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风格
开启辅助访问 推广赚钱充值提现卡密充值切换到窄版

疯狂的人儿

[复制链接]
作者:姐狠低调 
版块:
k77社区广而告之专区-信息发布栏目 友情链接 发布时间:2018-11-10 03:16:27
40

该用户从未签到

论坛元老

积分
16794
姐狠低调 发表于 2018-11-10 03: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他死了,但这种耻辱将留存人间。
      
   
    疯狂的人儿
      
   
    冯娜的三十一岁生日,本来不打算请朋友一块过的,因为她有一个古怪的观念:女人一旦过了二十岁的年纪就很怕过自己的生日,一过生日就像是在提醒自己你又老了一岁,何况她现在过的是三十一岁的生日。可是朋友们却都记得她今天是三十一岁,大家从早上就开始打电话向她祝贺生日快乐。其实她一点也不快乐,相反总疑心那些女性朋友是在讥嘲她的年纪又变老了一岁,再漂亮的花也是一朵快要凋谢的花了。但她只能窝火,不能对别人发泄,因此上班到下午后,她就有点便泌了。幸好她的丈夫给她送来一大束鲜艳的玫瑰花,使她的心情得到一份安慰,仿佛自己就像一支已经授了粉的花朵,虽然到了凋谢的年纪,但凋谢之后就是果实;而不像某些已经奔三十的单身女同事那白癜风发病般还是一支未授粉的花,凋谢了只剩下一杆孤零零的枯杆。想到这儿,冯娜的心情变得开朗起来。她坐在自己的大班椅里,还止不住地做了个显得很天真而又自我感觉良好的深呼吸,顿时身上的所有不快乐的情绪就像被这个深呼吸而排解了。
    晚上七点不到,所有的朋友都陆续赶到了冯娜家。在出发的时候,冯娜四岁的儿子戴维,哭闹着也要跟着自己的母亲去参加这个只有大人才能去的生日晚会。冯娜哄了一会儿戴维,但戴维就是不听哄。冯娜一巴掌拍在戴维的小屁股上,说:“你要是再不听话,妈咪今后再也不要你了。”
    戴维哭着说:“妈咪,我想跟你一块过生日。呜呜。妈咪,我我我……”戴维哭得很伤心,抽咽着说不出话来了。
    冯娜说:“哪你就要听妈咪的话,好好呆在家里陪奶奶,不许闹。妈咪回来,给你买绿巨人。”
    戴维用小手抱紧妈咪的脖子哭着说:“妈咪,不要,我不要绿巨人,我要妈咪陪我。”
    冯娜不耐烦了,一把将儿子粗暴地推开,唬道:“你要是还这样不听话,妈咪真的生气了,以后再也不要你了。”
    戴维一听这话,幼小的心灵吓得直颤抖。隔壁邻家的小哥哥伟超的妈咪走了,后来伟超哥哥的爸爸又给伟超哥哥找了个新妈咪,伟超哥哥曾经告诉过戴维这个新妈咪老骂他,一点也不疼他。因此戴维很怕自己的妈咪不要他也走了,然后爸爸也给他找个新妈咪,那他就会变得跟伟超哥哥一样的可怜。他不知道怎么办了,再继续吵闹,要是妈咪真的不理他了,该怎么办呀?他低着头呜呜地抽咽着,显得很委屈。
    这时戴诚推门进来,望着呜咽的儿子,说:“戴维怎么啦?”又朝冯娜说:“你怎么还没弄好,客人们都在外面等着呢。”
    冯娜在戴维的小脸蛋上捏一把,撒气道:“你问你的宝贝儿子,烦死人了。”
    戴维被妈咪这么一捏,小脸蛋像被螃蟹的钳子钳了一下似的火辣辣地痛得他放声哭出来。
    戴诚上前一把抱起戴维,呵斥道:“不许哭!再哭,爸爸将你丢进老虎笼里去。”
    戴维一哭起来哪能止住,哭声更凄厉了。
    冯娜心烦地跑出了门。
    不一会儿奶奶从门外进来,抱起小孙子,哄着说:“别哭,别哭,我们的小戴维不哭,戴维是个好孩子。奶奶陪戴维玩,给戴维讲安徒生的童话故事。”
    戴诚见母亲抱着戴维哄着戴维就趁机溜出门,走到大厅里向到齐的客人们堆笑道:“不好意,小家伙吵着要去。”
    乐怡说:“哪就带他去嘛。”
    冯娜说:“不带,他去了还不吵死了。”
    戴诚说:“好了,没事了。大家就请起程吧。今晚我们要来个一醉方休啊。哈哈……”
    余光文说:“戴诚,今晚我们要好好比比酒量。”
    戴诚说:“光文,到时又别像上次那样,醉得摸错了门。哈哈……”
    众人都为这句戏谑的话哈哈大笑起来。
    *
    戴诚跟妻子冯娜开着蓝鸟轿车载着没有车的冯娜的表妹刘艳,行驶在前头朝阳明山庄开去。夫妻俩的车后是朋友们各自开的私家车,一辆接着一辆,一共有五辆。最差劲的要数吉姆跟自己的妻子陈乐怡开的这辆老掉牙的飞马吉普,它像一个老的掉了牙的老马似的,可怜地在车流如织的公路上为了追上朋友们的车速,不得不拼命地加足马力,车身在高速行驶中像一条破旧的小舟航行在狂浪的海上似的,一路引来无数人的注意,尤其是它那破烂不堪的外壳和尾部排出浓黑的尾气。
    “哦,上帝啊!他们怎么能这样!”乐怡见戴诚他们一路以极速奔去,快要开出他们的视野时,急得大叫道:“你倒是快点,快点!”
    吉姆耐着性子不理她,他讨厌这一切,包括自己妻子的喝令声。此时他感到一个穷人跟富人交友的巨大悬殊和自尊心的受损。但他是一个文化人,一个小有名气的诗人,一个有着被人称之为有着良好素质的知识阶层的人,不可以随随便便地将自己内心的怒火表露出来,他得克制住。是的,他得克制住。就像一个文明人在公共场所,自己的屁顶得肛门发胀时必需尽量克制住一样地克制住。
    “哦,上帝啊!你倒开快点,他们都快不见了,我们追不上了!”乐怡再次催促自己无能的老公。
    吉姆仍然克制住,但脸色已经铁青了,他在心里恶狠狠地骂道:我顶你个鸡儿。这是他小时候常拿来骂人的话,但自从上了大学他就将这句口头禅埋在心里骂,毕竟是个知识分子,言行举止得文明;就像在大庭广众里即使很想放一个屁,也得缩紧肛门堵住一样的道理;如果实在堵不住,放了,只要不是响屁无论多么臭在人堆里也不要承认是自己放的一样虚伪,以此来匹配自己是一名受过高等教育的文化人的身份,这都是生活经历教给吉姆这种知识分子的厚黑哲学。
    “堵住!”吉姆将内心的话下意识地因为紧张而吐了出来。
    乐怡一听,不解地问:“什么堵住?”
    吉姆恼羞成怒地喝道:“闭嘴!”
    乐怡被吉姆这一喝,目瞪口呆,像不认识似的望着刘云涛吉姆。吉姆一脸的铁青神色,文质彬彬的脸上显出一脸的怒气,像要跟谁拼命似的。乐怡感觉受了莫大的委屈,冲着吉姆大吼道:“你冲谁撒气,你这个窝囊废。”
    “你有本事找个好的,我没有铐住你。”吉姆放响屁了。
    “你说的倒轻巧,如今我的青春全被你毁了。我只恨自己当初瞎了眼看上你这个窝囊废。说来说去这都怪你那些臭狗屎不如的诗歌,我真后悔当初怎么就会因为它们而喜欢你这个臭窝囊废。如果人生再来一次选择,我一定要把你的诗歌踏进粪坑里,再也不理你这种无能的文化人。”
      吉姆听到曾经喜爱他的诗歌而爱上他的纯情少女如今变成如此庸俗的女人,最后一点想保持斯文的底线也被彻底冲毁了,他愤怒了。“我窝囊废,现在你的也不是什么好鸟,如果人生再来一次选择,我坚决不会再娶你这个恶之花的卡门做自己的妻子,要不是你总在我的生活里教唆我追求世俗的名利,我的诗意灵魂也不会走到今天沦为庸人的笑柄,如果没有你,今天的我肯定在天堂里与李白举杯畅饮。你过去是我心目中的俾德丽采,现在你知道你在我的眼里是什么吗?你是一个比卡门都要无耻的……”吉姆话到嘴边吞了回去。
    “是什么?窝囊废,我是一个比卡门都要无耻的什么……”
    吉姆疯狂地吼道:“你别逼我,你这愚蠢的变质女人,给我闭上你的臭嘴。”
    乐怡大叫道:“我要离婚!”
    吉姆毫不示弱地回道:“离就离,谁怕谁。”
    “呜呜   吉姆懒得理她,他见戴诚他们的车已经消失在视线里,心里充满了怨恨。他们不等他,分明是没有把他这个贫穷的朋友放在眼里,如今人一富一穷,昔日再好的哥们都变了味。这时他在自己脑海深处突然看到这些年自己为了追求名利,而抛弃的诗意灵魂是那么的弥足珍贵。他恼怒地将车在出口处一拐,心想:老子不去了北京市中医白癜风医院,老子再也不跟你们这些庸人为伍了。
    乐怡见车拐出高速公路,忙问:“你要干什么?”
    “回去!”
    乐怡发泼地去搬方向盘,大吵道:“吉姆,你今天要是不去,我就和你一块车毁人亡。我的职位还指望巴结戴诚他们去帮忙提拔,要是今晚我们不去,得罪了冯娜他们,今后我们俩都得去上街捡垃圾。我告诉你,你的一首诗歌还不一只易拉罐值钱。”
    吉姆大惊,忙推着她大骂道:“你疯了!你这庸俗的女人,我算是看透你了。”
    “疯的人不是我,是你。你以为你那些写给俾德丽采的诗歌能养家糊口吗?你瞧一瞧吧,这是一个物欲横流的世界,这个世界早就没有精神食粮生长的土壤了。你醒一醒吧,放下你这颗清高的头颅吧。”
    乐怡说着发狠地跟吉姆搬方向盘。车子在路上东撞西拐,路上车流如织,有些躲避不及的车辆,刚从这边避过去,却跟迎面开过来的车又差点儿撞上,十分惊险。
    司机停下车从车窗里探出脑袋,朝已经轰隆隆远去的破飞马吉普大骂道:“我割你个鸡儿。”
    夜幕下车灯乱蹿的景象被一名值班的交警发现,他火速骑上摩托车拉响警笛朝肇事车辆追赶过去。
    吉姆发现一个交警骑着摩托车在车窗外向他招手示意停下时,他大感不妙。乐怡看见交警也立即松开手,毕竟夫妻俩都是有素质的文明人,懂得在外人面前要文明礼貌些,免得失了身份。
    吉姆慌忙将车停在路边。交警将摩托车停在车窗边,双腿伸长支在地上。
    吉姆忙从车窗里探出头赔笑道:“同志,对不起!我这车有点毛病。”
    交警从上衣兜里掏出一本罚款收据单,下了摩托车,一边走向车前头去抄牌,一边说:“有点毛病你们还开呀,那好,我得多开一张罚单。”交警说话有点山东口音,大舌头。
    乐怡忙推吉姆下去向交警赔不是。
    吉姆不肯,他毕竟是一个文化人不是一个小商贩,一时半会还放不下面子去求这个交警。
    乐怡见吉姆不肯下去,便自己急忙下了车,笑着说:“交警同志啊。我们这车是二手车,但还没到报废期,只是开到半路上吧,方向盘失灵了。”
    交警说:“哦,你们的方向盘失灵了,夫妻俩就抢方向盘呀。”他走到车前头正蹲下去抄牌。吉姆一急,忙将车头灯给灭了,顿时一片黑,看不清车牌号。交警大叫道:“嘿,你是存心跟我过不去了,是不。”
    乐怡忙上前指着车头灯解释说:“交警同志,这不怪我们。”
    交警说:“哪怪我喏。”
    吉姆急得额头冒汗,因为他想下车,但车门卡住了,怎么也推不开。他大叫起来:“这不怪我!”边说边砰砰地推车门。
    交警听见唬着脸过来,吉姆猛力一推,车门咣当推开了,朝走过来正猫腰想朝吉姆说什么的交警的头盔猛地撞过去。
    交警惊叫一声扑通仰倒在地,头盔裂开,叮当掉在地上。交警指着吉姆大骂道:“他娘的,你有种,你敢袭警,罪加一等。”
    吉姆苦着脸急忙上前去扶交警,说:“我不是故意的。我……”
    “我什么我,有你们好看的。”交警一把推开吉姆捡起掉在地上已经裂开的头盔,看了看骂道:“他娘的奸商,这是什么头盔。”随后爬起来冲着吉姆发狠道:“你什么也不用说了,到队里再说。”

相关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X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

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只用100元存款刷出20万收入,方法惊呆众人.点击查看...

点击查看查看详情详细
 
 
售前客服-逍遥
售后客服-七大叔
社区交流群:
925031342
群号 925031342
工作时间:
8:00-22:00
官方微信扫一扫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