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风格
开启辅助访问 推广赚钱充值提现卡密充值切换到窄版

白 事

[复制链接]
作者:冰雪融化f 
版块:
k77社区广而告之专区-信息发布栏目 微商专区 发布时间:2018-11-9 21:34:30
40

该用户从未签到

论坛元老

积分
4163
冰雪融化f 发表于 2018-11-9 21:34: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白 事
  

  白 事

  ——hz

  

  

    

    

  2006年冬至的早晨,天出奇的晴。河西乡下一户树木环绕一砖到顶的新房子里,人们起来的特别早。冬闲时节寒冷的早晨,正是乡下人在热炕头上最舒服的时候。起得早的人家,除了几个睡不着觉的老汉,不是要赶班车出门,就是家里有什么事情。老于家没有人出门,而是老父亲躺在白癜风能根治吗炕上十多天粒米不进,全家老小都围着老人心。父亲病到今天,已有三个多月,住过三次院,第一次住院就下了不治之症的定义。后两次住院也只是补充点营养,输了点儿血,对治病毫无帮助。这次危重,就没有再到医院,义雄和姊妹在得到父亲不行了的消息后都赶回父亲身边。大哥看了两天,看着一时半会还不会咋样,昨天才回到县城,说是把父亲过世后要用的纸幡等做好了准备过来。义雄早早醒来,到父亲屋里看。父亲罕有地安静地睡着。问值守的弟弟义武和小妹,说一夜都安稳,给翻了两次身,喂了点儿水。义雄稍有安慰。要知道,这些天父亲一口粮食吃不下去,也不让输液,人早就熬得皮包骨了,近几天更是连觉也睡不成。前一天晚上自己和二妹值守,父亲几乎没有安稳地躺下过2分钟。刚翻过来就说不好受,让把他翻过去。一夜下来,父亲痛苦得直皱眉,一再说咋还不死。还对义雄说,娃子啊,咋 不给我想办法。义雄和二妹当然也没有合上过眼。到了昨天下午,父亲的痛苦似乎到了极限,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用咧嘴皱眉的动作和渴望的眼神表达着自己的难受。见此情景,义雄就和弟弟商量,找医生来打个针,能让父亲少点儿痛苦也好。可是,不对啊,义雄心里有些嘀咕。昨天的针,药效早就应该过去了,可是父亲却还没有一点反应。义雄心里的不安一点点加重:冬至,这个至,该不是预示着什么吧!

  吃过早饭,小姨娘小姨夫过来看父亲,带着些煮好的豆浆,想让父亲喝。父亲深沉地呼吸着在炕上鼾睡,姨夫就说今天还不错,能睡着了。义雄说这是打了针的效果。就告诉姨夫姨娘说昨天医生打了一针安定,说的效果大约只有几小时,估摸着到晚上12点能醒,但一直到现在还睡着。看着父亲的安静,大家都沉默不语。义雄默默地拿来凉开水,用棉签蘸着在父亲干了的嘴唇上拭一拭,又把牙上擦一擦。姨父就对义雄说,豆浆凉了,你老子也喝不成,你就喝了吧。义雄没有食欲,就端给在南屋的母亲。姨娘过来说,你爹没事,好多天没有休息了,多缓缓才能醒来吧。就邀请大家过一会去吃冬至的猫耳朵。母亲说,到时候你们都去,我看着你爹。

  父亲快落下气的时候,义雄刚刚挖完茅坑走进后门。从姨娘家吃过饭,义雄忙着赶回来看父亲。看父亲还一点没反应地呼哧呼哧地睡着,义北京中科白殿风医院雄就添拉萨最好的白癜风医院了几分担心。弟弟妹妹伏在父亲的头边呼喊:爹,爹--父亲象是听到了似的,眼皮稍有反应,但还是睁不开,身子也动不得。义雄就怀着一些期望想,或许过会子能醒来吧。想着刚刚去茅房见茅坑都满了,就穿上大褂去掏粪。还在挖出最后一锹粪,把锹杵在地上喘气的时候,义雄就有了些感觉:完了。什么都准备好了的时候,父亲才能安心地离开吧!想到这里,义雄心里酸酸地难受。在过道里放下锹,正在打扫身上的土,就听到前屋里一阵慌乱,小姨的声音尖锐而急切:义雄,快,快,快来看,你爹象是“拉匣”呢!顾不得再拍打,义雄扔掉罩在毛衣上的大褂,一步跨上新厨房的台阶,穿过过道走进父母的房间。门开着,一家人全挤在炕下边看着,邻居大有叔也紧张地赶进屋里,挤到炕沿下。义雄进屋一看,父亲已经只有出气没有了进气,就明白了。他招呼弟弟义武,看着时间。小姨父看着大家说,都出去吧,不然收不了气。大家跟着出门在走道和中堂客厅里站着等。义雄和义武并没有离开。他们紧张地找出父亲的罩衣往上套。衣服本来是穿好的。五天前,父亲就要求把他的衣服都穿好,怕半夜死了人不知道,穿不上衣服。穿上两天了又觉得裹得难受,才把罩衣脱下来。刚刚穿上衣服,父亲最后一口气就咽下了。义武把表递给义雄看,指针指向14时45分。进屋的姨父向门外说,人过去了。一房子的抽泣声立刻就宏大起来。义雄却没有一点伤悲的情绪,脑子里紧张地想着父亲的后事,用手最后把父亲的还稍有些肿胀的脚穿进棉鞋里,拿红头绳扎紧了周正地放好。跪在炕上大半天,义雄站起来用相机拍下了父亲躺在炕上的遗容。望着镜头里父亲深眠着的面孔,还有眉头上残留着的痛苦的痕迹,义雄就想起父亲最后10天来的每一天的状况,心里头也随着父亲的解脱而解脱。义雄跳下炕,招呼义武和姨父以及大有叔一起把几天前已和大哥裱好的棺材抬进中堂。棺材一放,中堂就有些逼仄,四周仅能过一个人。新房子就是这一点,没有土房子堂屋里那么宽敞。棺材盖反着放在长沙发上后,几个人就七手八脚地撕着明黄色的褥子的边儿把父亲从炕上抬过来放上。姨父说,人放凉一点再放进棺材,再说,还应当让高工过来看一下怎样入殓。义雄说,等一下我们自己入殓吧,高工也是那样,都是把人放进去,最多搞出个花样罢了,麻烦。

  走出中堂,穿过大门玻璃,义雄才注意到刚才还红红的太阳已经失去了灿烂,大片的乌云不知啥时候占据了半个天空。西风也不失时机地呜咽,灰白着脸色的白杨树杆在在风里啪啪作响。小院里刮得到处是草枝烂叶。望着一片随风飘荡的树叶,义雄不由得一阵揪心。

  他赶到母亲呆着的屋子里。妹妹,小姨还有几个邻居女眷陪着母亲一起落泪。义雄望着母亲憔悴的样子,心上百感交集。但他只能劝慰母亲。妈,您也得节制。父亲也是没办法的事。于其受罪,还不如这样。又嘱咐妹妹,你们该干啥 干啥,还没有空这样啊!弄上些东西叫妈吃上。回到父亲住过的房子里,义武和姨父及大有叔都默默地坐着。义武一脸的伤感。义雄顾不了那么多,招呼义武商量接下来的事务。给大哥以及叔叔们的电话在父亲刚离开时就有妹妹打过去了。按照之前的预想,兄弟两人边想边列出了下边的各个事项:请主事东,请高工,确定厨师;父亲从明日起放三天,明天请人,购物;后天吊唁,大后天下葬;联系用车,找人打墓穴,借好招待用的桌橙碗盘。义武拿过单子看了看,说先就这些吧。正说着呢,大哥和儿女,拉着部分花圈和纸幡,还有准备为他的母亲拾骨的红漆匣子回来了。

  已经入殓的父亲安静地躺在棺材里,义雄陪着大哥烧了纸后,绕着棺材看了一圈,才把棺材盖合上。回到屋里,义雄就向大哥汇报了拟进行的事项和安排。大哥没有异义,就说给父亲作了最好的纸幡,其他的纸人纸马什么的就按你的意见没有弄。义雄说行了行了,那些东西都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纸幡是父亲念叨了的,做好就好。等回子高工来了我们挂上去吧。

  正说着呢,高工的摩托声已经到了门口。电话过去也就几分钟,高工像是等在电话下似的。吴高工40岁上下,蜡黄的面膛上有一股狡滑的味道,脱下大棉帽时弄得乱糟糟的头发下,是一双特别活泼的眼珠子,上唇上留着稀疏的两撇胡子,鼻孔下一点鼻涕在灯下反射出一点亮光。他提着一个黑皮革包,挟着一股寒风走进屋来,一屋子的人都起身迎接。高工接过递上的烟刚要点着,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先给老人家上个纸吧。就由义武陪了出去。

  吴高工进来,大大咧咧地坐在沙发正中。接过递上的烟点上,拧了把鼻涕抹在鞋底上。大哥代表全家向高工表示欢迎,介绍说具体事让义雄说说。吴高工眨巴着眼睛还没有顾上说话,义雄就开口了:大哥欢迎过了,我就不再重复,一个意思,请你帮我们把父亲的事过好。我们的安排是,25日下葬;期间每天晚上念一会经,天冷,半个小时足够;《忏悔经》我们已经念过了,今天请你念点儿《明路经》什么的,送葬的时候吹一吹。听了义雄具体而又确定的口吻,吴高工心里老大的不痛快。丧事,乡下的丧事都是由我们高工说了算的,啥时候成了你主人家定了的。这些在外边吃粮的人!心里这样想,但说出来的话还是委婉的:这个,呃,时辰,嗯,念经,我得看看,我先看看。另外明天还得去看看坟的方位。他合上双眼,正襟危坐,两只手搭在一起摸摸索索,嘴里咕叨着。义雄和大哥义武对视了一下,屋里其他人都默不作声。这时候,村上支书和组长一起来了。义雄弟兄连忙起来,接受了他们的诚挚慰问和亲切的握手,然后一起陪着再到中堂烧纸磕头。邻队的堂兄弟以及亲朋也来了一些,东厢房里沙发上、炕沿上都坐满了人。

  书记组长坐下抽烟喝茶,灯下的高工仍然没有表情。义雄出门招呼几个兄弟一起把小院用帐蓬搭严实了,又把炉子抬进来架好。电线是现成的,一个大功率的灯泡也很快亮了起来。看看时候不早,义雄回到屋里就问高工,咋样,有什么问题。吴高工长长地出一口气,有些深沉地说,我算了一下,老人家不是一般的人,去世的时辰好。所以,也得配上好的日子安葬,放到25日,既不符合3、5、7的贯例,也不是什么好日子,我看还是放到5天上合适;入坟的话,好像也有些毛病,老人不是一般的人,现在这个时节,合不上啊!看着有些像《林海雪原》里杨子荣手里的栾平样儿的高工,义雄心里不知道是觉得滑稽还是愤怒。他早就知道高工神婆们的这些装神弄鬼的把戏,他本来是不想弄这些的,只是考虑民风民俗,还有父亲临终前的嘱托,才找他们过来,现在看着吴高工的表演,他的话不由得喷涌而出:吴高工的话不错。但神有神道,人有人道 。父亲一生平坦,生前我们尽心了,让他过好了,去世了让他入土为安就是个大原则。今天起放3天时间,来不及准备招呼大家吃喝,完不成父亲遗嘱中让大家吃好的意愿,所以今天不算,放上3天;规矩是破了点儿,但规矩是人定的,您说好它就是好;再说,按西方的说法,25日就是圣诞节,也算是好日子呢!至于入坟的问题,没有什么考虑的,人死了不入土,就安稳不了,折腾父亲,不是我们的意愿,想来老天也不答应呢!至于能不能配这个季节什么的,就是您高工大人的事,还是请您找神灵他们给圆满一下的好!当然,如果您这儿弄不了,我们就只好另想办法了。吴高工听着义雄当着众人义正辞严的话,脸上一阵白一阵红。到底是书记经过的事儿多,一看就知道高工的意思和主人的想法,就上来打圆场:义雄说得好!老人的意愿不能违。当然,吴高工从另一个角度考虑,从习俗风情来说,也是为老人着想。虽然有些问题,但我想以吴高工的道行,一定能弄好的,你说呢!说完瞅了一眼高工。吴高工本来是想故技重演,把在其他人家的手法拿来摆一摆谱公益中国爱心救助定点医院,说得好,多上点钱,说不好,把人寄厝在坟外,来年还能做一场法事,来一笔收入,可是这家人实在不好惹,得,就坡下驴吧。哦,噢,是是,书记说的对,义雄说得好,能行能行。我们弄不好这点事,还算个啥。行,咱干脆点,就说好25日下葬,从明天算能成,也是3天嘛。入坟的事,明天我到坟上再搓合搓合。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吧。高工们的嘴,活的能说死了,死的能说活,见人说人话,遇鬼说鬼话,义雄第一次有了最直接的感受。我们现在把招魂幡拉起来吧!吴高工招呼着,于是大家行动起来。下午姨夫和堂弟已经在冻土上刨开了一个洞,近十米的木头杆子也早就准备停当。当下吴高工找出家伙,嘀嘀嗒嗒地吹起来。义武从中堂父亲的棺材前点了一个火把,大哥拿起放在棺材上的招魂幡小纸旗举着跟在后边,一起到了房子前边的大空地当间,在木杆拴好拉绳,竖起木杆,大纸幡就扯了起来。妹妹们抱来一大堆柴禾放在大幡前点着,吃的喝的纸钱火香烧了好多,算是给父亲到阴间的第一顿晚餐。临了,义雄又招呼着姊妹兄弟侄儿侄女们一起围着火堆跪下磕了头。直到这时,义雄才知道天已经暗下来,星星也一闪一闪地望着他们了。

相关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X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

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只用100元存款刷出20万收入,方法惊呆众人.点击查看...

点击查看查看详情详细
 
 
售前客服-逍遥
售后客服-七大叔
社区交流群:
925031342
群号 925031342
工作时间:
8:00-22:00
官方微信扫一扫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