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风格
开启辅助访问 推广赚钱充值提现卡密充值切换到窄版

老师,我爱你

[复制链接]
作者:北梦木兮 
版块:
k77社区广而告之专区-信息发布栏目 广告服务 发布时间:2018-11-10 14:37:22
50

该用户从未签到

论坛元老

积分
3752
北梦木兮 发表于 2018-11-10 14:37: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老师,我爱你
      
   
    终于,一切都结束了,警察早上撤离了,得出的结论就是疲劳过度的猝死,就这样,一个活生生的人离开了。前一天还信誓旦旦的说着未来,而后一天,人就已经睡在停尸房里静静地等待着来生。可然坐在他的床畔,他的被褥早被带走准备烧给他,是怕他在那里冷,他一向都怕冷,还记得秋天的颜色更重些的时候,他就早早地套上了厚厚的毛衣,可是,他却永远保持着春天般的笑容对每一个人,尤其是可然,每每见到她时,他都会倒一杯热茶放在她的手心里让她唔着,他说,人的手脚暖了,身体才不冷。可然反对他说,人的心暖了,身体会更暖。他说,我说的是医学道理,你说的是诗。可然望着他笑骂他医生疯子,无法沟通,他则气可然说,有本事永远都别生病,天天念诗去。
    但是可然还是经常会生病,一年感冒发烧个十几次都是小意思,胃疼,头疼也不在话孕中也要进行一些胸部的护理哦下,他说可然上辈子一定是药罐子变的,肚子里只能装药。
    现在,可然咳嗽了,可是,他再也不会点着可然的额头骂可然小药罐,再也不能边往可然嘴里塞药边怪可然不听话,因为,他现在睡了,永远,都不能再醒来。
    可然从钱包里拿出他的相片,抚着他削瘦的脸,那时候他就已经在瘦了,是去年开始的,去年他调入实验室工作以后,他老说自己休息的时间是工作时间的十分之零点五,但这丝毫不影响他对医学的热爱,他说一定要找到一种法子,让小药罐再也不生病,不吃药,健健康康的生活,他没有实现他的愿望,或者他离自己的愿望仅仅一步之遥,因为可然早已决定,可然要去锻炼身体,去上健康课,甚至都已经在健身房报了名,正准备告诉他这个消息,等着他听到这件事时开心的笑容,他却先一步离开了,可然再也不生病了,可然会健康的生活,可是,他还能回来吗?
    也许,他是因为可然才会死的,因为他多么希望可然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能不吃药,希望她不因胃疼而整夜哭泣,不因头疼的几欲撞墙,但是他的同学们告诉可然,一个人的愿望是不会累死人的,只有在压迫下才会累死人,可然起先不懂他们说的话,因为他们说时躲躲闪闪。
    在他被推进火化炉的那一刻,可然突然笑了,四周的人哭的惊天动地的时候,可然却笑了,可然说:“我不哭,因为你不喜欢看我哭在沐浴的同时助胸部发育,所以我笑,从今天开始我都要像你这样的笑着面对人生,无论多少风雨,我都会坚持下去。”
    他所有的东西都被拿去烧了,可然偷偷地藏起一个笔记本,那是他的日记,可然每晚坐在床上看他的日记,看得泪湿一条枕巾,厚厚的日记让可然知道了他的死亡原因,看完后日记被锁进抽屉的最里面,也锁进可然的心里。
    可然天天都会去健身,累得满头大汗,却怎么也掩不住心里的痛苦,往往将泪水当汗水一并吞进肚里,而镜子里,可然的目光开始变得坚毅。
      
    冬天终于还是来了,他最怕的冬天,可然给他送去棉衣、手套、围巾,并且告诉他如果还冷就告诉可然。
    可然的一个朋友,替她找了份寒假兼职的工作,虽然工作不怎么好,但是工资却也不低,那工作就是当清洁工,刚开始的时候,朋友还有些不太好意思说,可是当可然听到后,非常爽快的答应了,因为工作的地方是他生前所在的实验室。
    当一大早那些他的同学一脚迈进门来的时候,惊讶地发现可然竟然穿着清洁工的工作服在一下一下的拖地时,竟然都呆立在原地。“怎么?不认识我了?从今天起,我将是你们的新同事,也许谈不上什么同事,只是在这里兼职做清洁工。”可然用最灿烂的笑容看着他们。“清洁工?你还好吧?”其中一个平时跟他最要好的朋友尚锋问可然。可然爽快地点点头,“我很好,在这里工作是我的梦想,虽然现在仅仅是清洁工,但是至少能和你们在一起,我心里多少也踏实一些。”可然拍拍他的肩,拎着水桶一晃一BABY腹泻时可以选用推拿法晃地走向走廊的另一头。
    卫生打扫完毕,可然站在实验室门外,通过门缝看着里面的一切,看着每一个人的表情,突然觉得他们很可怜。
    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他们还在实验室里工作着,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可然端着一杯杯热咖啡敲门进去,正要将杯子递给他们,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吼:“谁让你进来的?没有看见他们正在工作吗?谁允许你来分他们的心了?”可然转过身,门口站着他们的导师,一个几乎秃了顶,腆着大肚子的中年男人背着手,一对粗眉毛几乎拧在一起地恶狠狠地怒视着可然,仿佛,可然是来偷东西的贼。
    “我,只是来送杯咖啡。”可然怯怯地说了一句。“他们从来不需要咖啡,他们只要有足够的知识就够了,不需要咖啡因来刺激!你马上给我滚出去!”“可是,天冷了,喝杯热的……”“出去!!”他完全不可理喻,可然只好低头着走出去。他在背后砰地关了门,实验室里很安静,甚至没有人敢为可然说句话。
    他虽是这医学院的导师,但这间实验室却是他一手创办的,由学校投资建造,也出过几个有名气的大夫,于是他便觉自己是了不起的人物,对于他门下学习的这些研究生来说更是威风凛凛的不可自拔。
    实验室以前有个清洁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个学生猝死的一个星期后便辞职了,现在这个小丫头是学校的学生,本来他是不想招她来的,可是因为她父亲曾是学院的教授,这才勉强答应,别小看这清洁工的工作,一般人想干也是不容易的。
    他第一眼看见这小丫头就觉得不顺眼,脸色不好,病病歪歪的样子像根豆芽菜,一看就知道是家里的公主,跑这儿来当什么清洁工?胡扯嘛?可是既然她想干,就让她干,看她能受得了多久?
    他不想要年轻人进来最重要的原因是他可不希望他们是抱着别有用心的目的来工作的。
    吃过晚饭,从家里遛遛达达地刚进实验室,却一眼看见这丫头竟然自作主张地给他们送什么咖啡,一下子让他火冒三丈,在他的观念里,没有能吃苦的基础,就没有光明的前途,他不让他们睡过多的觉就是不想让他们把时间白白地浪费掉,想当年,他当研究生的时候,可是没日没夜地学习才有今天的成绩,所以,要成为优秀的人才,必须经历这些苦难,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吗?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呢?现在他们不懂,等将来他们有了像我这样的成绩的时候一定会感谢我的。
    于是,他将她痛骂一顿,赶出教室,谁知道她是不是顶着送咖啡的理由耍小聪明。
    “这次的任务比较艰巨,一个人倒下了,你们还要继续坚持!并且要引以为戒!一个人的生命是宝贵的,要学会珍惜和利用,随便浪费体力,损伤身体,只会对不起自己!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好榜样,你们也看到了,什么过劳死?他怎么劳了?过劳什么了?就是下了班不好好休息,看球赛,玩电脑!我对你们说了多少遍,现在你们还年轻,要充分利用这段黄金时间学习、工作,不要老想着玩,现在打好夯实的基础,将来才能更好的发展嘛,我知道你们对我不满意,没有关系,总有一天你们会知道我的良苦用心,好了,不说了,继续工作!”他口沫横飞地大力宣扬着他的仁义道理,丝毫不管听者是否接受。
    监督到十一点左右,他困了,厉声教训他们继续工作,自己却跑到隔壁休息室去睡觉。“我去看资料,我会看着你们的,别想偷懒!”
    于是,在别人私下翻白眼的过程中,他转身走进了实验室的套间。与外面的实验室隔着一道墙,那面墙上装了镜子,但另一面却能很清楚地看见外面的情况,因此,研究生们谁也不敢轻易偷懒,谁知道被他发现会有怎样的下场。他假装拿起一份资料然后坐在单人床上,靠着墙,扭头看了看外面,他们依然在认真的工作,他这才哼了一声,没过十分钟,他就头一歪,睡过去了。
    睡的迷迷糊糊,就听见有人在敲玻璃,他勉强张开眼睛向外看了看,玻璃外并没有有人,他们都在工作着,虽然在不断地打哈欠。他扭过头继续睡,但,敲玻璃的声音又传来了,他猛地回过头,玻璃外面竟然一个人都没有了,“这些混蛋,是不是刚才试探我睡着了,私自走了?”他气鼓鼓地翻坐起来,走到门边,一把拉开门,但眼前的情景让他一怔:外面那些学生依然在埋头工作。他揉揉眼睛,是的,他们都还在,一个也没少。所有的人都抬起头来看着他,“看什么看,继续!”
    说完,他转身回屋,站在玻璃里侧向外看看,他们准确在地自己的位置上,也许刚才是看错了。
    最近心太多了,毕竟已经上了些年纪,不如从前。
    他叹口气,躺好,入睡。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左右,他又一次听见敲玻璃声!他呼地坐起来,玻璃前没有人,他这下气坏了,两三步冲出去,对那些惊讶地看着他的学生们大吼:“你们谁敲玻璃?说!”大家面面相觑,然后都摇了摇头,一脸无辜地看着他,“没有?我告诉你们,别跟我玩这小花样,老老实实地给我工作!谁在跟我玩猫腻,我饶不了他!”骂完,他重新回到床沿边,这帮兔崽子,现在胆儿越来越大,竟敢干这样的事,别让我抓住,否则,他休想顺利毕业!他这样琢磨着面向着玻璃窗躺下,他倒想看看是谁这么胆大包天!
    但是,盯了半个小时,他们还是工作,并没有谁跑来找麻烦。“哼,还算知道好歹!”他嘟嚷了一句,这才放心的闭上眼睛。
    “梆梆梆”
    正当他又一次糊睡着时,玻璃也又一次被敲响了,他再次张开眼睛时,瞳孔也随之放大,他大张着嘴巴,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外面,一瞬间。他的心脏似乎停止了跳动,因为他清楚地看见那薄薄的玻璃外面有一个人,紧紧地贴着玻璃瞪着他,那人脸色苍白,一双眼睛里只有白眼仁,嘴巴张到最大的限度,里面往外喷着血,他就这样盯着“他”有五秒钟的时间,这才惊叫一声,然后,外面有人来推他的门,随之打开了房间的灯,“何老师,你怎么了?”进来的不是别人,却是那个丫头,手里还拿着一块抹布。看着他的脸惊讶地问。他闭着眼睛,深深地呼了口气,心脏加速地跳着,好半天才重新张开眼睛,玻璃外面,只有亮着灯的实验室,是做噩梦了,虽然他以前从来不做噩梦的。
    “何老师?你脸色不好。”可然走近几步说。
    “我没事儿,你怎么在这儿?其他人呢?”他站起来没好气地说。
    “已经三点了,他们都回宿舍休息了。我在打扫卫生。”
    “嗯,知道了,把这儿打扫干净再走。明天必须在我们来之前打扫完。”“哦。知道了。”可然点点头,退了出去。
    他抬腕看看表,这才下楼回到自己的宿舍去,对于刚才的噩梦,他却依然余惊未了。
    他洗了把脸,这才躺下,也许是真的累了,竟然做起噩梦来,明天要去校医那儿开些,再打电话回家让老婆给他炖些汤,也许还可以向校领导请几天假,在家好好休息休息。他这样想着,又睡过去,直到天亮也没有再做噩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X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

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只用100元存款刷出20万收入,方法惊呆众人.点击查看...

点击查看查看详情详细
 
 
售前客服-逍遥
售后客服-七大叔
社区交流群:
925031342
群号 925031342
工作时间:
8:00-22:00
官方微信扫一扫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