴出葬的那天,正好头天才下了雨。且通往墓地的路本来就是凹凸不平的泥土山路,再加上被雨水一泡,就愈发难走了。而更惨的是载着“银匣子”的汽车开到半路上却息了火,这真是雪上加霜啊。无奈之下只好用人抬了。几个儿子和请的一个司机抬着沉重的“银匣子”艰难的走着,好几里的路程不说,还没有多余的人替换。他跟在后面心疼的只掉眼泪,又帮不上忙。
    这个情景一直在他的眼前浮现,不能不让他萌生了几许的感动。也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关键的时候,还是血缘亲啊!别人都是靠不住的。
    基于此,父亲在遗产的分配上考虑了好多天,才有了清晰的方案。他决定把现在住的房子留给小儿子;存款拿出二十万平均每人五万。至于自己这样的安排,老大和老二能不能够接受,再说罢。
    这天傍晚,他把老大和老二都叫了回来。老三休息,也正好在家。
    父亲为此还准备了一桌好菜,买了一瓶好酒。
    尽管他已多年没喝酒了,但,他还是给自己也倒了一杯。然后,破天荒的给几个儿子轮流的倒上。
    他举起杯,态度和蔼的说:“前些日子,你们妈的事,让你们劳累和辛苦了。当老汉的敬你们三兄弟一杯,来。”
    老大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坐在那里。老二一听父亲这样说,就觉得有些不妥,说:“这是当白癜风患者的饮食儿女的应该做的。要说敬也该我们一起敬你才是。”
    父亲依然面带微笑的说:“我这可是发自内心的,大家喝一口。”
    几位这才端起杯子与父亲碰了一下,各自喝了一口。
    父亲放下杯子,说道:“今天请你们回来,是有件事要跟你们商量。”他略微的停顿了一下,用不经意的眼光扫视了一圈后又接着说:“你们妈走了,我啦,也是今晚脱的鞋子,还不晓得明天能不能穿的人了。二天我不在了,这个世界上就你三兄弟最亲了。我希望你们以后能够和谐相处。不要为了一点个人的私利,而闹得怨怨不解,斗得你死我活的。所以,我想在我的有生之年,把有些话交待清楚。先说断,后不乱嘛。”
    急性子的老二又坐不住了,他豪爽的说:“爸,你是担心我和大哥二天会跟老弟争遗产?你觉得我们会这么做吗?”
    父亲没有理会,而是按着自己的思路继续说:“在你们三兄弟中,老三混的最遭孽。在单位上认劳认怨的干了几十年,到头来,连套房子都没混上。所以,我想把房子留给他,你们两个不会有啥子意见吧。”
    老大仍然稳稳的坐在那里,就像是在听别人的事。
    老二心直口快的笑着说道:“爸,这怕是有点不公平吧。不是我跟老弟争,总不能一点都没我们的份吧。”
    父亲也不动气,这似乎在他的预料之中。他一摆手,说:“我还没说完,手心手背都是肉,我不可能不考虑你们。你们都有房子住,就不要跟你们弟弟争了。你们总不能看着他一家人在院坝坝生活吧;再说了,我活一天也还是要有个住的地方呀。你们妈生前是她在管家。她走后,留下了一个存折,有二十万块钱。我决定我们四人平分,一人五万。”
    老二的心开始有些沸腾了,一下子变得高兴起来。他连忙说:“其实,我们也不是这个意思。爸你以后用钱的地方还多,我们就少分点吧。”
    父亲说:“别的也不多说了,就这么定了。你们要是都没有啥子意见的话,我们明天就去律师事务所签字公证。至于钱啦,现在还没到期。等到了期后,我马上就给你们。”
    老二说:“我看签字公证就不必了吧,我们听你的就是了。”
    父亲说:“这不是哪个不信任哪个的问题。现在是法制时代,公证一下,对大家都不是件坏事。老大有没有啥子意见?”
    老大的表情显得有些冷峻,令人感到难以琢磨。他见父亲问,便摇了摇头,算是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郑华国回答了。
    老二回到家里,老婆依然是一张冷脸。见他回来了,转身就进了卧室,并重重的把门关上了。
    最近,老婆和他正在闹离婚。过去,虽然也闹了几次。可闹过就算了,这次却不一样。他看得出来老婆这次是王八吃秤砣   老婆嫌他下岗后一直呆在家里,也不出去做点事,找点钱。眼看着女子要高考了,他也不着急。一日三餐,吃喝拉撒,就靠老婆一个人每月一千块左右的工资。掐着算着的过都不说了,女子若是考上了大学,拿啥子供她。
    老婆经常在他面前说的一句话就是:“嫁给你,我算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老二的家已经面临着崩溃的边缘,尽管大哥隔三差五的接济一下,可那也不是长久之计啊!而他每天除了把自己往死里喝酒,别的也没啥子更好的办法了。
    也是老二命不当绝,家不该散。父亲刚刚许下的五万块钱,犹如一根救命的稻草,似一场久逢甘露的及时雨。让他看到了生活的希望,他又有了在老婆面前显摆的资白癜风有什么偏方吗本了。
    于是,老二推开门走了进去。满脸堆笑的一把抓住老婆的手说:“老婆,这下我们可以不离婚了。”
    老婆非常冷漠的甩开了他,说:“你搞啥子,离我远点。”
    他又试图去拉老婆的手,又被甩脱。
    “真的,你要跟我离婚,不就是嫌我没钱吗。现在,我有了……”
    “你有了,在哪里?你拿出来让我看塞。”
    “我发财了,发大财了。”
    老婆以为他谭了,说:“大白天的你在做梦吧?你捡到大人包包了。”
    老二得意的:“你说对了,我还就捡到大人包包了。”
    于是,老二便将遗产分配的事说给了她听。老婆的脸色一下子变的阴转多晴,激动的
    一把抱住他,说:“五大五万啊!哎哟,这下我们就用不着发愁了。”
    老二故意逗道:“还跟我离婚吗?”
    老婆抱紧他,并在他的脸上狠劲的亲了几下。
    “不过,你先莫高兴的太早了,还不晓得拿不拿得到。”
    老婆一听就急了,说:“不会吧,吐到地上的口水,未必还能沾得起来嘛咋个的哟。”
    老二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但愿老汉不至于失信吧。”
    或许是太兴奋的缘故,老二都上床好一阵了,却始终睡不安稳。他想了很多、很多,直到天快亮的时候,他才睡着。
    第二天的上午,父亲和几个儿子约好的在“金盾律师事务所”门前等。
    老二一早就来到了老大的家,一见面就急不可耐的说:“大哥,我觉得有些不对头。”
    老大不急不慢的反问道:“你啥子意思?”
    老二说:“我昨天回到家里后,越想越感到有问题。一,老汉只说喊我们去签字公证,我们连公证的内容都不晓得。其二,老汉的承诺像是个空头支票,不晓得啥时能兑现,兑不兑现。再说啦,那存折我们也没见到,二十万是老汉自己说的。究竟有好多,也只有他才清楚。我们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把字签了,回过头来,老汉若是赖帐,我们两兄弟可就当了一回冤大头了。”
    老大冷冷的说了一句:“其实,老汉这是多此一举,他完全没必要这么做。说白了,他是不信任、不放心我们。”
    老大想必已经猜测到了公证的内容:无非是让他们三兄弟放弃,而由父亲一人继承妈的那一半财产。这样以来,他便拥有了全部财产的支配权了。可这毕竟是他们家的内政啊!跟他和老二又有啥子关系呢?为啥子非要把他们给拉进去呢?
    哦,他明白了:妈走的太匆忙,没来得及留下遗嘱。老汉显然是担心他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发生,所以……他想,这是父亲急昏了头。等他反应过来后,他必然会食言的。
    然而,这些话他又不能对老二明说,怕他急性子上来不定生出啥子乱来。
    为了让老二有个心理准备,他只淡淡的说道:“我们若想拿到这笔钱,恐怕要费点周折。”
    老二:“这么说,他是给我们画了个饼,是忽悠我们的。其目的就是骗我们去签字的。”
    “也许这并不是他的初衷。可毕竟是十万块钱啊!”
    “大哥,你这一说,我心里就更没底了。看样子,钱我们是要不到了?”
    老大:“钱乃生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他要是给呢,我们就要。他要是不给呢,我们也拿他莫奈何。”
    老二:“大哥,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要晓得这笔钱对我来说那可是救命的钱啊!你弟妹整天里拗到跟我闹离婚,你侄女又要考大学……”
    老大看了看老二,同情的:“我晓得,我心里有数。”
    “连你都不敢确认,恐怕这事还真的悬了。不过,我又一想,老汉是不可能跟他的亲生儿子耍阴谋做套吧。”
    “很难讲。不过,给与不给,我想他总要给我们一个合情合理的说法吧。”
    “大哥,那你说我们还去不去?”
    老大:“去,为了老汉能睡个安稳的觉;也为了你。”
    老二:“好吧,大哥,我听你的。”
    老二不能不听大哥的。他觉得自己的头脑连大哥的十分之一都不如,大哥的智商高不说,且城府很深。他清楚,要想算计自己是很容易的,可要想算计大哥却很难。所以,他便把希望全都寄托在了大哥的身上。
    两兄弟一起出门来到了“金盾律师事务所”。这时,老汉和老三已经早早在那等着了。父子四人没有任何寒暄,径直上了二楼。

相关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X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

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只用100元存款刷出20万收入,方法惊呆众人.点击查看...

点击查看查看详情详细
 
 
售前客服-逍遥
售后客服-七大叔
社区交流群:
925031342
群号 925031342
工作时间:
8:00-22:00
官方微信扫一扫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