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风格
开启辅助访问 推广赚钱充值提现卡密充值切换到窄版

断发

[复制链接]
作者:quqfv 
版块:
k77社区广而告之专区-信息发布栏目 商家服务 发布时间:2018-11-17 11:58:14
200

该用户从未签到

铁杆会员

积分
1737
quqfv 发表于 2018-11-17 11:58: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场恩怨
    一段友情
    一种背叛
    一堆断发
   
   
    断发
      
   
    她是一个小偷,屡次作案从来没有被发现,可以称的上是个神偷。她有一对绿色的小发夹,上面印有四朵白色的小花,显得十分素雅、漂亮。
    当她走在街上,物色到一个目标,就会不择手段地将自己想要的东西弄到手。
      
      
    我是一名服装设计师。重要研究中西方文化,这对我的工作也有很大的帮助。总是抱着“莎士比亚的伟大是因为他创造了罗密欧这个人物”的个人理论在社会中生存。
    当我走在街上,总会不时地观察身边一切时尚的东西,流行是思想。我不会话化,只会用笔描述下它们,是以我的新视点。然后带回去让小优凭我的叙述画下它们。一般这个过程要折腾好几个月甚至几年。
      
      
    她每次作案都会带上一只包,几乎每天都可以得手,然后很潇洒地掉头走掉,直接进入一家名叫“移情夜”的酒吧。把偷来的东西往包里一扔,也不说话,也不喝酒,只是从兜里拿出那对绿色的发夹,呆呆地端详半天。总会有男人来找她搭讪。她的确有一副让人着迷的容貌。娇小的脸蛋上嵌着一双深邃却不妖媚的眼睛,那张嘴红润得想让人咬一口,却从未露出过一丝笑意。还有真的可以称的上是魔鬼般的身材,在她不带表情的面容下显得十分和谐,丰满的胸部证明了她早已长大、成熟。总之,她全身上下散发出一种让男人甚至女人都无法抗拒的气息,谁不会为之冲动呢?
    “小姐,能和你交个朋友吗?自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知道……”总是千篇一律的调情方法。
    于是她放下手中的发夹,抬起头看着他,那延伸就像眼前的男人是她的猎物,似乎要把她一口吃掉。那男人不识趣地又靠近了一点,渐渐地把手移到女人背后。她也不反抗,知识默默地坐着,默默地看着男人。终于那个禽兽般的男人再也按奈不住心中的冲动,一把将她拉到厕所门口,疯狂地和她接起吻来,他的手不安分地在她身上游移。那副让人作呕的表情根本没有受到她的在意,她很安静,很顺从地与男人享受“快乐”。
    或许这里本身就是一个酒吧,这类事情根本不足为奇。有些人甚至一认识就跑道厕所里。也许根本谈不上认识,只是稍稍聊了两句。或许来这里的每个人都是寂寞的,他们需要用激情填满内心的空虚。
    突然,她包里的手机铃声响了,幽幽地发出阿杜沙哑的嗓音。在这个嘈杂的环境中,如果不可以听这微弱的铃声,根本无法听到。她从包里取出手机,放在耳边,和那个男人点了点头示意,便自顾自地走出酒吧。与其说是走,还不如用“逃离”来得更恰当点。
   北京中科医院好不好 她并没有什么朋友,独自走在空荡的街上,看着手机上空无一人的电话簿,轻声地叹了口气。或许连她自己都听不出的叹息声,因为她早已经习惯了。于是她把刚才在酒吧里设置好的闹铃关了,这也是她的作案手法之一。从上衣口袋拿出刚刚得手的一千八百元战利品,机械化地数了数,便放进了她那包里。口袋里好像永远只有印有四朵白花的绿色小发夹。
    明天是2月12日,是她24岁的生日,是她第六次过生日。18年以来她从来没有过过生日,每次她的同学在她面前炫耀自己在生日那天去过哪些有趣的地方,吃过什么好吃的东西,收了多少漂亮的礼物,她都好羡慕,她告诉自己终有一天她也能像他们一样,甚至要比他们更加幸福,让他们来嫉妒自己。
    在她四岁的时候母亲就死了。她的爸爸有暴力倾向。每次喝醉酒或者一不顺心,就打她妈妈,打得她母亲遍体鳞伤。她哭。他就用铁棒打她。叫她帮自己偷东西。她亲眼看到爸爸把母亲活活打死。她没有哭,似乎已经麻木了。
    她一宿没有睡着,等到天一亮,她便去菜场买了很多菜,还买了两瓶上好的葡萄酒。她不喜欢去那些高档的饭店,并非因为没有钱,而是不喜欢那样的气氛,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饭店包厢里会感到很空虚很害怕。她把买来的食物带回了家里。她家的墙是用草绿色的油漆刷的,房子并不大,一间卧室,一间客厅,还有就是厕所和厨房。白色的家具摆在房间里显得很素雅。床的基调也是绿色的。最特别的是放在阳台角落里的一只黑色的箱子,好像和房子绿白相间的主调很不谐调。
    她又走出家门,买了几件很名贵的衣服。她喜欢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公主,一个忧郁的公主,喜欢去游乐场,玩旋转木马,玩过山车,一个人,静静的。她很满足今天的行程,然而还是看不到她一丝笑容。
    经过一天的折腾,她又没钱了。她要去索取,要去犯罪,要去维持自己的生命。
      有什么治疗白癜风的方法
      
    我和小优忙着设计和打造自己的品牌。从我的脑袋里一闪而过的是中国的观音和西洋的圣母玛利亚。我知道她们同为一个民族艺术想象力的结晶。
    “观音态度安详,神情娴雅,如果配上带有褶纹的丝制衣料,颜色不一定要很艳丽,一定更加显现出她的圣洁。而玛利亚是欧洲人的一件伟大的艺术品,我认为该配上西洋特有的那种可爱的色泽却依旧显现出她的高贵。若两者合一,必定会成为纯然、积极的艺术品……”我对自己的设想非常满意,让小优按照我的想法画下来。
    我和小优一直很有默契,一些普通的服装在我们共同改造下会变成风格各异的精品。
    遗憾的是这次小优的作品并不符合我的感觉,她每画一次,我摇一次头,然后扔进垃圾筒。到后来,我们好像都没有什么耐心了。我开始朝小优吼:“你这是在干什么?没有一点我想要的元素!”
    小优抬起头来看着我,很平静,一点都不像我那样歇斯底里:“知道吗?小旋,这种没有绝对玄学色彩的东西不是一个普通的中国人可以想象的出来的。你的确很有创意和想法,但我不是你,不一定可以很全面地理解它的含义。我个人认为这个作品是属于那种让人穿上或者看到都会感到心平气和、心境坦然的。或许你并不适合打造这样的作品。但不管怎么样,我都很期待它的出世,带有那种云淡风轻的感觉……”
    看着小优一切泰然,我似乎说不出话了转身向大街上走去,或许自己真的不适合设计这样的服装,又或许自己一点都不适合做服装设计师。突然觉得我踏入这个行业是不是对艺术的一种污辱?
    “先生,买几朵玫瑰花送给女朋友吧!”她抬头一看,有一个扎着一株马尾辫的小女孩走到了我面前,低着头说,“今天是情人节,您买几朵送给她,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不好意思,你搞错了小妹妹,我是女人。”
    她抬头看我了一眼,看到小女孩涨红的脸和尴尬的表情,似乎很快淹没了我刚才不快的心情,不知道当初的自己是不是也像她一样可爱单纯?我买下了小女孩手中所有的花,想送给小优作为道歉。
    我想小女孩一定很高兴遇到了像我这样一位奢侈的客人。同时我从街上的玻璃窗中打量着自己:一头短发在男式鸭舌帽下温顺地生成着,一双内双的眼睛被墨镜挡住了,看不到里面的内容。一件保暖的JACKET配着一条很随意的破洞牛仔裤。没有像美丽女人那样有着丰满的胸部,怪不得会被误认为是男人。我在想大概没有人猜的出我是一个关注时尚的服装设计师,也没有人看的出我是一个24岁的成熟女人。
    正想回头送花给小优,却看到了一个小偷正在偷一个男人的手机,看着她熟练的技巧,可以想象这个社会已经有很多受害者了。我观察了她行窃的全过程,只不过用了短短的八秒种。随后朝我这边走来。我摘下墨镜和她四目相对,从她眼神里我看不出一丝害怕,却似乎看到了多种说不出的情愫;无奈、恨、无所谓、恳求。其实那也许是我编造出来的,因为她看我的表情是空洞的,感觉像一个坦然而另类的公主。她从我身边擦过,我想她一定知道我发现了她的举动,我也完全可以提醒那个男人,亦可以打电话报警。而我没有,任她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今夜的城市一定是温暖而喧嚣的。每对情侣都会编织出一个个属于二人世界的故事。在我的记忆中,从来没有交过男朋友。虽然由于我的工作结识了很多男性朋友,却从没有超过朋友的情愫。可能这个年代的男人都喜欢淑女,喜欢“魔鬼”,就算死在她们的石榴裙下也再所不惜。
    回到公司里,小优已经不在。可能已经回去了,和他的王子。我把手中的花放下,为自己泡了杯COFFEE,吮了一口,开始自己画起设计图。其实我连最起码的线条勾勒都不会,只是因为太寂寞了,想做点事。
    看着那双笨拙的手,恨不得将它们砍掉。于是我放下笔,疯狂地冲了出去。
    跑进一家叫“移情夜”的酒吧,听说那里全都是寂寞的人。我想我也算是其中一个吧。
    我为自己点了一瓶伏特加,看着一对对正在互相调情的痴男怨女,忍不住叹了口气。
    突然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子吸引了我的目光,我摘下眼睛,仔细一看,原来是刚才那个偷东西的女人。她正和一个面目丑陋的男人对峙。
    他朝她破口大骂,要她还出偷他的钱。
    她显得很镇定,一点都不害怕,“证据呢?如果我偷了你的钱还会出现在这里自投罗网?”那种表情就像被我发现她偷东西后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一样。我想这一定是与生俱来的本性。
    似乎在场的所有人都相信她的话,其实我比谁都清楚那个男人说的是真的。虽然我不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事,然而竟产生了一种帮她圆谎的想法。我说那天她和我在一起。所有围观者都在数落那个男人。纠缠了很久,那男人似乎觉得自己理屈词穷,只能自认倒霉,嘴里骂着脏话离开了酒吧。
    她盯着我,好像也认出了我。我朝她笑了笑:“MAY I?”
    她点了点头。“你怎么也来这里?”
    “寂寞咯!你呢,经常来?”
    “这里不适合你。”她说话的语气很沉很沉,让人毛骨悚然。但不知为什么我就是莫名的想了解她。
    “这句话也应该跟你自己说,刚才那个男人……”
    我刚想问,她便反问:“干吗要帮我?中科白癜风
    “因为我知道是你从他那里拿的。只是觉得那家伙这句活该,长的那么丑还出来吓人!”
    我特意不用“偷”字。她笑了笑,但我丝毫看不出她笑了。
    “你喜欢这样的打扮,像个男人?”
    我并不惊讶于她这样的提问。毕竟已经有太多人这样说了。“习惯了。”从来我就是用这简单的三个字概括。
    “就这么简单?”她似乎对这个问题饶有兴趣,穷追不舍地问。
    “其实,还有个原因。我的大腿和背部有很多丑陋的疤痕。”
    她很严肃地看着我,从始至终似乎只有这么一个表情。“怎么回事?哦,我是说如果你不介意告诉我的话。”
    “说来你可能不信,我也不记得怎么会有这些疤痕的,自从有记忆以来。”
    “自从有记忆以来?……”她反复琢磨着这句话。“你好像是个有故事的人嘛。”
    “我也说不清楚,总之好像觉得缺少了点什么。问父母,他们总是说我多想了。”
    “看起来,你很快乐,至少可以忘记这些疤痕怎么来的。总比记得痛苦要好。生不如死。”她深有感触地感叹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X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

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只用100元存款刷出20万收入,方法惊呆众人.点击查看...

点击查看查看详情详细
 
 
售前客服-逍遥
售后客服-七大叔
社区交流群:
925031342
群号 925031342
工作时间:
8:00-22:00
官方微信扫一扫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