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风格
开启辅助访问 推广赚钱充值提现卡密充值切换到窄版

我爱你,阿吉

[复制链接]
作者:姐狠低调 
版块:
k77社区广而告之专区-信息发布栏目 网络招聘 发布时间:2018-11-15 11:21:44
120

该用户从未签到

论坛元老

积分
16789
姐狠低调 发表于 2018-11-15 11: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爱你,阿吉
  

  我爱你,阿吉

  ——药片

  

  

  放下电话,璇子便风似地跑出办公大厦,急不暇择地登上一辆出租车奔向车站。填街塞巷的车流把原本宽阔的马路弄得拥挤不堪,交通堵塞使它们都蜗牛般逡巡爬行着。一束青白的阳光透过车窗照在璇子迫切的脸上,她不时焦心灼灼地看手表,离一点十分发车仅剩半个小时。

  阿吉是从上海回老家黑山在这里倒长途客车。他在电话里说不用送,璇子坚持不肯,因为她知道也许这是见阿吉的最后一面。车半天驶不出十米,璇子见前面一眼望不到头的车龙急地快要哭了。

  “这可怎么办呀,时间快来不及了。”璇子越是期待时间慢行它偏偏越是毫不留情的提速。

  “丫头,别指望了,我看这车半小时也到不了,还有两站地,你不如跑过去或许赶趟。”司机提议。

  璇子被提了醒儿,二话没说跳下车朝车站的方向飞快跑去。阿吉正扶着走轮包立在那里焦急的四处张望,璇子上气不接下气地出现在他面前,手掐着肚子半天没捯上气儿。阿吉诧异地迎上去扶住她:“怎么会弄成这样?”

  “堵车,跑……跑来的。”

  “都说不用送了,你偏送。还赶趟儿,站这里歇会儿。”

  璇子摆摆手拉着阿吉朝站口走去,客车上已经坐满了等待发车的旅客。

  即将就此分别了,阿吉转过身怅惘地笑了,那微笑里蕴含着无限往事,璇子心头一阵酸楚竟不敢久视。

  阿吉握治白癜风病友谈护理的好心得住璇子的手轻声说:“你要好好的,有机会我会来看你。”听这句摇摇无望的期许,璇子还能幻想什么呢?她心里明白,这只是一句空虚的承诺,或者说连承诺都算不上,只是互相离别时的客套话。阿吉已经不再属于她,在她还没有毫无保留地向他表白,他就已经不再属于她,一切都是那么突然,那么让人无法承受又那么顺理成章。

  阿吉终于登上了客车,他熟悉的背影一忽儿消失在狭窄的车门里。璇子被那瞬间的失落震撼了,她在车外不停地徘徊,忧心忡忡地向里张望,渴望能再多看他一眼,哪怕只是一眼。暗茶色的玻璃窗包裹了车内的一切,什么都看不清,璇子凄凄渴望的眼神就这样被无情地隔绝了。她泪眼汪汪地看向那里,近在咫尺的地方有她爱的人。那一刹,璇子的脑子里竟然冒出荒诞的念头:不顾一切的跳上车随他去,不管去哪儿都好,只要能在他身边就随他去。

  理智如枷锁般束缚住她,阿吉上车前矜持的眼神令她望而却步了,此刻无论她做什么都已无力挽回。璇子哭了,泪流满面的看着漆暗的车窗,万念俱灰。

  ‘你在车里也望着我吗?看着因你离开而怆然泪下的我你可曾有些许动容和悲伤?我多么想鼓足勇气跟你说我爱你,但我还是放弃了。因为这句话此刻是那么不合时宜,我不想你因我徒增心灵的负担。去吧,我爱的人!那句我爱你我会宝贝般珍藏在心里,永远给你。’璇子在内心默默地独白,直到客车隆隆启动绝尘离去。

  返回办公大厦的璇子没有马上回公司,而是直接走进幽静的安全通道里掩面痛哭。她整个人几乎都要虚脱了,红肿着双眼坐在冰冷的楼梯上,头倚着挂满尘埃的白灰墙。面对阿吉的决然离开她后悔万分,恨自己当初的无知,恨自己没有好好珍惜那份爱,伤了阿吉的心。阿吉走了,璇子却沉浸在过去的时光里不能自持,那些有阿吉的日子【康复案例】中科让您不再害怕白斑,充满无尽欢乐,或悲或喜都会令她无限留恋愁肠百结……

    

  璇子是在另一段情感涤荡时与阿吉相识,他们曾是同事,都是做文案工作。阿吉初看起来很单纯,一双大眼睛总是惴惴不安地觑视周遭。这也难怪,当时他还是个从校园刚步入社会的愣头小子,没有多少阅历。如一只刚刚放逐的羚羊幼崽儿,对一切都充满好奇心又小心翼翼,然而这正是已工作过两年对社会颇有体会的璇子所睥睨的。璇子从未注意过他,甚至有些看不起他,在她眼里阿吉只是一颗还没熟透的青杏子,徒有浑身勃发的青春气质却并不实用。同大多俗气的女孩儿一样,璇子也渴望有经济实力的男友陪伴。当阿吉惶恐不安地向璇子表达爱意时,她却是一脸鄙夷,高傲地坐上男友的车漠然离去。
了解白癜风的危害到底有哪些
  阿吉并没有放弃,此后,饼干或牛奶经常出现在璇子早晨的办公桌上,甚至她存在电脑里的稿子阿吉都会悄悄地帮她改过。然而这些在璇子看来都是无聊的谄媚,她无视、厌烦、到最后竟然歇斯底里地冲阿吉恶喊:“拿走你的狗屁饼干,不要放在我桌上。”璇子扬起手把饼干横扫在地上,指着阿吉的鼻子:“请你记住,以后不要再碰我的电脑。”连那封阿吉写给她的真情告白的情书也一并摔在他脸上。阿吉的自尊心被自己所爱的人无情践踏了,他伤心绝望地哭了,没再说一句话,只是默默地蹲下来一片一片拾起地上的饼干碎片……

  不久阿吉辞职了,璇子感觉清爽了许多,至少不用再跟那个傻小子纠缠。她和男友的关系发展得也很顺利,他们经常一起出游、吃饭、唱卡拉OK、看电影,每天时间都排的满满的,日子过得好不开心惬意。

  一个周末下午,璇子站在文萃路的一家酒吧门前等待男友。刚下过一场雷阵雨,坑洼不平的马路蓄满污水,但空气不再燥热,甚至夹杂些许舒适的清凉。她正在路口张望,忽然一阵疾驰的脚步声从身后杂沓而来,紧接着一股凉风从脑后掠过。还没等璇子醒过神儿,头发已经被人铁钳般紧紧抓住,头皮的剧痛使她不得不倒退跟着对方走。

  “放手,你是什么人,干嘛我?”璇子惊恐质问。

  “你个臭婊子,勾引我老公。”身后女人恶狠狠地骂,把她用力向马路上拖。

  一个踉跄璇子摔倒在马路当间儿,瞬间拳打脚踢雨点儿般落在她身上,还有不断的咒骂:“让你勾引我老公,让你勾引我老公……”

  “儿童治疗白癜风需要多长时间你,你是认错人了……听我说……”那女人根本不听璇子的解释发疯一般。

  璇子本能的蜷缩起身体,用两只胳膊护住自己的头。四周早已围满了驻足观看的人群,她已经完全被这种场面恫吓住了,没有一丝反抗能力。委屈的泪水滚滚流出,她从自己胳膊的缝隙中无助的看向黑压压的人群,他们是那么无情而麻木的看着她,面无表情无动于衷。

  机动车喇叭声聒噪地此起彼伏,聚集这里的人群已经阻碍了交通,不知什么人拉开那疯女人,把璇子扶到路边。璇子嘴角挂血蓬头垢面,鲜血淋漓的膝盖同泥浆搅在一起,撕破的裙摆沾满污垢。人们用异样的眼光投向她,她不知道他们在议论什么,只见无数张抖动双唇的嘴让她一阵阵眩晕。嗡嗡嘤嘤的人群及不情愿地散去。男友终于出现了,她看到他正在安抚那个跃跃欲试仍想要冲过来追打的女人,内心一目了然。她咽下泪水忍住疼痛,一瘸一拐地朝马路另一端走去……

  璇子走累了,失魂落魄地坐在路边。刚发生的那一幕仿佛噩梦般在脑海里不断重演,她已感觉不到肢体的疼痛,被欺骗的挫败感令她精神有些恍惚。她感觉一阵阵发冷,嘴唇发青。她渴望安全,想得到帮助和保护,她想起了阿吉——那个曾经关心过她的人。璇子从手机里找出欲删未删的阿吉的号码,手指颤抖地按下每一个数字……

  阿吉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看到璇子带血的伤口和青紫的面颊,愤怒地握紧拳头大骂:“他大爷,那个臭流氓在哪?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璇子按住他:“算了,怪我自己瞎了眼。”

  “就这么完了?白挨打了?”阿吉强压怒火。

  璇子苦笑说:“不完还能怎样?我们都是外地人,给人打了还要陪医药费的。”

  “你别怕,有我不会再让他们动你,眼下你的伤口要紧。”阿吉立马背起璇子向附近的医院走去。

  她伏在他的背上,阿吉温暖的体温传遍她的四肢,刚才惊魂未定的恐惧这会儿悠忽即逝了,取而代之的是踏实和安全。璇子的身体随着阿吉的脚步震动,他坚实的步伐踩踏在阶梯上、水洼里,溅起晶莹四散的水花儿。璇子内心一阵感动,过去对阿吉的厌恶和敌视彻底消失了,她发现他是那么善良、敦厚、宽容,她的心一下子跟他拉得很近很近。

  在余晖的照耀下,洒满金色的二人剪影紧紧依偎在一起。

  “累吗?”璇子感激的问。

  “不累”

  “我沉吗?”

  “一点儿都不沉……”

    

  秋去冬来,一场大雪过后,整个城市都笼罩在寒冰里。璇子失业了,一连几个月没找到合适的工作,阿吉也再次陷入失业的窘境中。心境相同的两个人再次走到一起,各自的内心都在承受着安生立命的煎熬,他们各自挣扎着,肩并肩默默行走在雪地上,听脚下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直到天黑走进一所大学校园的场上,厚厚的白雪覆盖在上面,那是一种可以让人的心灵得到充分舒展的空旷。

  忽而一只大黑狗从暗处飞奔出来,它在场上拼命地撒欢跳跃,他的主人紧随其后。他们看起来非常开心,无所顾忌地欢笑,令人艳羡。

  “我们也跑吧,跳吧,象他们那样无忧无虑?”阿吉搓着两只手渴望地看璇子。

  “那……我们打雪仗吧?”璇子努力让自己笑得真实些。

  他们果然打起了雪仗,笑着闹着,你追我打扭成一团。他们累了,仰天躺在雪地上哈哈大笑。静逸的空中漂浮着他们的笑声,荡漾出无可奈何的伤感,原来刻意制造的欢乐过后会使人加倍凄凉。

  夜空很清澈明亮,点点繁星点缀着它。阿吉手枕着头看着那些闪亮的星星,它们热闹地簇拥在一起,看起来一点儿都不孤独。

  “你孤独吗?”阿吉轻声问。

  “我很孤独,你呢?”璇子触动的说。

  “有你在,我不孤独。”阿吉依然凝视着夜空。

  一段沉默……

  “我……快要……熬不住了——这样背负压力的清苦日子……”璇子脆弱地呜咽起来,阿吉的眼角也流趟出无声无息的泪水。

  阿吉深深的呼吸,然后站起来鼓舞说:“别担心,再苦都会过去的。”他把璇子从雪地上扶起来掸掉身上的碎雪,为她轻轻擦干泪水,搂着她瘦弱的肩膀前行。

  “阿吉……”

  “嗯?”

  “阿吉……”

  “怎样?”

  “原来你的名字叫起来是这么温暖……”

    

  时光荏苒,又一年夏天。挨过那段低谷的煎熬,阿吉的事业逐渐步入正轨,璇子也不会再为生计奔波。一天晚上阿吉对璇子说公司派他去上海,想听取璇子的意见是去还是不去。

  “当然要去!这是一次提高自己的绝好机会,怎么能轻易放弃呢?”璇子断然首肯。

  “你让我去我就去,你不让我去我就不去。”阿吉心情沉重地说。

  “男儿有志在四方,干嘛听我的?你的人生要由你自己来把握,机会不是什么时候都有,失去了就很难再找回。”璇子十分理智。

  “好吧,我去。”阿吉眼里闪烁着失望的神情低下头。

  那天晚上阿吉似乎喝醉了,璇子从未见他喝过那么多酒。他们走在街道上,两侧的路灯和闪烁的霓虹把马路照的通亮。阿吉突然象脱了缰的野马踉踉跄跄的奔跑,把璇子甩在后面。他开始无所顾忌的放声豪歌:“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几部疾驰的车辆从他身边擦肩飞过,璇子远远望着惊出一身冷汗。她急忙赶追上来抓住阿吉胳膊:“你疯了?都不看车的?”阿吉好像什么都没听见,用力挣脱璇子的手,仍然肆无忌惮地向前奔跑。璇子气得冲上前去,狠狠打了他一个耳光:“你不要命了?”阿吉被打醒了,他一屁股坐在马路牙子上,孩子般嘤嘤哭起来:“我心里难受,我真的不想走,我不想看不见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X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

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只用100元存款刷出20万收入,方法惊呆众人.点击查看...

点击查看查看详情详细
 
 
售前客服-逍遥
售后客服-七大叔
社区交流群:
925031342
群号 925031342
工作时间:
8:00-22:00
官方微信扫一扫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