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风格
开启辅助访问 推广赚钱充值提现卡密充值切换到窄版

秋日华年

[复制链接]
作者:潞向錢 
版块:
k77社区广而告之专区-信息发布栏目 其他广告 发布时间:2018-11-17 17:45:45
510

该用户从未签到

论坛元老

积分
7353
潞向錢 发表于 2018-11-17 17:45: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秋日华年
  

  秋日华年

  ——沙黯劫

  

  

  秋天。秋天。

  我中医是治疗视神经萎缩的最佳方法裹着很厚的衣服,蜷缩在墙角,抽烟。呆呆望着天花板的的小粥说,哥,你冷么?

  我们所租的屋子已经五个星期没交暖气费了,所以我整天都在和小粥在寒冷中度日如年,小粥有时会冷的打寒战,而我却无能为力。因为我们谁都没有能力去支付昂贵的暖气费。小粥的父母离婚了,他拒绝了任何一方的抚养,只是很勉强地要了一些他们所给的生活费用,从此就找了一间房子,除了上学,终日藏在这里,足不出户,像位隐者。我有家,却不像个家。所以我不回去,不想回去。我的母亲很早就死了,在我记忆的长河里我始终不能记起她的容貌,而已到而立之年的父亲竟要在娶一个女人,去拼凑一个家庭。所以我就逃了,离开了那里,那个所谓家的地方。逃的那天,下很大很大的雨,我没有在雨里跑,只是静静的走着,让雨水或猛烈或温柔的落在我的衣服上,脸上,背包上。或许我和小粥就注定要成为朋友,而且是很好的那种。那天的雨丝毫没有要停止的意思,而且是越下越大。我没有再前行,而是转身,就看见了身后打着那种塑料雨伞的小粥,透明雨伞下的他正惊奇的望着我。我看着他,微笑。

  你好。

  我那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冒出这样一句话,因为我们素昧平生啊,他没有理由跟我一个这样的陌生人打招呼,我扩大了嘴角的弧度,说:难道你的父母没交过你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么?

  他咬着嘴唇,没说话。然后对着一直耐心等待的我说,你能租我的房子吗,房租你可以不给……

  我好象很兴奋,但我那时没有任何兴奋的状态,似乎心里也没有很兴奋的情愫。只是过于平静地说:好。带我走。

  走进他家前,被低矮的门框撞破了额头,捂着头狼狈地走进去。我没有钱付房租,因为我逃出来时没有拿钱。很惊异于他家中居然有如此完备的医药用品。很熟练地给我上药,然后有些小题大做的包扎,我头一次看见一个男孩能把医护做的如此娴熟,感觉很新鲜。

  然后等一切都做好后,我终于可以安心的坐下来。他坐在我的对面。

  我问他:为什么会叫我租你的房子?我仍是在微笑。

  我可以叫你哥吗。

  我有些犹豫。

  或许你应该先听听我的故事。他说,我爸妈在上个月就离婚了,我不知道像他们那种年纪的人离婚还有什么意义?可是他们就是离了,或许已经反感厌烦太过熟悉对方了,从而失去了新鲜感,才荒谬的离婚。他们都叫我跟着自己,而我谁也没有跟,我想自己生活,自己给自己生活。所以我就对他们说了我的想法,无论过程怎样,他们还是同意了。并且给了一笔不小的生活费,也许是苍天在帮助我,第二天在学校对面房屋的墙壁上就发现了“此房出租”的字条。于是就很从容的租了这里。我到这里的第十三天,就遇见了你。也就是今天。

  我听完,他说完。才发现他的眼眶中的泪水。

  我的故事你要听吗?我边给他擦眼泪,边对他说。

  如果你愿意的话……

  我不知道我妈长什么样,因为她在我出生不几个月就死了。我的父亲这样对我说。长大后才知道她是离开的父亲,走的时候还把家中洗劫一空,什么都没有给我剩下,只留下了够我吃几天的奶粉,有一部分还是过期的。她走的时候我正在睡觉,所以当时什么也不知道。我和你有着一样的命运遭遇,自从我妈走了以后,我爸就日渐消瘦,总是喝酒,然后每次大醉就会拿我出气,我不怨他,只是恨我妈,怨恨她为什么要离开我们。而现在我爸要娶一个女子,再组成一个完整家,可是谁都明白,再如何,都无法完整了。所以我就逃了,就遇到了你。

  他沉默不语。

  我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我还不知道呢。

  聂小粥。

  

  我从记忆的涅磐中回到现实,看见床上的小粥又冷的发抖了。这里的秋天像冬天一样寒冷,即使将门窗都森严关紧,却还是有冷风钻进你的身体,在血液里放肆的流窜。小粥几乎将所有的生活费都用来做租金了,所以无法让温暖的暖气住进我们的屋子。小粥喜欢叫我哥,我问他为什么,他就说我长的很像他的堂哥,他和堂哥感情很好,可是去年堂哥就死在了肇事车辆坚硬的车轮上,去了天堂。我长得很像他的堂哥,所以一直沉在伤痛沼泽里的小粥就叫我哥。

  哥。

  他经常把堂哥的影集拿出来,一页一页给我江他们的故事。我也在时光的见证中发现我的确很像他的堂哥,于是我逐渐熟悉了他这样叫我。

  小粥今年十七岁,就在屋子前面的学校读高一,我在离这里两公里的地方念高二,所以我每天都要起很早,然后做好早餐,骑车上学。所谓的早餐也就是一些快到保质期的光明牛奶和一些粘壳的鸡蛋。

  

  小粥起来,把烟从我嘴中夺去,掐灭,直直的看着我,停止了半秒钟,对我说:哥,喝点热水会暖和些。

  好。我的牙齿在口中打颤,说起话来有些口齿不清。

  小粥端来水,我把杯子紧紧地握在手里,叫小粥坐在我身边。哥,那天我找我们学校的主任了,恳求她给我一个勤工俭学的机会,好让咱们有些收入,不用再这样总是在寒冷中生活了。你说呢。

  我看着眼前这个干净白皙的少年,点了一下头,把杯子递给他,说,喝水。

  这是我们共同的家,难道只要你一个人来增加我们的生活费吗,别忘了我可是你哥,我可以去我们学校文学社的印刷厂打工,也许还等挣一些钱。

  嗯!小粥拼命点头。我揉了揉他的头发。看了看墙上那块已掉漆的表,对他说,你赶紧睡吧,明天不是还有联考吗?

  那你也早点睡。

  嗯。

  关上了灯,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难眠,我忽然很想我的父亲、我的母亲和我的家人,虽然我是那么的怨恨他们,我摸着胸上那条很长的伤疤,记忆再次回到了一年前那个险些令我丧命的夜晚:

  本来已经是深夜了,爸还没有回来,我坐在沙发上一直等。快到12点的时候,爸一身酒气的推门而入。我之所以把时间说得如此准确,是因为那时家里的大钟凄凉的撞到了第十二下。爸就很准时的回来了。

  我把他扶上床,隐约听见他模模糊糊的骂,你他妈的走了啊,找别的男人去了,丢下我们爷俩,啊!我打死那个小白脸,看你还能怎么样。回来啊。别回来!……

  我知道爸又在骂妈,而且是越骂越凶,越骂越模糊不清,我试图想叫醒他:

  爸。爸!

  他忽然瞪大了他沧桑浑浊的泪眼,怒气汹汹地说:好啊,你把她拐走了,还在我家。然后二话没说就拿起柜子上那个花瓶砸向我。

  结果我被砸到在地,花瓶锋利的碎片残忍的刺进了肺部,而爸仍浑然不觉的去厨房找酒喝,我那时就已经休克了,卧室,满地的血,满地的碎片,那个被砸碎的花瓶是家里唯一的古董,妈走的时候,本想拿走,却因为体积实在太大,而最终放弃了愚蠢的念头。

  后来,那扇忘记关上的门被一个人推开,他是刚才与爸在酒吧喝酒的朋友,来送爸忘在酒吧的手机,一进门先看到了厨房里的爸靠在打开的冰箱门上,酩酊大醉,却还在喝酒。再一看屋子,满眼的血,更令他恐惧,但还不算慌乱,故做镇定的拨打了122,结果快接通的时候才察觉拨打错误,又急忙改成了120。接电话时,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呆了很久,120就挂掉了电话,不过救护车闪烁着救命的红灯来到了家。

  他们用信号定位找到了这里。把我抬上车,一夜的抢救,顺便用醒酒水把爸弄醒,后来才觉得后怕。结果还算苍天拯救了我的生命。

  在医院住了半个月后,出院了。后来医生对我说,因为失血过多你父亲还未你抽了血呢。医生的意思就是叫我不要怨我的父亲。按照法律,父亲应该拘留的,不过好说歹说罚了款,没有进拘留所。

  回家后过了几天,爸就把从那位朋友那听来的一切关于那晚的事原原本本的对我说了一遍,还说希望我不要怨恨他。他并不是故意的。

  

  哥……

  小粥的梦呓打断了我的回忆,小粥经常在夜里呓语,总是含糊的说一些爸妈我想你,堂哥我想你之类的思念话。我有时会很同情他,有时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同情他,因为我和他也有着几乎一样的家庭,甚至比他的家庭还要不幸。我把手指放在疤痕上,轻轻地抚摩,抚摩。

  

  第二天的联考都令我和小粥头昏脑胀,因为我们都不喜欢我们所学习的科目,我喜欢文科,可是爸却坚持叫我学理科,并且找到了学校。跟教导主任说一定一定要让我学理科,不知可恶的主任什么时候将自己的灵魂出卖给了我爸,竟然免去了我的选择,直接让我进了理科班。我一直忿忿不平想去教育局告她,却总是以爸的阻拦和他的巴掌而告终。而小粥喜欢美术,他想在初中毕业白癜风化学治疗要花多少钱后学专业的,可是也是因为种种原因未能如愿,我估计也有父母阻拦的因素。

  破例早交卷,疯一般的跑到家,找出一片安定,不择手段地吃了下去。不要诧异家中会有安定,因为小粥是很细心的孩子,所有的药物都安静地躺在药物箱中,随时等待着主人的命令,我甚至还发现了治疗前列腺疾病的药物。

  一直总以为吃了安定会睡着,而且会睡得很香甜。可是我躺在床上,无论如何就是无法合眼,不但这样,我还感觉自己越来越精神。

  难道药片里咖啡因?我诧异的问自己。这时小粥回来了。

  我凑上去问,考的怎么样?

  小粥看看我,耸耸肩,笑。

  我有些惋惜的坐到床上。他坐在我身旁,对我说:没关系,又不是第一次了。没事。

  其实应该是我安慰你的,怎么你来安慰我呢?我笑着看他,猝不及防地刮了一下他的鼻梁。

  哥,我把一张我满画的草纸交上去了。

  啊?是吗?

  我们就这样一直聊,直到黑色的漆刷满这个天空,直到天庭的画匠,在黑暗的天幕上绘出了一湾明月,直到宇宙中所有的星陨都无聊的眨起眼睛,直到小粥困乏地深化“平安医院”建设,中科树立良好医风打了第四个哈欠。

  

  小粥安稳的睡着了,我开始后悔自己吃安定,因为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入眠,索性走到外面,看着只有百米之隔的小粥的校园。此时的学校阴森森的像地狱,只有看门人那里的灯还亮着。我从裤子里找出一根烟,熟练的叼在嘴里,拿出打火机,却怎么也点不着。我放下烟,我并不是那种有很大烟瘾的人,也从来没有对抽烟而到达非抽不可的可怖境界。只是像一只随遇而安的蜗牛,有抽烟的想法,就会拿出来点上一支,娴熟地吞云吐雾,在氤氲中悲伤。

  一阵寒风袭来,却不是在室内那种刺骨的寒冷。

  我将披在身上的衣服裹紧,尽可能的增大它对我身体的覆盖面积,我坐在台阶上,无所事事的望着不远的学校。

  

  哥…哥……

肝硬化腹水病因有哪几项  我感觉有人在拍我的肩膀,而且说话的声音是那么得熟悉。我想睁开眼睛,却怎么也不行。随即就感到我的头痛的要命,像要在下一秒裂开,我的身体都在瑟瑟发抖,我用手四处摸索,才发觉这是冰冷的水泥地面。记忆一下就清醒:昨天晚上自己竟然昏睡在了外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X

揭秘: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

95后奇女子,躺家10天,只用100元存款刷出20万收入,方法惊呆众人.点击查看...

点击查看查看详情详细
 
 
售前客服-逍遥
售后客服-七大叔
社区交流群:
925031342
群号 925031342
工作时间:
8:00-22:00
官方微信扫一扫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