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风格
开启辅助访问 推广赚钱充值提现卡密充值切换到窄版

上帝不宽恕同性恋

[复制链接]
作者:潞向錢 
版块:
k77社区广而告之专区-信息发布栏目 其他广告 发布时间:2018-11-10 23:57:57
30

该用户从未签到

论坛元老

积分
7328
潞向錢 发表于 2018-11-10 23:57: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上帝不宽恕同性恋
    罪 人
   
   
    上帝不宽恕同性恋
      
      
    《创世纪》---耶和华说: 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 神在东方的伊甸立了一个园子,把所造的人安置在那里。 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神使他沉睡,他就睡了;於是取下他的一条肋骨,又把肉合起来。 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领他到那人跟前。 那人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他为「女人」,因为他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
      
    人最难做的事就是---超跃自我。人最难学会的就是---宽恕别人。
      
    一
      
    我是痞子混世当然我在行啊。有人说世间的男人有二种,一吧就是自己出大力流大汗,养活一家老老小小。后者则是最有本事,就是靠骗女人的钱养着过日子,我想我就属于后者。但我不以此为荣,我也知,那并不光采啊。
      
    我是痞子,打打杀杀,那敢谈恋爱啊。就很容易拖累的女孩子。自己又屏空多了些牵挂。总归不是件好的事。但是那敢在家人面前说我在这大城市当小混混跟人做马仔啊。我只好说,自己在一个商场当保安,又有了女朋友以便让家人放心。有一天,母亲来信了,说要与妹妹来我这看我的女朋友。能让她们看了上就成,看不上就在老家再帮我张罗上一个,一了他们老人家夙愿。老人吧,就是让自个的儿子成家立业就心宽了。必竟这是天下老年人所索求     
    这次我惨了,我到那找我的‘女朋友’的女孩子啊,平日一起混的小街妹,那些,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都多多少少有点心里变态。那敢往家里领啊,只会让母亲气得断气。于是我发愁了,找个凡常的女孩子就好,那怕她长得丑一点我也不在乎啊。我心里想。
      
    萍,她是一个很平凡的女孩子,她在一家超市做服务员,因为我家就在那,所以,我慢慢注意上她。因为她的善良,善解人意。每回见到她,她总是笑脸迎客。让我总觉得有到家的温暖。所以我对的印象特深。每回我上超市总找她聊上几句,不过只是问一些商品价位,帮我找些我要的商品,因我特懒,找那些物品觉得特累。所以常叫她代劳了,给她清单叫她帮我找到。久而久知,平日上超市总能聊上几句。
      
    于是准备打发母亲回去时给家人带点心意。想给哥哥的孩子们带点糖果,学习用具。给妹妹带些香水之类,给哥哥带上几瓶好酒。给老父买点好烟。别让他老抽那土烟袋。把大牙都抽得黄蜡蜡的,一笑准是一嘴茶黄色。
      
    母亲平日回家总是当面埋怨我带得太多了,乱花钱。而每回给她带上些衣物,她逢人就说--“这是我二呆子给我买的啊。”她一生的劳,也总给她带点补品啊。
      
    我走进了超市,就发现萍迎了过来。她身后几个小丫头在偷偷地笑着,我想她们准在说我故意来找萍吧,那些丫头骗子,只对这种事敏感啊。
      
    萍看了一下四周没有人,对我说:“二呆子,你想买什么?”
      
    我惊奇地望着她,她连我的小名也知啊。“你怎知我的小名啊?”我问。
      
    她笑了笑:“就是不给你说。”     
    我把手中的清单给了她,她看了一下,说:“你又要回老家了吗?”
      
    “不是,是我老妈来这看我的女朋友们啊。”我说。
      
    我看到她眼光中飘过了一丝的忏然。“你长得这么帅,你的女朋友一定很漂值得你来爱护亮了啊!”她对我笑的说。
      
    我尴尬地说:“我还没有啊!”
      
    “不是吧,你没有女朋友啊!”她在心底暗暗地偷笑着。
“脑疲劳”导致肥胖      
    “去找一个啊,现在女孩子多了啊,我这超市就有好多漂亮的啊,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一个啊。”她说。
      
    “好啊,现在就要啊!”我说。
      
    她笑地说:“你去找人口贩子吧。我办不到啊。”她说完去为拿货品去了。
      
    一会儿,她飞快地在货架上找到了我要的商品,把手推车推到我的跟前。
      
    她对我笑了一下:“全在这了啊。你自己点一下还差了什么。”
      
    “你办事我怎能不放心的啊。”我说。
      
    我接过的手推车向门口收银处走去。突然间,我想让萍假装我的女朋友一回。但我们只是淡淡平水。没有交往过。但我还是不经意间叫了出来:“萍”
      
    她回过头,“有事吗?”
      
    “不,没有事。”我后悔了,我有这个非份的想法。
    我在收银台付了钱走了商场。
      
    “二呆子。”她在我身后叫着我。
      
    她慢慢向我走来。
      
    “你下班了吗?”我问。
      
    “是啊。”她笑了说。
      
    “你有事吗。刚才叫我一下。”她说。
      
    我们在路边找了一张长椅我们坐了下来。
    机巧的她看出我的心思:“是不是要我临时当一下你的女朋友对不?你平日准在你老爸面前吹牛吧!”
      
    我底头无语。现在都到这地部了。“你可以临时当我一回女朋友吗?”我问。
      
    她红了脸,像在思考什么。我再一次问了一句:“萍,能不能临时当我一回女朋友啊?”
    我看到她终于轻轻地点了一下头,我高兴极了,一下拉住了她的手。她慢慢抽了回去 。“好吧!下不为例啊,但你不准碰我。”她小声说。我想她是指拥抱与接吻吧。
      
    “拉你的手总行吧!”我说。
      
    “不行,这也不行。”她历声地说。我从来没有听过她这么历声,也许这就是她的命令吧。我更知,她不是随便让男孩儿上身的女孩子。在心中更是爱上她一点。
      
    我带着萍,来到我那暂住的家中。一进门就发现房间被我母亲收捡了干干净净了,妹妹正在看电视。口中吃着冰琪凌。
      
    “妈,我回来了。”我叫了一声,妹回头看了我一下。母亲从厨房中走了出来。看见了萍。
    “这丫头挺俊的啊。”我妈说。
      
    我说:“这是我的女朋友,她叫萍。”我看了我母亲说对萍说:“这是我们老妈。”
      
    “伯母好。”萍甜甜地笑了,这下可乐坏了我的老妈。她围了萍打转着看一转。
      
    “这闺女身子不会,以会定能给我们林家生一个带柄的小孙子。”老妈说。这也是世间老妇人的俗套语。真是听得累啊。此时萍红了脸。
      
    “这时萍给你们买的东西。”我把手中沉重的货品放了下来。母亲转眼间不见了,回到屋中不知做什么了。
      
    萍,拿了包糖果坐在我妹妹身边,递给我的妹妹。
      
    “谢谢嫂子。”妹妹说道。
      
    这下萍没有脸红。摸着我妹了头发说,:“你叫什么名字。”
      
    我妹说:“小仪。”于是双人亲热地淡了起来。
      
    不一会儿,母亲,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手中拿着一个并不小的金镯子。小妹好奇地看着老妈。“妈你那有这么多钱,买这个镯子啊。”小仪问。
      
    “丫头,你也有一个,我只有三个儿女,我做了是公平,你哥结婚时我给你嫂子一个,
    萍。过来,我们家穷。没有什么值钱的。这是我偷偷地攒钱给你们打了三份。一人一份。我们这是缘分啊。”说完递给了萍。
      
    萍看的我。我点了一下头。她接了过来。:“谢谢伯母。”
      
    母亲假装生气地说。叫什么伯母啊。都是一家人了啊。跟我的二呆子叫吧,叫妈就行了。”大伙全笑了。
      
    萍,去厨房帮母亲做饭菜了。我坐在妹妹身边。
      
    “你的嫂子怎么样?”我小声地说。
      
    妹妹在我耳边对我说,:“不像是你的女朋友,我能看得出来。你只能骗一下老妈啊。”
      
    我说:“这丫头,你这么精吗?你淡过恋爱吗?这也知吗?”
      
    “我淡     
    “别乱说了,小心我扁你。下回哥帮你带点你喜欢的口红。”我说。
      
    她笑了点了一下头。但还是往嘴里塞零食,一边看电视。
      
    “萍,我家的老二总不爱做家务。都是你照顾她,辛苦了你”母亲说。
      
    萍说:“伯母你想到那啊。”
      
    “我已看出了,你们并不是朋友。”母亲说。
      
    “那里为什么要--”萍看了一下手中的镯子。
      
    “我希望下回见到你,你能成我的儿媳妇。你是个好姑娘。我这把年龄的从没有看错过人。 ”母亲紧握的萍的手。
      
    萍走了出来。坐在我身边。我抓住她的手。“来,我们来一个让我的妹妹学一下。”
      
    “别入麻了,讨厌啊。”小妹说。
      
    “你与我老妈说什么?”我问平。
      
    “没有什么啊。说一些家事,还有说你小候有多笨啊。”妹妹此时也加入话题,母亲也出来。一家热融融的。
      
    第二天,我们送走了他们。我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 萍谢你帮我的一个大忙。”我感激地说。
      
    她把手中的金镯子递给了我。我说:“就送你吧!”
      
    “不,我不能收。因为这是你母亲的心意。等你遇到好姑娘化学性诱发因素时,你再送给她。”她语重心长地说。
      
    我慢慢地接过了她手中的镯子。“萍,你在厨房中与我老妈说了什么?”我说。
      
    “她看出我们的关系了啊。”她说。
      
    “我妹妹也看出来了啊。”我说。
      
    她笑了,“你一家子都这么猴精吗?”
      
    我自豪地说:“这是遗传的好啊。我老哥可了得,泡上一个镇长的女儿当我的嫂子。”
      
    “你为什么这么笨啊。”她痴痴地笑看着我。
      
    “希望下回。她们来时,他们不会一下子看出破碇来。”我说。
      
    “下一回,我可不当你的临时了女朋友啊,你找别人吧。”她说。
      
    我握住了她的温暖的双手。认真看着她的双眼:“你当我的女朋友好吗?”
      
    “人家要想一下了啊。”她娇柔地说。
      
    “当你答应当我的临时女朋友时,我就明白你喜欢我。”我说。
      
    “才没有啊。”她辨解地说。
      
    “还说没有,要不上你们超市问那些丫头。”我说。
      
    “不要啊,你真坏啊。”她说着。伸出的手。
      
    “这是什么啊。”我问。
      
    “定情之物啊。”她说。
      
    “刚才为什么不要啊。”我问
      
    “刚才是临时的啊。现在正式了的啊。”她笑了啊。
      
    我把镯子递了过去。抱住了她的身体。“你犯规了啊。我不是说了不准碰我身体吗?”她假装生气地说。
      
    “那是临时的条约过时了啊。”我淫笑地说。
      
    我们狂热地接吻的。像是沙漠中下了场暴雨。瞬间升成云烟。她的心跳得厉害。不,我的心跳了更厉害啊。我从上到下吻遍了她的全身。她也无法控制中内心的白癜风诊真的够彻底冶愈吗对性欲的渴望。红着脸任我左右。我激动,惊慌,笨拙地剥落着她的外衣,拉扯的她的内衣。
      
    “你这么笨啊。你没有帮女孩子解过胸衣吗?”她小声地说。
      
    “我是第一次啊。”我说。
      
    “你是处男啊。”你惊奇地看的我。慢慢抚摸着我头发。而后自己脱去的内衣。
      
    “慢点啊。我好害怕。我怕疼啊。”她害怕地说。
      
    “你不是第一次吗?”她摇了一下头,眼角眼水不断地流了下来。我静静地抱着如玉的她的身体。把头靠在她胸口,听她心跳。

相关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X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

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只用100元存款刷出20万收入,方法惊呆众人.点击查看...

点击查看查看详情详细
 
 
售前客服-逍遥
售后客服-七大叔
社区交流群:
925031342
群号 925031342
工作时间:
8:00-22:00
官方微信扫一扫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