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风格
开启辅助访问 推广赚钱充值提现卡密充值切换到窄版

求 佛

[复制链接]
作者:北梦木兮 
版块:
k77社区广而告之专区-信息发布栏目 金融理财 发布时间:2018-11-10 23:47:25
20

该用户从未签到

论坛元老

积分
3752
北梦木兮 发表于 2018-11-10 23:47: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求 佛
      
   
    明,永乐三年。
    我,是一个贼,闻名朝野的贼,我随心所欲的取走任何东西,然后将它随便抛到什么地方,或许距离失主千里以外,或者就在施主的门前,我曾经在刑部尚书的家里把他锁在密室里面的一只玉珊瑚偷出来,放在他床头的衣柜前,我想他醒来看见那璀璨的光芒时,一定呆住了,我知道他那个德行,因为我跟随他五年了。
    我做贼,不为财物,只是心情,只为打发残余的光阴,一年,一年而已,我的绝症便会了结我二十五年的尘世之旅。
    正是因为这样,我每次盗窃之后留给他们的字条上署名是“冥兰”,一个马上就要走进冥府的女人。
    我恣意妄为的作弄着朝廷,皇上怒不可遏的呵斥刑部,刑部忙不迭失的派出四大名捕。
    于是,我喜欢在夕阳西下的时候,坐在大雁塔高挑的塔角上,拿着我的冰兰剑修着指甲,惬意的看着四大名捕失魂落魄的样子。
    在我做贼之前,我也是一个捕头,供职在刑部,是皇上御封的天下第一女捕。
    我是一年前离开的,因为我在追捕一个江洋大盗的时候,突然间吐血了,于是我知道我已经病入膏肓,所剩无日了。于是,有生之年,我想自由自在的四处走走了。
    呵,其实这只是我安慰自己的借口,真实的原因是:
    那一年,我失恋了。
      
    望着秋风渐凉,枫叶飘红,梧桐叶落,已经八月,我的心,渐渐凄凉。
    我刚刚做了一件大案,到禁宫建文皇帝朱允文那里走了一遭,自从燕王继位,他就被囚禁在禁宫了。我把他带到了城外的皇家狩猎场的林子里面。我曾经做皇上的贴身随从,对禁宫,狩猎场都了如指掌。
    建文帝昏倒在那里,象个死人,我踢了他两脚,他毫无知觉。我的嘴角微微倾斜,冷笑。我死后是不是就是这个样子?
    我砍了几扎树枝,把他盖上,我只想闹腾一下四大名捕,不想前皇帝被狼吃掉。
      
    残阳如血,我坐在刑部的房脊上,望着四大名捕空手归来,在院子里接受着刑部尚书的叱责。
    站在最前面的是无言,他是四大名捕的头儿,是天下最厉害的捕头,功夫绝不次于江湖上的十大剑客。他白色外衣罩着一身青蓝,凄冷的长发披散在身后,英俊的脸庞渲染着一丝苍白,腰间悬挂着金字令牌。
    看着他,我的鼻子开始发酸,眼睛渐渐朦胧,泪水悄然滑落。
    我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为了让他不得安宁,为了让他永远别想忘记我,至少在我死之前。
    我这次做的事情,足够让皇上要他的命。
    现在,他一定后悔这辈子做了最错的一件事情,就是和我分手。
    他绝对知道“冥兰”就是我,包括其他的三个捕头小飞、小龙、大熊都知道,我的名字叫做“明兰”,两个词的发音是一样的,他们都不是智商低下的人。可是,我从来没有遭到过他们的追捕,因为,他们是我同伴,我也没有杀人放火,他们不会给我戴上镣铐。我也曾经是维护正义的人,也不会作出伤天害理的事情,只是为了报复无言。
    “你们究竟在干什么!所有的大案子都破了,为什么现在连一个毛贼就抓不住了了!”尚书脸红脖子粗的呵斥着。
    “我们已经在尽力。”无言答非所问的搪塞着。
    “建文帝不见了!”尚书的口水一定是喷溅在了无言的脸上,无言朝后退了一步,拿出汗巾擦擦脸。
    我以前也经常被尚书大人的口水飞溅临幸。看着无辜的无言,我不禁微笑,静静的凝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现在龙颜大怒,我也为你们遮挡不住了,三天期限,你们好自为知!”尚书大人愤愤的拂袖而去。
    四个捕头站在院子里,三个人都看着无言。
    稍顷,大熊终于按耐不住抬头朝上看,那狠狠的眼光和我的眼光接触,看来,他早就知道我在上面。他握紧了手中的剑,那杀气,就要扑面而来。
    无言握住了他的手腕。
    小飞和小龙都低下头。他们都不愿意面对我。
    大熊恨恨的瞪了我一眼,怨气不息的甩开无言的手,回屋子去了。
    小飞叹口气,小龙拍拍无言的肩,也都回去了。
    院子里,只剩下无言一个人。
    我看着他。
    他的长发随风飘起,曾是我的梦,最浪漫的梦。
    他抬起头。
    我立即起身,在思念的眼泪没有落下之前,飞檐走壁,朝城外而去。
    身后有风声,他追了过来。我加快脚步,不要看见他。
    我是如此的渴望他来到我面前,却又是如此害怕的躲避着他,害怕见面看见他的冷漠,害怕我红颜逝去的病态吓坏他,害怕死前留给他的是恶梦,害怕我不再恨他。
    由于身体每况日下,没有跑出多远,就被他追上了。
    他站在我面前,剑峰直指我的咽喉。
    我转过身,不要看他的脸。
    “你知道你牵连了大家吗?”他说。他已经一年多没有和我说话了,他甩我的第二天,我就离开了刑部。
    “那你抓我回去好了。”我无所谓的说。
    我知道他不会杀我,我也知道他不会带我回刑部,如果他会,我第一次作案就再也没有机会做第二次了,已经被他抓住了。
    我放下剑,坐在一间破落的屋脊上,夕阳正一点点淡入西山。
    许久,他背对着我坐在另一边的瓦片上,距离我三米。
    我们都没有再说话,我望着夕阳,渐渐消失,胸口开始剧烈的疼痛,我咬牙忍着,鲜血从口角流出来,好痛,没有人的时候我经常痛的想,但是为了能多看他几眼,我撑到了现在。现在他在面前,却无话可说。
    我实在忍不住痛,起身,落下屋脊,躲在荒凉废弃的院子内,趴在草堆后面,就吐出一口血来。从荷包里拿出一粒药丸,服下去。
    许久,疼痛才慢慢减轻,我浑身无力的倚着草堆坐在地上。
    一下子看见他站在面前。
    我的样子一定很狼狈,嘴角还挂着黑红的血。
    “你怎么了?”他要过来。
    我拿剑挡在他面前,用袖口拭去嘴角的血,装作不在乎的样子说:“没事,吐着玩。”
    他皱起轩眉,有些厌倦的转过身去,“你为什么总是喜欢这样作弄我!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我会以为你真的有事!”
    他对我说分手,就是因为这。
    那天,我们正一起盯着那个江洋大盗,我突然胸口痛,还没有注意的时候,口角就一股咸咸的液体,我自己都吓一跳。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我有病了,只是偶尔感觉不舒服。
    无言在我身边,看见我的惨状,忙过来关切的问:“怎么了?”
    我不想让他担心,于是调皮的笑道:“没事,看看你是不是关心我呀。”
    他瞪我一眼,再回头看那大盗的时候,那家伙已经跑掉了,那可是我们追了两个月才跟踪到的呀!
    “你开玩笑能不能挑个时间?”他有些生气的责怪我。
    我很委屈,我怎么知道我怎么回事!“我喜欢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怎么样?嫌弃我就不要跟着我呀!” 我的脾气不好,一直都是他让着我,宠着我,更是纵容了我。
    “你……”他气的不说什么,转身就走。
    我正要骂他,一口血就涌上来,控制不住的吐了出来,溅在他的手上。
    “你玩够了没有!”他转身大声冲我吼。
    我最讨厌他对我大声说话,心恨的一把抄起剑朝他刺去。他身上被我弄的伤痕多的是。
    他抓住我的手,狠狠甩开,说了一句恩断义绝的话:“我受够你了!分手吧!”
    他走了,头也没有回,就离开了我。
    我,在病痛和他的刺痛之下失去了知觉。
    晚上,回到刑部,我知道他说那句话不是开玩笑了,他不再理我,公然和尚书的女儿勾肩搭背,以前即使吵架,他也从不会这样来气我的。
    我知道他是真的要和我分手了,他不再要我,不再爱我了。
    我离开了刑部,没有和任何人说一声。
    我去看了大夫,一位名医,他告诉我,我只能活一年了。
    原本我还想等他气消了,向他认错,我不想失去他,我太爱他了,很爱很爱。但是,现在,一切都不可能了。
    我也曾经想过一个人终老荒林,不再打扰他,让他有一天知道之后,后悔一辈子。但是,我还是没有坚持那么久的等待,我现在就要他知道,要他后悔!
    于是,我就这样四处搞乱,闹得刑部鸡飞狗跳,就是让他想起我,让他思念我。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会思念我,但是,他一直对我的所作所为无动于衷,任由我胡作非为的闹腾,就是不理我的态度,让我心寒如冰。
    他爱起我来可以那样的深情烫发后的一些难言之隐,不爱我的时候也可以这样的决绝。
    一个将死之人,他什么也不肯给予,哪怕只是欺骗的安慰。
    哦,他还不知道我是将死之人。我平日装什么都很像,可以去做戏子,所以他认定我还是在装可怜。
    所以现在,他看见我“口吐鲜血”就生气。
    我什么也不想说。
    僵持了一会儿,他说:“你离开这里吧,这次谁都保不住你了。”他转身走出去。
    如果他走出门,我一定会,这尘世,我已经没有什么眷恋了。这痛苦,我也不想再忍受了。
    他走了两步,又回身过来,“我送你出城。”
    还算有良心,知道外面在抓我。我不禁冷笑,没有动,生死于我已如浮云。
    他过来拉起我就朝外走。
    街道上,已经入夜,巡逻的人增加了不少,四处张贴着我的通缉令。
    这时,迎面一队卫兵走过来。领队是小龙。
    无言急忙把我的头按进他怀中,我的脸贴着他的胸口,那熟悉的感觉潮水一般涌了上来,眼泪温润了心田。
    “无言大哥,”小龙走过来。他一定是看着我生疑,想说什么话又没说。
    无言搂着我,问小龙:“怎么突然这么多人?”
    小龙迟疑了一会儿,才说:“在狩猎场发现了建文皇帝,……已经被杀了。”
    我愣了,无言的手也抖了一下,建文帝虽然已经被废,但你转它就会不在胖了是怎么也算燕王的亲戚呀!更惊讶的是:我没有杀他!我真的没有杀他!
    无言的手搂紧了我,对小龙说:“我先送个朋友,一会儿来找你们。”
    “无言……”小龙迟疑着,他已经认出我了。
    无言没有说话,我想争辩不是我杀的,他搂紧我的头,按在他胸口,不要我说话。
    “……大哥快去快回。”小龙转身走了。他放过了我。
    等他走远了,我急忙从无言怀中挣脱出来,说:“我没有杀他,你相信我!一定是有人利用了我……”
    他捂住我的嘴,很严肃的说:“如果皇上找你做替罪羊,你只有认命。”
    “我要去现场看看,一定能发现什么的,我不想被冤枉着死去!”我一急,就说了,我的意思是我看看美国如何教育子女将要死了,不想临死前背黑锅。
    但是他没有明白我的意思,他说:“靖难时期冤枉死的人多了,你算什么。”
    他责备的口吻让我承受不了,我就是因为他这样责备中包涵着爱怜的口吻而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他的。
    我浑身软绵绵的,依在他怀中,幸福的感觉再次降临。我知足了,这么久,我要的就是临死前他的一个温柔。
    他搂着我,谨慎的朝城外走。
    我不在乎被他们抓起来,但是此刻不要,苍天见怜,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亡,其鸣也哀,给我一个夜晚的幸福吧。
    我仿佛回到了从前,回到了在他怀中撒娇温存的日子。在他耳边,轻声问:“尚书的女儿怎么没有嫁给你?”我走后不久,尚书的女儿就出嫁了,新郎不是无言。
    “为了你,我宁愿终身不娶。”
    我突然感动了,眼泪在打转,咬了几次牙,想嘲笑他一番,还是忍不住失声哭了出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X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

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只用100元存款刷出20万收入,方法惊呆众人.点击查看...

点击查看查看详情详细
 
 
售前客服-逍遥
售后客服-七大叔
社区交流群:
925031342
群号 925031342
工作时间:
8:00-22:00
官方微信扫一扫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