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风格
开启辅助访问 推广赚钱充值提现卡密充值切换到窄版

生命的呻吟

[复制链接]
作者:潞向錢 
版块:
k77社区广而告之专区-信息发布栏目 外链发布 发布时间:2018-11-10 21:23:45
30

该用户从未签到

论坛元老

积分
7330
潞向錢 发表于 2018-11-10 21:23: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命的呻吟
  

  生命的呻吟

  ——苍箫独笛

  

  

  “你不必见老板了”年轻的女秘书俏丽的脸蛋上凝着一片寒霜,像个冷艳的美人鱼。她完全不理会我的沮丧,大概见到此类的人太多了。她继续冷冷的说:“你可以到人事部领取两个月工资,明天就不必上班了。”

    我更觉沮丧!男人的自尊迫使我抽转身体,准备离开这个令人窒息的办公间,但脚却沉重得迈不出去。我脑海中浮现出一张愤懑的脸,愤懑中还带着轻蔑——那是妻子。

    我又想到一双泪汪汪的眼睛,在我和妻子激烈的争吵中,那双眼睛总躲在窗帘后怯怯的向我们张望,泪眼婆娑中含着绝望的恐惧——那是女儿。我突然止住脚步:在女儿那双泪眼面前,男人的自尊一钱不值。

    我强忍羞愧,慢慢又抽回身。我盯着女秘书那张寒锋四射的脸,低声下气的说:“我还是想见一见老总,我有话说。”

    冷美人脸上显出极度的不耐烦,用最能表示轻蔑的眼神斜斜的瞥了我一眼,连话也懒得回了。

    我知道再求也没用,她脸上那极度厌恶的表情已经表明了她挡驾的决心。她的冷酷在公司里是很有点名气的。尽管她在上层人物中有着极温柔的口碑;尽管昨天她还向跟在老板身后的我做着甜甜的鬼脸。我拖着沉重的双腿,到人事部领取了最后两个月工资,心情沉重地告别了这个我工作了近十年的公司。

    正是盛夏,大街上挤满了熙熙攘攘的人流,匆匆忙忙不知点击打开冷冽的脸,怕看到女儿怯怯的、在我们两个人脸上溜来溜去的那担忧的目光。

    从中文系毕业后,踌躇满志的我幸运的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在这家大公司做秘书。老板非常赏识我的才华和机变能力,常将我带在身边出入各种重要场所。我就是那是认识妻子的。她是我们常去的一个大酒店的迎宾,有着一张明媚的俏脸和一个迷人的身段。

    妻子当时是被我的博学和幽默打动的,她同老总一样赏识我的才华,也特别欣赏我那种笑对人生的态度。我们认识不久,她就在我一连串绵绵不断的幽默中,“格格格”地笑着披上婚纱,又“格格格”地笑着与我迎来了女儿的降临。那时我为生活的顺利而陶醉,为自己的才华赢来的幸福而自豪。我从心底感谢给我智慧的学校;给我际遇的老板;给我爱的妻子。感谢给我一切的生活……

    女儿降生后,情况开始有了些变化:由于妻子修产假,辞去了那份工作。人口增加了,收入减少了,我那份工资负担这个家庭便有些吃力。尽管我依然那样拼命工作,老板依然那样赏识我,但这种工作的性质决定了我工资数额不会大幅增加。妻子艳若桃花的脸开始变得有些温色:先是忧虑,继而沉闷,最后是暴躁。

    我依然能出口成趣,却渐渐换不来我最喜欢听,听后就开心得忘掉一天疲劳的她那“格格格”的笑声;我依然博学,但这博学却不能为她多换来一付耳环或者女儿的一袋奶粉。她的脸色越来越冷,我的心情越来越沉,两三年激烈的争吵下来,我的嘴开始笨拙,思路开始滞涩……

    祸不单行大概就是指这样的景况。适逢“非典”肆虐,经济萧条,各行各业被迫歇业。私营企业迫于恶劣的经济形势,大幅裁员,很多技术精英都失业了。像我们这样可有可无的舞文弄墨者,更是裁员的首选目标。公司在考虑裁员意向时,我已做好被裁的心里准备。虽然如此,但心里还是存着一点点渺茫的期望。那种期望就像看球赛:自己的球队输得一塌糊涂,便把赢的希望押在对方的失误上,虽然也明白对于一个训练有素的强手,那失误几乎是不可能的,但还是苦苦的盼着。

    公司将裁员定为三批。前两批已经宣布,我居然庆幸的躲了过去,但这种庆幸加担忧的感觉还没定格,我的名字赫然又出现在第三批的裁员名单上——我终于还是没有躲过去!

    我继续向前走。街口拐角处有一个小酒店,店前有一小块绿色欲滴的草坪,那是我和妻子以前最喜欢的地方。尽管妻子服务于本市最豪华的酒店,尽管我侍奉的老板是本市最富有的老板,但我们自己却去不起那些豪奢的地方。

    这个小酒店是妻子发现的,她异常兴奋的跑回来告我,然后我们一起兴冲冲的赶来。我发现它的位置很好:不算高大的窗玻璃擦得一尘不染,表明老板是个爱整洁的人。不多的几副的座椅,全对着窗外的草坪,环境十分优雅。到了夏天,老板会在草坪间支几柄太阳伞,几副座椅,我们可以在草坪的环绕中饮酒就餐。我一见就立刻喜欢上这个小酒店了。

    当然,喜欢的原因还在于它那低廉的价格。按我们当时的收入,隔个三天五日的来一下还是负担得起的。在那个靠近门口的台桌上,我向妻子许诺过房车,许诺过非洲旅行,甚至许诺过到月球小住。妻子在我的空头许诺中开怀大笑到女儿降生……在这个小酒店里,我度过了一生中最快活的日子。

    女儿出生后,妻子渐渐对这种游戏淡漠了,好像日常的生活磨灭了她的幽默感和浪漫情怀。我的空头承诺不再令她开心,她也懒得再来。到最后,只是我偶尔陪女儿来改善一下生活。那小酒店里,再没有她那“格格格”的痛快的笑声了。

    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不知不觉又走进那个小酒店。还是由于“非典”,小酒店也显得冷冷清清。一向殷勤好客的老板娘此刻倦容满门的坐在柜台后,懒散地放着录音。展眼望去,只有墙角里坐着一位大汉,茫然望着窗外,机械地呷着手中的一杯啤酒。

    老板娘见我进来,不像往日那样旋着那轻快的近似华尔兹的步子来迎接。她只是懒懒的向我欠欠身,脸上堆上一个勉强的笑,算是打过招呼,然后说:“欢迎光临!要点什么?”

    我知道老板娘是被萧条的生意打击得心灰意冷,就没有怪她的失礼。我甚至后悔不该走进来:口袋里是最后两个月工资,而我们还有许多事要做,还有许多日子要过。但我不能后退。无论是男人的自尊还是别的什么,我都只能坐下。我向老板娘要了一杯啤酒,心情不愉快时不妨这样做学着墙角那汉子慢慢的啜。其实我是不想回那个已经没有温暖的家,特别是今天,我不知道该如何把失业的消息告诉她。我不怕她知道后那必然发生的暴怒,我已经做好接受她最恶毒的咒骂和侮辱的心理准备,但我怕女儿!怕她那怯怯的、惊慌的目光!

    老板娘将啤酒送来,留下一个疲倦的笑,又回到柜台里坐着。此刻,录音机里放着一段台湾影片《搭错车》里的音乐,是用钢琴演奏的。我还能断断续续记起这歌的词:“是否,这次我将真的离开你……”少年时期非常喜欢这首歌词的意境,但现在不了,生活中的平淡已经将我磨砺的麻木了。

    钢琴曲在凄婉中回荡,窗外,草坪上欢蹦乱跳着几个嬉闹的孩子,欢闹声不断的飞过来,让我的心更加沉重:很少见到女儿这样快活的玩,她过多过早地承受了她不该承受的痛苦。

    我正沉思,琢磨着今天向妻子说起此事的方法,忽然听到一阵撕心裂肺的痛哭:那是一个男人的哭声,带着暴发的、豪壮得让人胆战心惊的痛哭。我惊慌回头去看,原来是坐在里面那个男人,一拳狠狠砸在桌上,望着天花板咧着大嘴嚎啕。

    我既惊讶又疑惑:莫非喝醉了?回头再看看老板娘,她一脸冷漠的安坐在那里,脸上既没有生意人遇到此类情况应有的焦虑,也没有厌恶和不耐烦的神色。就是一团令人困惑不解的淡漠。那汉子豪壮的哭声显然会影响老板娘的生意,但她都不着急,与我就更没有关系了,何况,此刻我也恨不得像他一样豪壮的嚎啕一场。

    我继续喝我的啤酒,但心被搅得更乱了,到后来就烦躁起来。他的哭声震耳欲聋,让人不堪忍受,我暗暗想着:“一个大男人哭什么哭?”我忍到了极限,便向老板娘招手。老板娘懒懒的走过来道:“再要一杯?”

    我平时都是要两杯,老板娘知道我的习惯。但今天不是,我有些责怪道:“那男人嚎什么?搅的人心烦意乱的!”

    老板娘向那汉子瞥了一眼,淡淡的说:“他哭完就走,这就该哭完了。”

    “哦!”我有些吃惊,又有些好奇,便问道:“为什么?是喝醉了,还是神经不正常?”

    老板娘又望了望他,说:“他是个民工。苦干一年没拿到一分工资——工头卷财跑了。目下又找不到活干,也没钱回家,每天来这里喝一杯啤酒,哭几声就走。”

    我更吃惊了:“没钱回乡,倒有钱喝酒?”

    老板娘此刻脸上方有了些同情的神色,说:“啤酒是我免费为他提供的。”她略顿了顿,突然笑了起来,脸上带着些哭笑不得的表情说:“他们这伙人原来在我这里包饭,那天他走过来,我以为又是吃饭,就把他让了进来,没想到是这种情况。人已经请了进来,总不能再把人家轰出去吧?就给他上了一杯啤酒,没想到他就逮住了甜头,天天来。”老板娘说到这里,脸上又浮现出些淡淡的阴霾。她沉默了片刻,又叹了口气说:“不过,他还算自觉,除了那杯啤酒,他从不奢望其它,喝完哭几声就走。这几天没生意,哭就哭几声吧,反正外面也听不到。不然,这样一个大男人,让他到大街上哭?”

    我听着,忽然有些感动:老板娘那冷漠的表情后面,原来还隐藏着一颗善良的心。

    “还有。”老板娘继续说:“他是因为他老娘病重才哭的,也算个孝子,我实在不忍心撵他。”

    可能那汉子断断续续听到我们的谈话,止住了哭声,起身走过来插话道:“大兄弟,让你见笑了!俺也是心里苦,实在忍不住了。”

    那汉子脸上使劲挤出一个笑,但一个脸盘黝黑的大汉挂着泪的笑,让人看了实在别扭!这别扭中有又一种说不出的心酸的感觉!

    我勉强笑了笑,表示友好。这个我能理解:现在到处都在裁员,工作岗位锐减,凭你体壮如牛也很难找到工作,我不也是受害者吗。

    那汉子没有走的意思,反而一屁股坐在我旁边,像开了闸的河水,一肚子屈苦全向我倾倒出来。大概两个困苦中的男人的心是沟通的,我很宽容的听着,同时又请老板娘上了两大杯啤酒。我们边白癜风不宜吃哪些干果喝边聊,从谈话中我知道了他的老娘得了肝腹水,为治病把家里能卖的全卖了。他是走投无路才把病中的老娘仍给同样多病的妻子,只身出来找活,却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最近家里来了封信,说他老娘病情恶化,情况很不好,盼着他回去见一面。

    我看着那张又想流泪的黑脸,在同情之余又有一种欣慰的感觉——几分钟前我还感觉我是世界上最不幸的人,但现在不了——我至少没有多病的老娘,也没有流落他乡。虽然存款可怜了些,但我有健康的妻子和女儿……这样一想,我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幸福了。

    “大兄弟莫笑俺没出息!俺是想,老娘拉扯俺这么大不容易,现在该尽孝心了,又窝囊成这样!不要说让老娘享福,就是给她治治病,让她少受些罪的出息都没有,想到这苦处,就做下这没出息的事了。”


  联系方式:(Email)wxhty6405@163.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X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

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只用100元存款刷出20万收入,方法惊呆众人.点击查看...

点击查看查看详情详细
 
 
售前客服-逍遥
售后客服-七大叔
社区交流群:
925031342
群号 925031342
工作时间:
8:00-22:00
官方微信扫一扫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